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番外5
作者:甜即正义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子最新章节     
    (~ ̄▽ ̄)~

    清晨, 许晗还在睡梦中, 就被肚子里的动静无情地闹醒了。

    她眯着眼轻揉着肚子,安抚高高隆起的肚子里那个时不时伸脚踹她一下的小家伙。

    作为一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青葱少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个即将临盆的孕妇, 许晗内心是崩溃的。

    她不过是无聊之余去看了本小说, 然后被里面的反派给惊悚到了, 在人家评论里吐槽了一下反派太没人性太变态而已, 在一片骂反派的书评中已经算很友好了。

    如今,她不仅穿进了这本书里成了孕妇,据她对书新鲜的记忆, 一不小心就被她推理出,她就是书里面那个恶毒反派的极品妈。

    而她肚子里即将问世的这个呵呵呵呵,她有句mmp一定要讲!

    许晗忍着腰酸背痛, 扶着肚子起床, 去洗手间洗漱。

    洗手间清亮的镜子里, 映出一张过分好看的脸, 明明是个孕妇,但除了隆起的肚子部分,其他地方一点都没走形, 依旧丰满有致,曲线玲珑。

    身体的原主叫乔晚晴,长了一张妩媚芳菲的脸, 传说中冰肌玉骨眉目如画的大美人。

    这种明明应该是小说女主定制长相的她, 却有一颗虚荣爱钱的心, 一心想傍大款嫁入豪门,成为所谓的“上流人士”。

    可惜出身贫寒的她,交际圈子有限,她所能接触到的男人都很普通,不入她的法眼。

    直到反派他爸出现。

    反派他爸顾晏卿本市豪门世家顾家的唯一继承人,留学回国后又自己创业,成为了杰出青年创业家之首,兼之顾家雄厚的家资,是当之无愧的巨壕。

    当然,作者把反派的爸塑造得这么苏,目的都是为了男主的人设服务的,因为男主是顾晏卿的堂侄,顾晏卿一生未娶,膝下无子,便把旁系中最出色聪明的男主当成准继承人培养,然后引发了后面和顾晏卿的亲儿子,也就是反派之间一系列的矛盾冲突。

    顾晏卿这么个出色的人物,乔晚晴有幸接触到,为了能勾搭上,她选择最狗血俗套的方式:下药爬床,直接把顾晏卿睡了,想让他负责。

    可惜顾晏卿不是那种睡了你就要对你负责的传统好男人,相反被下药的他震怒不已,直接甩了一张支票让她滚。

    乔晚晴心生怨恨又不甘心,之后被查出来怀孕,便生了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带着孩子上门逼婚的念头,就算逼婚不成,自家小孩是顾晏卿的亲生骨肉,财产总是能分到一部分的。

    顾家财产的一部分,就够她锦衣玉食一辈子了。

    继承了原主记忆的许晗对于她的一系列想法哭笑不得,所谓女配不需要拥有脑子这种设定许晗是信的。

    且不说把顾晏卿睡了就能嫁入豪门这种荒谬想法太让人啼笑皆非,就算她真的把孩子生下来,上门去逼顾晏卿,以顾晏卿的能力,把孩子抢了让她滚蛋,她也没办法啊。

    怎么就会没脑子地觉得自己能母凭子贵!

    难怪活不过三集!

    真糟蹋了这么一张好脸。

    许晗摸着那张肤质细腻的脸,无声地叹息了一下。

    书里面对于乔晚晴这个角色的交代并不明确,只知道好像顾晏卿由于工作需要,去了外省,归期不定,乔晚晴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只能在家守株待兔。

    可由于作者的安排,乔晚晴一直没有机会再联系上顾晏卿。

    带孩子累,抚养孩子也不轻松,经济越来越拮据的她思想渐渐极端疯狂,对待反派儿子根本没好脸色,动不动打骂,天天还给他灌输他的爹是如何如何牛逼,他出身是如何如何高贵,以后是顾家准继承人一类的思想。

