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 63 章
作者:荚荚   丈夫刚满一十八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然后他抬头看了看门牌号码, 2001, 没错啊,是自家没错啊,他不由疑惑的看着小家伙, 小家伙也懵懵的看着他。

    许夏听到响动从卫生间出来, 只见席泽立在门外, 悦悦趴在门内,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僵在那里。

    “你下课啦,快进来啊,站在门口干嘛, 悦悦, 你让开一点让叔叔进来好不好”许夏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柔可爱无公害。

    “她是谁”席泽绕开悦悦走进客厅, 脸上明显有些不悦,他并不喜欢小孩子, 小孩子对他而言就是恶魔, 特别是小女孩, 打又不能打, 骂又不能骂。

    许夏忙回道“这是我特别好特别好的朋友余静的孩子, 你上次见过的。”

    她特别强调余静和她的关系。

    席泽皱了皱眉“我不管她是谁的孩子,立刻送走。”

    许夏有些尴尬,原本想着这几日和他的关系缓和了不少,没想到根本就是自己的错觉。

    悦悦见到席泽生气, 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小姨父, 我妈妈说, 长的好看的人不能随便生气。”

    席泽身体不由一僵,许夏则是拼命忍住笑。

    “我长的不好看。”席泽忍了半天终于甩出一句。

    悦悦摇了摇头“小姨父你不乖哦,妈妈说长的好看的人不能随便撒谎。”

    席泽“”

    “哈哈哈哈。我们悦悦真是可爱。”许夏终于没忍住笑,她一把将悦悦抱起“席泽,那天的事你也知道,你知道何涛是什么样的人,但孩子是无辜的,余静现在正在想办法解决他们的问题,悦悦就在我们家呆几天,你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不会怎么影响到你的。”

    席泽看了眼悦悦,悦悦立刻眨巴着大眼睛冲他甜甜一笑“小姨父,我不会吵你的,我会很乖很乖的,你别赶我走好不好。”

    “是啊,就让她留下来吧,再说这大半夜的,你让我把她往哪里送”许夏也在一旁帮腔。

    席泽禁不住两人哀求终于妥协了一步“行,今晚她可以呆在这里,明天必须送走。”

    “啊。”许夏有些不满。

    “我妈我都不让她跟来,你觉得我会让一个小孩子呆在这里吗还有,你做决定前能不能事先和我商量下。”席泽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进房间,末了还把门重重关上。

    许夏叹了一口气,悦悦也眼泪汪汪的“小姨,小姨父怎么不喜欢我啊。”她虽然才四岁,但大人的情绪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许夏想了想“可能是他不喜欢被叫小姨父,要不你叫他哥哥试试”

    两人刚说完,席泽又从房间里出来走进卫生间,门依旧被他重重一摔,吓得悦悦不由自主的往许夏怀里缩了缩。

    晚上十一点,许夏抱着悦悦睡下,虽然悦悦很听话,但一天下来,她还是累的很快睡着。

    悦悦见她睡了,轻轻的从床上挪下来,然后她挪着出了卧室,又挪到席泽门口 ,最后还垫着脚扭开了席泽的门锁。

    席泽戴着耳机正在聚精会神的听英语听力,所以并未感觉有人进来,直到一个小身体趴在他腿上,他才吓了一跳。

    “你怎么进来的。”他有些不耐的摘下耳机。

    “走进来的呀。”悦悦扯着他的裤子不松手。

    席泽伸手去掰她的手指头“松开,出去。”

    谁知小家伙人小小的力气却不小,他掰了几次竟然掰不开。

    悦悦一脸的认真“可我还没告诉你名字呀。”

    席泽折腾了一会儿终于放弃“行,你快说”

    悦悦立刻高兴道“我叫何瑾悦。”

    “好,何瑾悦,现在立刻回你房间去。”席泽指向门外。

    然而悦悦依旧不撒手“可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是哪几个字啊”

    席泽深呼吸一口气“是哪几个字”

    “何处的何,瑾瑜的瑾,高兴的悦。”

    “好了,我知道了,你快出去。”席泽挥了挥手。

    “可是”

    “没有可是。”席泽终于忍无可忍,他一把提起悦悦气冲冲的走进许夏房间将孩子丢在床上。

    许夏受惊醒过来,见席泽正站在床边,忙拉过被子遮住自己伸在外面的胳膊和腿“你怎么进来了”

    席泽见她竟然睡得孩子下床都不知道,头疼的叹了一口气“你就是这样看孩子的”

    许夏有些懵,扭头一看悦悦就在床上啊,席泽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指了指悦悦“我怎么了,悦悦不在这儿吗”

    席泽张了张嘴,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再次气冲冲的回到自己房间并把门反锁。

    许夏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的生什么气啊”

    悦悦却咯咯笑道“小姨,我刚刚告诉小姨父我的名字啦。”

    许夏愣了一下“你怎么告诉的”

    “我去他房间告诉的呀。”

