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我媳妇最厉害了!
作者:闹了个挺   妻从天降,总裁站好请接招!最新章节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各色美女 巨乳翹臋 激情猛男 解锁姿势 98pp.vip你想要的一网打尽

    这个肥臀大耳的怎么就是个例外。

    肥胖男的咸猪手漫上来,汗臭味夹杂着酸辣味,小茶只觉地胃里一阵反酸恶心至极。

    啪!准确无误地对着肥胖男的肉脸就是一巴掌,肥胖男被打的措手不及。

    虽然包房音乐混杂,可这巴掌声说小也不小。

    响彻声音过后,众人都安静了下来,蒙圈的肥胖男反应过来。

    面部狰狞,张着一口大黄牙咒骂,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肥胖男好像在上流社会圈子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他人全都投来同情叹息的目光。

    “惹谁不好,偏偏惹了款爷。”

    “款爷那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一时间包间里热议飞扬,全都认为小茶踩了老虎尾巴,没有好果子吃。

    小茶没别的能耐,就是反应特别快。

    转身拔腿就跑,肥胖男的手在她柔顺的发梢轻轻触碰了001秒后转瞬间就被挣脱开了。

    “臭婊子,别跑!”恶铮铮的声音在身后。

    小茶扑开门,往楼下跑去。

    傻子才不跑!

    大概是太急了,光线又暗,没多远她就撞上了对面走过来的浩浩荡荡人群中为首的男人,扭到了脚踝。

    后面肥胖男带人追了上来,“臭婊子,给我站住!”

    小茶如临大敌,直觉这次真的死定了。

    她抬眼看了看这个被她撞了的倒霉蛋,逆光之下,西装革履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金属的衣袖纽扣反着银光宛如帝王。

    小茶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二……二爷!”

    她再次不小心地撞入了封厉秋那好整以暇讳莫如深的黑瞳,不知为何一时间小茶所有的屈辱全都涌现出来,红了眼底。

    “救我!”

    她的小手紧紧地攥着男人干净的衣襟,可怜巴巴的。

    说实话,她和封厉秋还真不算太熟,除了多年前阴差阳错地睡了一回,剩下的就是她之前还得罪了他。

    这么情急之下求助于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下下策,就算她说软话,封厉秋也未必会帮她。

    “跑不了吧!”肥胖男赶到,那张还带着小茶五个手指印的脸笑的相当的猥琐。

    在看清楚小茶撞上的人是封厉秋,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封二爷,这妞不知好歹,犯了错我带她回去收拾一顿。”

    肥胖男态度明显友好了一些。

    封厉秋那是什么人物,在屠城不说是天王老子,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很多人还是忌惮的。

    肥胖男见小茶不动,过来拉她就要出去。

    小茶死死地攥住封厉秋的衣服不肯撒手,期期艾艾,

    “封厉秋,求你了!”

    “诶,你给我撒手!”

    肥胖男和小茶两个人撕扯,可毕竟小茶挂在了封厉秋的身上,肥胖男也不敢有大动作。

    封厉秋的目光在肥胖男的脸上和小茶之间徘徊,笑意不达眼底的眸子轻眯,他已经判断出来事情的大概来了。

    肯定是简小茶得罪了款十德,款十德带人追了过来。

    男人寒若冰霜的脸上毫无表情,修长的手指一根根地掰开那个禁锢着他衣襟的小手。

    没了支撑,小茶摔倒在地上。

    “简小茶,你可真够难缠的,你虽然是简震江的私生女,我侄子白祁东的相亲对象,可我们好像并不太熟,离我远点。”

    男人的声音冷酷无情,直接将小茶的希望打下了无尽的深渊。

    他不想救她!

    小茶勾唇傻笑,是她缺心眼了。

    犯了贱去求他这样的人。

    封厉秋又是带着人从她身边浩浩荡荡穿过,留下她被肥胖男刀俎鱼肉。

    肥胖男一行人定定盯着狼狈的小茶,倒是不敢下手了。

    “款爷,刚才封二爷说这个小姑娘是简震江的女儿?还是白祁东的相亲对象?”肥胖男的手下有点怕了。

    这白家和简家那也是城中的豪门贵族,这女的要是真的这个身份那还真是碰不得了。

    “真的?!”肥胖男不相信。

    “封二爷亲口说的,不能有假。”一群手下听着呢。

    小茶瘫在地上,脚上的疼痛感愈加的明显。

    她也顾不得去听肥胖男怎么处置她了,刚要挪动一下。

    从骨缝间传来的那股刺痛感令她后背一阵惊颤,身后有小玲的喊声,可她也顾忌不到。

    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小茶明显感觉有人在抬她,她看不清对方,想反抗可根本没有力气。

    不仅腿上,就连小腹也是疼的要死。

    直到她醒来,身边站着郝教授,阿铃,还有卓卓。

    她才知道自己被救了。

    “小茶,你终于醒了。”小卓卓哭精致的小脸上全是硕大的泪水,很是担忧。

    小茶摸着他柔软的毛发,真是的触感让她安心。

    阿铃抱怨,“你吓死我了,我听说你被款十德那群人欺负,急忙赶过去,没想到到了地方就看到你一个人晕倒在走廊上!”小茶扯笑,“我现在不是没事么!”