    而她自己,随着顾晏卿这块肥肉越来越无望,开始自甘堕落,她有一张天赐般的脸,勾引那些有钱的老男人易如反掌,做小三、□□、成为人家的地下情人,乔晚晴无所不及,将极品女这个角色扮演得淋漓尽致。

    也正是这样,才会致使她儿子长成彻头彻尾的大变态,更可怕的是,最后还是她儿子,亲手拔掉了她的氧气管,让她走向死亡。

    想想乔晚晴以后的遭遇,许晗内心一万匹草泥马。

    她不过是看了本小说而已,真是日了狗了。

    洗漱完,许晗出了房间,客厅里的人听到她出门的动静,慌忙把手上的东西藏起来。

    “你起来了,今天这么早。”乔奶奶冲她带讨好意味地笑了笑,眼里却有一丝俱意。

    许晗看她一脸害怕的样子,有点头疼,这位奶奶是乔晚晴爷爷的续弦,才60岁出头,怯懦胆小好欺负。

    乔晚晴父母双亡,只剩这么个亲人,生孩子身边没人照应不行,就把她从农村里接过来。

    乔奶奶对于未婚先孕的乔晚晴一句话不敢说,在这里任劳任怨地伺候她,还要应付她喜怒无常的脾气。

    要平时乔奶奶跟她说话,乔晚晴肯定翻个白眼不理她的,作为四讲五美好公民的许晗却没办法这样对待一个老人。

    “对啊,他闹得厉害,我不好睡,就起来了。”许晗在她旁边坐下来,指了指肚子说。

    以为又会挨一顿说的乔奶奶见她这么好声好气地跟她说话,怔了一下,随即忙说:“那你坐会,我去把早餐端出来。”

    许晗没让性格ooc得太厉害,淡淡地点了点头,没说话。

    等乔奶奶去了厨房,许晗看到刚刚她藏在沙发上的东西露出来,她好奇地走过去拿起来看,却是一顶针勾小帽子,淡蓝色的,还没完工。

    可以看出勾得很用心,精致好看,完全可以媲美市面上那些机器织出来的,应该是给她肚子里这位准备的。

    至于她为什么要慌忙藏起来,主要是乔晚晴一直不愿意直面自己贫穷的出身,为了挤进名流圈子,她就算吃不上饭,也要穿名牌用贵妇品牌。

    她当然不允许乔奶奶给她将来要成为顾家大少的儿子弄这么不上台面的东西。

    她甚至把乔奶奶当成家里的保姆,假想自己享受着有下人照顾的生活。

    同为女人,也是一般出身的许晗摇了摇头,不明白乔晚晴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虚荣心。

    乔奶奶端了她的早餐出来,看到她正在看的东西,面色一慌,说:“你那个,我我闲着无聊,给隔壁李婶家孩子勾的。”

    “哦,”许晗把帽子放下,说,“我看着挺好的,刚好我肚子里这个戴也合适,你什么时候有空,给他也勾一顶?”

    乔奶奶闻言,顿时有点手脚无措,紧张地把早餐放下,搓了搓手,小心翼翼地问:“你不会嫌弃吗?”

    “挺好看的。”许晗看人家老人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无奈中带着点心疼,想了想说,“以前是我不对,太爱慕虚荣了,这阵子我想了一下,荣华富贵这种东西是强求不来的,把人生过好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会尝试慢慢改变自己的。”

    “不、不用改变,你现在这样挺好的,挺好的。”乔奶奶慌忙说。

    许晗:“”