    许夏瞧了悦悦两秒终于晃过神,怪不得席泽那么生气,原来是悦悦闯入他的禁地,切,小气。

    不过自己也真是大意啊,怎么孩子离开了自己都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许夏就起床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她得给席泽陪个罪,然后尽量摆脱他不要赶悦悦走。

    席泽从香味中醒来,开门就看见许夏和悦悦坐在椅子上乐呵呵的瞧着他。

    “小姨父,早上好。”悦悦一边喝着粥一边打招呼。

    许夏连忙纠正她“别叫小姨父,叫哥哥。”

    悦悦却摇了摇头一本正经道“不行的,妈妈说小姨父是你老公,不能乱叫的。”

    许夏“”

    席泽“”

    席泽洗漱后直接背着书包去学校。

    “你不吃点吗,我专门煮的你喜欢的栗子粥啊。”许夏喊住他。

    席泽站在门口穿鞋“今天把她送走,我不希望回来还见到她。”

    谁知悦悦却见样学样的也背起自己的小兔子背包,听席泽说让自己走,以为是让她去上学,忙跑过去紧紧拽住席泽的手“小姨父,我要和你一起去。”

    炉灶刚起,席泽就回来了,一同前来的还有安装电子锁的师傅。

    “师傅,您喝水。”许夏倒了杯水端出去。

    “谢谢谢谢。”年轻的小伙子客气的接过来,眼睛也顺势看了看房间的装修,最后感叹道“这房子不错,你是在这里陪读你弟弟吧。”

    许夏听他这样说,不由尴尬的笑了笑,她不由看了看席泽,然而人家根本半点反应都没有,他只是催促道“你快点换锁吧,我下午还要上课。”

    小伙子拿出工具利索的开始工作,没几下就把原来的锁拆了下来,几分钟后电子锁就装好了,指纹录入完成后转账二维码直接递到许夏面前“你好,费用一共是7888。”

    许夏没想到电子锁竟然这么贵,明明今天早上在某宝上看到的价格也就一两千,人是席泽找的,莫不是他被骗了

    “怎么要这么多的,不是都两千左右吗,你们是什么品牌的你不要欺负我们年轻就诓我们哦。”她严肃道。

    小伙子回道“我们普通锁的确就是两三千,是你弟弟眼光好,一眼就看中了我们这款高端锁。”

    许夏还是不信,但在网上搜了一下,又的确是这个价格。

    “这钱,我付”她肉疼的问席泽,毕竟钱都给席家后自己现在也是一穷二白,虽然席家每个月会给生活费,如果不是很奢侈的花费,钱还是够用的,可现在一下子拿出接近八千块,她还是有些心疼,所以她指望席泽手里有钱。

    然而席泽却一脸无辜“钱不都是交给你保管的吗”

    许夏无奈,只好挤出笑容对小伙子撒娇“帅哥,你能不能给我们打个折啊,你看我弟弟读书也挺花钱的,就帮我们优惠一点吧。”

    小伙子心想你们住在这么豪华的房子里,还会少那点钱,不过公司的确有优惠,他也愿意做个顺水人情。

    “我向公司申请看看吧。”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行吧,我就帮你打个九五折,一共是74936元。”

    许夏见一下子就便宜了几百块,直叹果然都是套路,付款的时候她认真的数着手机上的数字,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按多了,不过转念一想,手机上的钱也就那么多,多按一个数也不够啊。

    席泽在旁边见她一个一个数着数字,眉头又时而紧锁时而舒展,心想她真是情绪多变。

    小伙子收到钱后,又把自己的微信二维码递给许夏“加一下我微信吧,如果锁有什么问题,你就联系我。”

    许夏正要拿出手机,却被席泽挡住“加我的吧。”

    许夏瞧了瞧他,心里升起暖意,心想这小家伙还挺能关心人。

    小伙子走后,许夏笑道“谢谢你啊,为我着想,的确,加陌生人为好友不好。”

    席泽收起手机“你想多了,我只是怕你把他叫来为我妈录指纹。”

    “哦,这样啊。”许夏尴尬的挠了挠头,很快就将话题转开“那个,下次你买东西的时候能不能先告诉我一声。”

    席泽回忆了一下“我确定早上和你说过要换锁的。”

    “可你没说这个锁要快8000块,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幸好现在是月末,要不然我手里的钱都撑不了半个月。”

    席泽见她表情不像说谎,他以前一直过着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生活,从来不用去担心负不负担的起,如今许夏因为出了7000多块的锁钱就这么蔫蔫的,他不由想是不是自己真的花多了。

    “8000很贵吗”他问了一句。

    许夏愣了一下,随即道“少爷,你现在应该已经学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句诗了吧。”

    席泽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没想到自己也成了朱门酒肉臭,一时竟有些不知如何表达,最后只道“好,下次我会告诉你价格。”

