第七十六章 见鬼了
作者:竹间飞舞   穿越一一四二最新章节     
    义勇军竟然如此不堪一击,金军官兵士气大振。

    “杀啊!”金军吼叫着,玩命追击。

    阿不罕随着大队骑兵前进,心里却提防着义勇军的诡计。

    这时,天光大亮,前面一马平川,没有可能设置什么埋伏,唯一可能的就是地上的陷阱了。可是,义勇军也是骑兵,金人是跟着义勇军的足迹前进的,义勇军没事,金军自然也没事。

    忽然,阿不罕看到前面地上铺满了麦草,他不由得笑了。他已经听说了,上次匹独思带来的骑兵大军是因为吃了下毒的草料才导致失败的。这次出发前,他已经提醒了斡勒,斡勒也早就下令,此次进军自备草料,不准食用匪区的草料。

    金军不准战马吃地上的草料,况且此时正在高速运动之中,也不可能有战马吃地上的草料的事情。

    阿不罕觉得义勇军的将领很蠢,用兵不复的道理都不懂,还当我们大金国的将士们都是傻子,还来这一招儿?

    义勇军猛逃,又开始扔东西了,丢盔卸甲。金军猛追,威风异常。

    “杀呀!”

    “啊!”

    “啊……”

    突然,金军的喊杀声变成了凄厉的惨叫声,骑兵们连同战马,成群地栽倒在地。后面的骑兵们大吃一惊,想勒住战马。可是高速运动的大军哪里停的下来!

    金军骑兵前赴后继,成片地栽倒下去。

    “杀啊!”义勇军的大队骑兵,反身杀了回来。

    “啊?又中计了!见鬼了!”阿不罕的脑子一时宕机了。

    接着,更加离谱的事情发生了,金人的骑兵陷入了地上的陷阱,义勇军却如履平地。

    李牧天一马当先,带着义勇军的将士们杀入敌群,肆意砍杀那些被摔得七荤八素的金军官兵。

    侥幸没有踏进陷阱的金军骑兵们,见到如此恐怖的情景,魂飞魄散,掉头就跑。

    阿不罕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却被逃跑的溃兵裹挟着向后退去。

    “杀呀!”

    李牧天抓住战机,率领义勇军的骑兵大队,猛烈追杀敌军。

    斡勒久经战阵,虽然不明白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他依旧保持着冷静。他看到溃兵们逃了回来,要是让他们直接进入本阵,阵型必然会被冲乱。他喝道:“放箭!”

    刚才打头阵的大部分是汉营的骑兵,斡勒手下的金人骑兵们对他们可不会客气,一阵乱箭射去,大群的汉营骑兵倒下了,乱军终于向两边跑开,没有冲击到本阵。

    李牧天率军正在追击,就看到前面的乱军纷纷倒下,其余的向两边逃散了,接着,箭矢飞蝗般射了过来。

    义勇军的骑兵,一半人没有铠甲,李牧天无奈地带着他们撤退了。

    斡勒举起手中的萱花大斧,正要下令追击,却被阿不罕及时地拦住了。他喊道:“大将军,不能追击,要防防敌军的诡计。”

    斡勒停止了下令,问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不罕说道:“大将军,卑职这就找人来问。”

    不一会儿,几名逃回来的骑兵被叫了过来。

    斡勒问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几名骑兵惊魂未定,他们说地上有很多麦草,下面有很多陷阱。

    阿不罕有点急眼了,他问道:“为什么匪军的骑兵过去就没事儿?”

    溃兵们一起摇头,都说没看清楚。当时,他们只顾着逃命了,义勇军马脚蹄上的花样,还真是没人注意。

    斡勒和阿不罕一时都想不明白,真是见了鬼了。

    这时,随军的行军书记过来了,他哭丧着脸说道:“大将军,这一阵,损失了1700人。”

    “这么多啊?”斡勒和阿不罕顿时感到眼前发黑。

    金人野战军的骑兵很厉害,就是汉营的骑兵也是金人训练出来的,装备和金人相差无几。以前,就是和岳家军作战,一仗下来损失几百人都是了不起的事情,眼前的这个义勇军,明摆着就是一群土匪,乌合之众,却硬是让强悍的金军骑兵,损失如此之大,加上昨晚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两千人。

    按照战损比例,金军应该撤下去休整了。

    可是,这仗打得也太窝火了。这就不是打仗,而是在挨揍!

    斡勒很窝火,他感觉就像是老牛掉进了水井里,有劲儿使不上。他真的想退走了。

    阿不罕心中郁闷,又很焦急。大军就这么撤回去,哈密叱会如何看待自己?金兀术会如何看待自己?大好的前程恐怕就此完结了。

    他眼珠一转,说道:“大将军,卑职有个建议。”

    斡勒现在对他很不满,心道:“都是你小子出的馊主意,来偷袭匪军的根据地。要不然,老子现在正在给老爷子祝寿呢。”

    他瞪了阿不罕一眼,说道:“有屁就放!”

    阿不罕陪着笑脸说道:“大将军,卑职以为,咱们就这么回去不好交代。匪军的老巢在行璋县城,那里自然防范森严,可是其他的县城不可能也是这样。卑职以为,咱们不如去攻打南诏县城,路上将遇到的麦田全部烧毁,也能够狠狠打击匪军的气焰,削弱他们的实力啊。”

    斡勒也担心自己回去后没法交代,阿不罕的建议,他还是认同的。他仔细想了想说道:“好吧,就这么办。”

    斡勒叫来了一名偏将,对他说道:“你带上一千汉营的骑兵,前去挑战匪军的骑兵,掩护大军转移。我率领大军前往南诏县城,你摆脱匪军后,随后跟来。”

    那员偏将领命而去。

    李牧天站在一个小土坡上,观察着金军的动静。

    施全过来兴奋地说道:“大哥,刚才的一阵杀得痛快。这下,骑兵大队的铠甲和兵器都解决了。可惜了那些战马了,只能吃马肉了。

    这时,一个骑兵通信兵过来报告,说牛通、高贺、李尚武和新兵大队各部都已经到位,陷马洞已经挖掘完毕。接着,又有几个通信兵前来报告,说刘戈、李定各部都已经到位了,正在挖掘陷马洞。只有邓阔的人马还没有到位。

    正在这时,一队金军朝这里开来,一员金将上前叫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