    这身体原主是给人家留下了多大的心理伤害。

    ……

    由于快到预产期了,许晗需要去医院做一次产前检查。

    本来前两天就要去的,可那时候许晗刚重生,没办法接受自己怀孕的事,心理一万个排斥产检,掩耳盗铃地磨蹭了好几天。

    可这孩子已经临产了,没法打胎,许晗见逃不过,才蛋疼地扶着肚子去产检。

    她没让帮不上什么忙的乔奶奶陪着,自己一个人去的医院。

    好在并不是每个孕妇身边都有老公陪着,她一个人去也不会显得太异类。

    由于并不是周末,乔晚晴选择的医院又是那种有钱人爱去的私立医院,医院的人并不会非常多,所以许晗很顺利检查完了。

    “乔小姐,你的胎儿很健康,很快就能迎接到可爱的小宝宝了。”医生看完检查的结果,笑眯眯地对许晗说。

    “哦,那我是不是差不多要来医院住着了?”新手上路的许晗很不专业地问道。

    她担心自己在家的时候小孩突然诞生,或者在来医院的路上在人家的车上甚至路上就生了,新闻上不是好几起这种例子么。

    “不急的,等肚子开始痛了再来就可以,”医生见她一脸担忧,安抚她说,“乔小姐不要心焦,要放稳心态。”

    好的吧,许晗站起身来:“那谢谢医生了,我先走了。”

    “好,乔小姐慢走。”

    告别了医生,许晗提着自己的小包包,慢步踱出医院。

    这是许晗重生到乔晚晴身上第一次出家门来公共场合,因小说是参考现实世界写的现代架空文,这里的生活场景与现实无异,现实里有的这里都有。

    仿佛她就是在自己的世界,换了个身份生活一般。

    “让让,麻烦让让。”

    许晗刚走到医院门口,就有个男人抱着个人火急火燎地冲进来,看样子非常急,许晗身体不便,下意识地护住肚子给他让路,却不小心把手里的包包丢在了地上。

    “抱歉抱歉,”那个人一看是孕妇,忙刹住脚,“有没有撞到你?”

    “没事,你快去吧。”许晗看他怀里的人奄奄一息的样子,赶紧说。

    “谢谢!”

    男子抱着人急忙走了,许晗想弯腰把包捡起来,却有人先她一步,帮她把包捡起来。

    “给。”给她捡包的男人西装革履,一看就是精英人士。

    许晗接过来:“谢谢。”

    男人看到许晗的脸,疑惑了一下,随即礼貌地笑道:“举手之劳。”

    乔晚晴生得过分美艳,男人看到她会迟疑惊艳,许晗也不稀奇,朝他微一点头,自己走了。

    男人却微皱着眉,看着她蹒跚的背影数秒,直到她消失在转角处,才转身进医院。

    那位大主顾叫谈越,就是给东阳小学捐赠教学楼那位有钱人。

    谈越先表明了来意,不出所料,就是因为邱校长送了他一篮子许晗家种的菜,让他喜欢上了传说中的农村绿色食品,向邱校长问明了地址,趁着周六再次来到了这里,想多买点回去。

    ——有钱人就这样,山珍海味吃腻味了,开始回归自然,甚至不远千里来这种地方,只为了买点蔬菜回去吃。

    像许晗这种没追求的人,千里之外的山里面,有熊掌在那里她都懒得去捡。

    见到种菜人,饶是见多识广的谈越也惊讶得差点下巴掉地上。

    对方居然是位看起来才25岁上下的姑娘,而且生得一副好样貌,姿态比电视里那些靠脸吃饭的明星更多一份天然的明艳,让他不得不感叹青山秀水育佳人。

    许晗总觉得谈越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应该是书里面也有出现的人物,但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

    谈越看起来和顾晏卿年纪相仿,和顾晏卿的气质却是完全相反的,顾晏卿偏向于清冷,这人则是温润,外表俊雅,星眸朗目,颇有点谦谦君子的味道。

    和顾晏卿相处,会让人不由地心生忌惮,和他相处,则由衷地让人觉得很舒心。

    由于这位谈先生温文尔雅,礼貌谦和,面相挺和善的,许晗对他印象不错,客气地接待了他。

    “谈先生,喝茶。”许晗倒了杯茶给他,说。

    “谢谢,”谈越喝了一口许晗刚泡的绿茶,一股清冽的香味自茶水里没入唇齿间,清幽淡雅,滋味绵延,谈越微眯眼说,“好茶。”

    “谈先生喝的惯就好。”

    “这茶也是你自己做的?”

    “没,是在镇上一家厂商那里买的春茶,不过现在没得卖了,要春天才有,谈先生喜欢的话等下送一盒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