    许夏自然不会与他再计较,毕竟钱都已经花出去了,但她还是故意说道“我手里的钱不多了,今天起我们就要节约用钱了,我刚刚用昨天的剩饭剩菜做了午饭,过来将就的吃吧,等下个月你妈给了我们生活费,你再自己买吃的吧。”

    席泽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坐在餐桌旁端起饭碗,米饭和虾仁虽然都是剩下的,但混在一起做出的饭味道却很好,口干香滑脆弹,他以前从未吃过隔夜的饭菜,每一顿都是新鲜做的,这次才知道剩的竟然也不错。

    然而吃着吃着他却有了疑问“你做饭在前,我换锁在后,你那时候又不知道锁的价格,所以你这顿饭和钱没关系。”

    许夏见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不由想笑,她回道“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你早就打算让我吃剩饭菜,和有没有钱没关系。”

    “一看你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本来炒饭就是用剩饭做最好吃,不信你自己上网查。”

    许夏本来就这么随口一说,谁知席泽竟真的拿起手机查阅。

    “怎么样,网上是不是这样说的。”

    席泽放下手机恩了一声,然后默默的吃着碗里的饭,许夏瞧着竟觉得他这一刻有几分乖巧。

    “不过,你作文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能一个字都不写的,这样很影响分数的。”许夏又问道。

    席泽沉默了一会儿才回道“今天办公室我已经解释过了。”

    “你是说你不会编故事那句”

    “恩。”

    许夏嘀咕道“我还以为你那句是故意敷衍你们老师呢,没想到你竟然是认真的,你说说,你好歹也是个中国人,语文是我们的母语,你怎么就写不出话呢”

    “我也不知道,记叙文说明文我可以写,但是议论文我的确不知道些什么。”

    许夏心想,莫不是这家伙和社会脱节,过了一会儿她又说道“听你们老师说下个星期有家长会,我估计你妈妈看了你的分数肯定会生气,你还是想想怎么和她说吧,毕竟作文分60分啊,你一分没有,年级排名肯定惨了。”

    席泽似乎也感受到了压力,吃饭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你既然觉得写作文吃力,不如给你报个辅导班吧。”许夏建议道。

    “不要。”席泽立即否决。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是不是怕被同学知道啊,年级优等生竟然不会写作文”

    席泽沉默不再说话,许夏知道自己猜中了,忍不住笑起来“没事,你要是不想去外面学,那就我教你吧。”

    “你”席泽怀疑的问道。

    许夏回到房间拿出一个笔记本,笔记本封面陈旧,一看就是用了很久的,她将笔记本放在席泽面前“你先看看。”

    席泽粗略的翻了一遍,只见笔记本上是各种摘抄和心得,而且还贴着几篇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文章,作者署名竟然是许夏。

    “你的文章上过报纸”席泽有些意外,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虽然平日很少接触到报纸,但也知道能上报纸意味着什么。

    许夏得意道“怎么样,相信我的实力了吧,我虽然没有你们语文老师厉害,对作文我还是有些心得的,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学学。”

    席泽关上笔记本“下次再说吧。”

    许夏见他不领情,心想以林秀对席泽虽然百般溺爱,但她更看重成绩,只怕家长会后,席泽就会来求自己了。

    午饭后,席泽先出门去学校,许夏则在厨房收拾,刚整理完林秀的电话就打来了。

    “许夏,你下周一去给阿泽开下家长会。”林秀直接说道。

    “不不不。”林珊拦住她“我现在也在你家附近的商场,你知道这边有个the one的咖啡厅吗,你过来找我。”

    “好,你等我,我马上来。"许夏以为是林珊找她喝咖啡,谁知到了目的地却发现根本不是想的那样。

    “夏夏,这边。”林珊和另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窝在咖啡斤的角落向她招手,那个女子许夏也认识,是林珊工作室的老板之一,叫做余静,因为林珊的关系,三人经常一起吃饭,也算得上是比较好的朋友,只是,为什么今天两人都裏得严严实实的。

    “大热天的你们怎么还围着围巾啊”许夏奇怪的问道。

    林珊看了余静一眼,似平不知道该怎么说,倒是余静眼晴红红的回道“我是来抓小三的。”

    简单交谈后,许夏才知道是余静的老公和另一个女人约在了咖啡厅,林珊跟着余静来抓人,而自己则是被临时叫来撑场子的。

    许夏这人面皮薄,既然来了她自然是不好再走的,但自己现在还是老师的身份,要是事情闹大了可就不好了。

    林珊也看出她的犹豫,于是小声道“待会儿如果吵起来了,你就在旁边看着就行,我知道你现在的顾虑多。”

    许夏忙点头,但也忍不住担心“有事好好说,千万别动手。”

    可话还没说完,余静已经沖了出去,原来他老公已经和小三腻歪在了一起,余静上场了,林珊自然也要去帮忙。

    许夏眼看着四个人拉扯在了一起,劝又劝不住,拉又拉不开,倒是混乱中她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头重重的撞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