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九十九声喵
作者:石过清水   大佬全爱猫[穿书]最新章节     
    已购章节数未达比例, 看到错误章节请补订前文, 或等段时间再来看  猫瞳倏地亮起。

    她又舔了一下,再舔一下,卷进口中,很快,勺子里的奶就被小黑猫舔得干干净净。

    看出宁果似乎很喜欢, 路唯铭也流露出笑意, 又舀了一勺奶。

    黑色的毛绒小团子吧嗒吧嗒欢快地舔着奶, 大概是舔得急了, 喉咙里溢出甜甜的小奶音,萌得不行。

    路唯铭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小团子:“听说猫是液体做的, 看来传言不可尽信啊。”

    虽然抱起来也软绵绵的……

    但是明明更像是可爱多做的!

    宁果仰着脖子眨巴着眼看他, 很是疑惑,这人在说些什么呢?都听不懂呀。

    小黑猫抬头的时候, 嘴角还沾着一抹奶渍,路唯铭伸出手指给她擦了擦嘴边的奶渍, 在宁果还懵圈的时候又站起来,拿着一桶方便面走了。

    宁果:他刚才做什么?怎么突然摸她嘴角?

    宁果:算了不管了。

    于是小黑猫看看已经空了的杯子,本着不要浪费的原则又低下头舔了舔勺子, 便乖巧地蜷卧在桌上, 觉得全身都因为这杯奶暖和得不得了。

    路唯铭很快就回来了,手里的方便面桶里也袅袅飘出热气。

    宁果抽了抽鼻子, 对于她来说, 方便面的气味有些刺鼻。

    路唯铭一边嘟哝着饿死了饿死了, 一边匆匆忙忙把泡好的方便面吃掉。很奇怪,明明他吃东西的动作很随性,却几乎没有发出吸溜声。

    吃完了,路唯铭出去把方便面桶扔掉,回来后直奔办公桌,看到乖乖巧巧等着他的宁果时没忍住,又顺手撸一把。

    宁果:“……”毛毛又乱了qaq

    此时路唯铭打开那支宁果叼过来的录音笔,神情变得严肃了许多,几乎找不见之前那傻萌大狗的影子了。他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一本笔记本,认真专注地听着录音笔里的内容,并将其中透露出的种种信息记录下来。

    宁果的精神也瞬间抖擞起来,软绒的小耳朵轻微地抖动着。

    路唯铭翻过来覆过去地听了十几遍,确认没有遗漏的东西,于是关掉录音笔,整理一下手头的有用信息,侧头看向宁果。

    宁果也回望他,一双黝黑的猫瞳里,闪烁着细碎的绚丽金色,像是在期冀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她知道这是一件叫人为难的事,只有这段录音并不能借助法律制裁些什么,即便路唯铭的人设是正直的警察,但也是人类,总会有许多无奈而不得不妥协的事。如果路唯铭选择拒绝施以帮助,宁果也绝不会有任何怨怼。

    或者可以说,将这种包含着沉重责任的期待放在他身上,对路唯铭来说,本就是一种不公平的事。

    路唯铭沉默一会,就在宁果的心逐渐下落即将跌入谷底时,他突然揉了揉宁果的头,眼神坚定明亮。

    “放心吧。”

    也不知道是对她说的还是对他以为的让宁果送来录音笔的主人说的。

    但是就这么简单的三个字,让人陡然生出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宁果静静地凝视着他,心脏被一股极其温暖柔软的东西填充着,令她非常开心,开心得想要对他说些什么。

    但她现在是猫,说不了人类的语言。

    于是她用尾巴轻轻地圈住他的手腕,认真地咪呜叫了两声。

    谢谢。

    感到手腕被一条暖融融软绵绵的东西圈住,蹭得手腕的皮肤有点痒,路唯铭垂眸,看到的就是小黑猫的尾巴勾着他的手的场景。

    路唯铭静了两秒,眸色沉沉。

    就在宁果以为路唯铭是不喜欢别人碰他的手腕,犹疑着想要松开尾巴时,却被对方蓦地抱住。

    然后她被路警官从两只前爪下抱起举高,与她面对面。

    宁果懵懂地望着他。

    他也盯着她看。

    紧接着,路唯铭突然嗷嗷叫着好可爱啊之类的话,一边把脸凑过来摆明了想直接亲亲她的架势。

    这一刻,宁果的反应出奇的迅速,猛然伸出前爪死死地按在他嘴巴上,努力撑着死活不让他再凑近,猫脸上满是绝望。

    啊啊啊啊就算你那张脸长得不错但也不许亲上来!