    估计是肥胖男听到了阿铃带人过来就跑了,也没再为难她。

    这次还真是凶险无比,惊心动魄。

    女人在床上笑的没心没肺,一旁的郝教授却是板着脸。

    “你知不知道这次有多危险,如果阿铃再晚送你过来一会,你就有可能一命呼呜了。”郝教授声色严厉,不同与往日的严厉,这次看起来很认真。

    “怎么了郝教授,小茶不就是一般的骨头错位么,不至于死人吧。”阿铃觉得郝教授太夸张了,一边打趣。

    “草木皆兵!”小茶撅着小嘴,同样不以为意。

    郝教授却丝毫没有觉得好笑的意思,那张不怒自威的脸有些吓人。

    “阿铃你先带着卓卓去外面玩,我有话和小茶说。”郝教授开口。

    “哦哦!”阿铃突然觉得场上的气温骤然低了下来,只好带着卓卓出去。

    医务室里只剩下郝教授和小茶两个人。

    “你的子宫腺肌症如果再不治愈,我唯有给你切除子宫的办法才能保你的性命。”郝教授扔过来一沓材料。

    小茶笑着的脸收了起来,惊愕地拿起病例,一目十行。

    “子宫腺肌症会降低你的血压血糖,如果在高度强压力下你会昏迷昏厥等现象,这次你之所以会晕倒,根本不是你脚上的扭伤,而是子宫复发了。”

    所以她这次在昏迷中才会感到肚子的疼痛,是子宫在作怪。

    这个病果真的已经开始捉弄她了。

    “我还有多长时间?!”小茶不再开玩笑,蹙起柳眉问道。

    “一个月的时间,这是最后通牒。”

    郝教授素日里没少提醒她,可小茶都不当回事,这次真的不是儿戏了。

    “好,我会想办法的!”小茶点头。

    “难道非要找到卓卓的爸爸你才肯愿意么,别的男人也可以或者我可以给你人工受孕。”郝教授瞅着她低下去的后脑勺,语气有些重。

    小茶勾笑,这个她不是没有考虑过。

    可人工受孕的花销巨大,卓卓的病还没有治愈,她不能再破费了。

    至于其他的男人,小茶还没有做好准备。

    “郝哥哥,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不行么。”小茶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似在祈求。

    平日里,小茶都是和阿铃一样叫他郝教授,除非特殊情况。

    现在就是特殊情况。

    郝教授看着她的模样,欲言又止,最后无奈地摇摇头。

    小茶知道他是默许了,转头看向窗外。

    夜晚的医大很漂亮,可却莫名透着一种悲伤。

    ……

    声色犬马的豪华包间里。

    两个矜贵的男人的身边坐着两个外国大美女,唯独封厉秋的身边空着人。

    男人的手掌撑在长腿间,手间握着一杯红酒。

    出去的冯夺不动声色地推开房门,在他耳边低语,“二爷,款十德没有动那个女孩,她脚受了伤,被朋友带走了。”

    冯夺说完,男人的紧皱的眉头确实是松了松,随即又挑起狭长的丹凤眼,唇铂凉薄,

    “我有让你去看么?你话这么多!”

    男人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不悦,还有些兴师问罪的感觉。

    冯夺尴尬地闭上嘴巴,不再作声,推门出去了。

    门一闭,坐在另一侧的霍家二少霍江水扯笑,“我说二爷您就别端着了,您虽然没当着面救那小丫头,可你却在款十德面前故意袒露她是祁东的未婚妻,这不就明摆着帮么,他款十德肯定不会冒着风险去碰白家的人啊!”

    霍江水看的通透,对面的赌场少主张少远抿嘴乐,“就你话多,祁东都喜欢简晴初好久了,那小丫头不是他的菜,我倒是觉得这肥水不能流外人田,还不如让咱二爷收了。”

    两人一唱一和唠的欢脱。

    封厉秋薄唇紧闭,没搭话。

    霍江水瞥了他一眼勾笑,“别瞎说,咱二爷可是有秦舒默那个大美女呢。”

    “呵呵,你这一提我才想起来,前些日子二爷让我处理秦舒默的艳照已经处理完了啊。”张少远就好像在说一件稀疏平常的事。

    封厉秋闭目养歇,悠闲道,“你们俩今天和冯夺一样,话太多了。”

    霍江水附和,“对对,张少主你今天话太多了,咱们二爷那心里装的可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白芷惠,你瞎说啥。”

    张少远闭嘴,这白芷惠三年前就消失了,都找多久了,要想出来早就出来了,还用这么费劲么。

    “得,我自罚三杯。”他躬笑,一个痛快喝了三杯酒。

    旁边的美女娇嗔,“诶呀,讨厌,张少把人家的酒都喝没了。”

    “那,我嘴里还有!”说着,张少远俯下身去亲起了女人。

    旁若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