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皇上你上瘾了
作者:执笔绘斜阳   明朝软皇帝大梦想最新章节     
    金色的房间,金色的床,大红的铺盖,大红的喜字,满房都是龙凤烛,一排一排的燃烧着,天黑了,浅浅的烛光映在两个人脸上,莫然静娴都满含笑意。

    静娴看莫然坐在床上后,摘掉头上沉重的凤冠,就对莫然说:“皇上你先躺着,臣妾打点水给你洗脚。”

    莫然喝了点酒,有点意乱情迷了,咱们今天不洗脚,说完拉着静娴倒在床上。

    今天他被群臣绑架娶个媳妇,尽管是绑架娶得,其实也有莫然的半推半就的意思,他继承朱允炆的记忆,记忆就有怎么行周公之礼的部分。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他这两年的时间是有过几次心跳如麻的次数,恨不得找个宫女给就地正法了。硬劝自己这是荷尔蒙旺盛的表现,把自己制住了。他的宫女一个个名不正言不顺,虽是宫女但毕竟不是媳妇。他实在是下不了手。如今他有自己的婆娘了,今晚肯定要浪荡一番。

    说完莫然一把搂住静娴,开始像静娴的衣带扣扭出袭去,莫然被莫名的兴奋搞得一抖一抖的。莫然的心中却想着,他这个二十多年的仙人掌,今晚终于要开花了。

    静娴从未和莫然那么近距离过,几乎粘合在一起了,在莫然突然给自己宽衣的时候,静娴楞了,许久结结巴巴的说道:“皇上,你这是要干嘛,我自己来脱衣服。”

    莫然快速回了一句:“行周公之礼啊,让我们快乐的结合在一起吧。”

    一阵窸窸窣窣的脱衣声中,两人一丝不挂的相对,最后还是借着烛火微弱的光芒,可以看到两个人影上下的抖动着,时而合在一起,时而分开。

    片刻之后,两人享受到人生中的另外一种乐趣,一种人类对最原始行为的渴望,红床叽叽喳喳的抖动着,床上的锦丝被子也掉在地上。

    又过了许久,莫然满头大汗说道真是太舒服了,顾不上盖被子,四仰八叉的睡在床上。

    静娴也理了理蓬乱的头发,看着此时满身是汗的莫然,“皇上,我们该休息了,明早你不是说咱们还要去镇江吗。”说完套上红肚兜,扭动着有点疼痛的肢体,慢慢走下床去,拉着被子,给两个人盖上。

    可是静娴还没有睡着,就感觉到一只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来回游荡着,她回头看看,刚刚还躺在一边的莫然,此时从她身后紧紧抱着她。

    莫然看静娴望她,又迅速加入刚刚的争斗,两个人又迅速的结合,再一次的让红床进入叽叽喳喳的怪叫声中,两个人翻来覆去,巫山行雨之后,两个人又是气喘吁吁。

    可是没过多久,莫然又紧紧抱住静娴,静娴红着脸看着莫然说:“皇上,你上瘾了。”

    莫然也红着脸回答道:“我这不算上瘾,我为大明的万里江山而奋斗,责任重大,不敢泄气啊。”

    不知道两个人翻来覆去几次,一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莫然和静娴才困到相拥而眠,就算这样,莫然的手还是很不老实的,时不时的在静娴身上游走。

    第二天二人醒来后,开门一看都是下午的时间了,周蔓坏笑着上前,确定两个人都起来后,又喊来吕太后,吕太后看到静娴与莫然两人如胶似漆的模样,又去看到黄龙紋织锦绣的床单,床单上有着赫然醒目的落红,吕太后眉开眼笑啊……

    喊起身后的宫女,把准备的东西拿上来,宫女们端上了一道又一道的补品和药膳。

    莫然看到大大的反感“这些补品少吃点好,用不了上那么多,不然我们两个人会吃的流鼻血。”

    吕太后却一点也不避讳的说:“你们昨晚折腾了一晚上,现在必须补补啊,我不心疼你,我可是心疼静娴啊,昨晚人家可是流血的。你昨晚能损失什么啊。”

    莫然无语……

    饭桌上,吕太后给静娴夹了一道菜又一道菜,静娴受宠若惊,同时不忘善意的提醒,“皇上昨晚也挺累的,你也给他夹点菜吃。”

    莫然也趁机说:“娘亲,我可是你的亲儿子哦,你要疼我。”

    吕太后说:“我知道你是我儿子,我感觉静娴也是我的亲女儿。”说着吕太后又给静娴夹了不少菜。饭碗堆得高高的,静娴都有点端不住了。

    莫然也真的饿了,不再和吕太后争辩了,一边吃饭一边想着怎么去旅行,一边还要有条有理的计划着怎么搞。

    吃完饭,莫然让徐祖辉准备明天旅行用的东西,车轿马匹、衣服被褥、金银细软、人员随从,各个地方都要安排到位,要是那个地方没安排好,走到半路才想起来,肯定会乱哄哄的。

    好在徐祖辉办事效率很高,才到傍晚,一切就准备好了。人员名单也拟好了,除了那些跟随莫然微服私访的官员没写进去,要皇上做主外。那三百个侍卫已经安排好了,一个个都是百战余生的靖难老兵。

    莫然拟定,让方孝孺、杨荣、郑和、郑泰和董平外,其他谁也不要了。毕竟是悄悄进行的,一块旅行的人还是越少越好,徐祖辉答应着,就下去忙了,毕竟还是有好多东西要忙的,首先是集合人手,然后把皇上安排的官员都接过来,住在附近,省着明天耽误时间。

    莫然去问了吕太后,明天旅行跟着去不,吕太后说自己老了,现在初春,天气还有点冷,自己拍冷就不去了。

    莫然汗颜啊,前几天明明有人不顾严寒,趴在门上偷听那,现在怎么就怕冷了呢。

    既然吕太后不去,莫然就回房陪静娴,明天有事情的,本应该早早休息。可是两个人一上床,就忍不住翻云覆雨折腾起来,这一折腾就是一晚上。鉴于第二天大家都在等他俩。

    两个人带着黑眼圈起床了,最后虽是坐在马车里,可在去镇江的路上,马车不停的摇晃,两个人的头不知道相互撞击了多少次,就那样还是忍不住的打瞌睡。

    到镇江时,才捂着撞得头疼的头,双双扶着彼此从马车走下来。

    看着捂着头的新婚夫妇,这皇上和静妃是怎么了?大臣们、侍卫们很不解,记得一般人在新婚的时候,前几天都是捂着下面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