    粉嫩嫩的爪垫死死堵在路唯铭嘴唇上,阻止了他邪恶的企图,一人一猫僵持许久,路唯铭终于勉强放弃,深沉地叹了口气,委屈巴巴地瞅着宁果,一副被丈夫拒绝的小媳妇样:“你都不让我亲一下!”

    宁果:“喵呜喵呜。”你是变态吗?

    路唯铭:“明明别的猫都给主人亲的!”

    宁果:“喵呜喵呜。”谁说的?

    而且你都不是我的主人好不好?

    路唯铭撑着下巴,一副忧郁青年的模样:“崽,阿爸对你很失望。”

    宁果:“……”给自己这么加戏真的好吗?

    不过这事除了让路唯铭很遗憾,也并没有产生其他什么影响。而在这一人一猫的无厘头折腾下,夜晚很快就过去了。

    天边曙光初现,就有三三两两的人来了警局。小李看到路唯铭,有些惊讶,促狭道:“哟,路队,今天这么早就来了?跟美人约会后还这么有精神?”

    路唯铭从办公桌前起身,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瞥小李一眼:“我昨晚一直待在局里的。”

    “没跟陈悦约会?”小李这回是真惊讶了。

    路唯铭不带丝毫犹豫地摇头。

    小李目光奇异:“那你昨晚睡哪的?”

    路唯铭指了指办公桌:“趴桌上睡的。”

    “好吧。”从路唯铭认真严肃不像是隐瞒的表情上,小李总算相信了他的话,“不过你可真够行的啊路队,连陈警花都能拒绝,市警局独一份了吧。”

    “这你可就不知道了吧,路队可不是沉浸在男欢女爱里的人,人家可是要为国家奉献的。”另一位路过的警察调笑道。

    小李上下打量着路唯铭,竟也点头:“那倒是。”

    换做别人他不一定会附和,要是指路唯铭,小李还真相信他能干出全身心奉献给正义事业的行为来。

    路唯铭摸摸鼻子,有些讪讪的,他那高冷严肃又正直无比的警察形象居然树立得这么成功,也是很出乎他的意料了。

    “咦,路队,这怎么多了一只猫?”小李眼尖瞄到什么,绕过路唯铭探头望过去。

    一只小黑猫蜷缩成了一个小毛绒团子,正在桌上安静地睡着,它的身上,盖着一件比它的身体大几十倍的警服。

    小猫安静地沉浸在梦乡里,小身躯有节奏地随着呼吸起伏着。玻璃窗外一束浅金色的晨曦自云边无声落下,淡淡泻入室内,染得小猫纯黑色的蓬松皮毛上浮着一层温暖的金色。

    “这是你的猫?”另外一个同事也觉得有几分惊奇。

    路唯铭唇角浮现一抹苦笑,摇头:“我倒是蛮想养的。”

    他的性格注定了他做不出把有主的东西擅自据为己有的行为,这只小黑猫在昨晚以巧合的情形出现在他面前,又将一支有着非同寻常内容的录音笔交到他手上,路唯铭自然不会真的认为它只是一只普通的流浪猫。

    不过不愿意谎称别人的猫是自己的猫,就不代表他以后也不会争取把别人的猫变成自己的猫的这个想法给实现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外传来一声重重的咳嗽,几人望去,竟是宋处长。

    小李稀奇,嬉皮笑脸地凑过去:“宋处,你今儿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作为处长,本是不需要像别人一样天色蒙蒙亮就来警局的。

    宋处一脸威严地瞪小李一眼:“整日没个正形!这么早来你还不多看看案件进展?”

    小李:“咳咳,宋处,我才刚来呢……”

    路唯铭瞧起来倒是比小李稳重可靠多了:“宋处,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吗?”

    宋处很满意这个大力培养的下属,最起码此刻智商的对比就能瞧出来了。不过提及今天早早来警局的原因,宋处也难得地苦了张老脸:“局长今天一大早给我打了电话,让我赶紧来警局。”

    “是因为什么?”一听有特殊消息,小李又立马来了精神,眉飞色舞地凑了过来,“总不会是失踪案找到罪犯了吧?”

    要真是这样,那他们也可以大大地松上一口气然后放个假了!

    宋处:“……想多了你小子。是因为周家的事。”

    “周家?莫非是终于宣布继承人了?可是那也是狗仔的事跟我们警局无关吧?难道是豪门争斗搞出了案子?”

    宋处深深地叹了口气,就连脸上的皱纹都仿佛多了愁苦的意味:“要真是这样那直接按照流程走,我还不用这么愁了。”

    “那是因为什么?宋处你快说呗。”另外一个警察也凑热闹催促。宋处虽然看起来威严,但其实人还是很不错的不容易真的生气,在警局里口碑很好,关系好点的都不怎么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