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生存
作者:一梦缘起   至尊妖魁最新章节     
    虫峰地貌繁多,大致分为五个区域。

    有一方犬牙交错的黄岩沟壑堆,裂地数十丈,千岩竞秀,宛若大地破碎的狰狞伤口,遍布东方,西边是黑幽幽的山林,森寂似庞大的鬼刹古殿,植被绿到发黑,深处盘踞着古老的千年妖植,藤蔓如鞭挥舞。

    北方常年毒雾连天,蜿踞着泥潭般黏稠的古绿沼泽,沼泽边有茂密的参天古木,也有低矮的妖植群,因环境太过恶劣,毒沼地带鲜有虫族的活动痕迹,四处呈现生灵凋敝之景,可一旦在毒沼深处里出现的,无疑都是毒性超强的妖兽。

    南方多为窟穴,大部分虫族都活跃在辽远的南疆。

    中央,虫峰并不是十分高耸,不像雪峰那般一眼可辨,就像苏贤这种外来客,即便告诉他虫峰内部有一久负盛名的毒髓,让他自己去找他都很难找到,因为那钟乳石洞位处极不起眼的矮山腰,虽别有洞天,却也不是什么鬼斧奇景,很容易被忽视。

    一天后的夜晚。

    北方毒沼,血鲲鹏带着苏贤和蒙邈钻出了厚重不堪的泥沼,这里的妖植都很奇特,如浮萍般漂浮在毒沼上,明明没有根系,却可以如松木般屹立不倒,沼泽漫过它们的一小半粗野的树身,构成了一片林间盛貌。

    血鲲鹏长时间施展逍遥游后需要休息,给两人寻了一桩具有粗壮虬枝的古树作落脚地,随后就回到了妖宫之中。

    古树的枝干旁逸斜出,大腿般粗,遒劲有力,长着一个个树疙瘩,拇指大小的黑甲虫在这里安家,正悠然地攀爬着,忽然周边雄浑的火红色精气暴动,如狂风掀过,无情地驱逐所有黑甲虫,它们渺小如一粒粒尘埃,簌簌而落,掉入了毒沼,生死不知。

    这是一场苏贤给自己安排的武道试炼。

    宁轻狂的成长环境是天机院,圣院内复刻着无数凶险或贴近自身的试炼空间,在杀戮中锤炼武道,在战斗的升华中体悟武学,圣子的待遇具体有多好苏贤不清楚,他只知道,要不断在逆境中突破。

    没有危机,有时候就要创造危机。

    从现在开始,除非是生死攸关之际,不然在其它时候苏贤就是一个莽夫武修。

    用武道说话,暂时舍弃妖、神两道,封闭精神海,唯有如此,他的武道才能有真正意义上的长进,而非是金玉其外的境界突破。

    论生存,蒙邈很擅长。

    具体有多擅长呢?

    半夜,两人同样是蜷缩在幽冷的枝干上和衣闭目,这种冷跟雪峰的没法比,对武王来说也毫无知觉,这单纯是一种环境的冷寂,蜷缩是为了隐蔽身影,气息内敛,偶尔飞过的虫群不注意便可能忽略两人。

    嗡!

    突然,远方传来一阵沉闷的嗡声。

    声音苏贤是听到了,但因他自己给自己出难题,连神念都没展开,所以他只知道有虫群即将过境,具体的种群、数量、境界以及距离他一概不知。

    而就在苏贤愣神之际,原本还像个死人的蒙邈身影一闪躲到了古树的另一侧,缩着身子,似八爪鱼般抱着老木,身体最下沿离毒沼仅有半米不到,整个人的身形都掩藏在了古树的背面,随后又化作一具石雕,一动不动。

    同一时间听到声音,可光是这反应速度,就比苏贤快了一息不止。

    一大片虫群飞过之时,蒙邈还在悄无声息地腾挪,一直躲在它们的视野盲区,仿佛要与古树融为一体。

    好在苏贤藏身的地方比较刁钻,不需要随时变换位置,但蒙邈如猿猴般精明的模样真的是让苏贤看呆了。

    一股无名之火蓦然升起。

    果然,这厮就是个摸爬滚打已久的阴货,还整天装忠厚纯良,简直比自己还有心机。

    这倒是苏贤错怪蒙邈了。

    二十年来的夜不能寐,时时刻刻过着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蒙邈没被折磨得疯魔,反倒是将这种趋避危机的事情当做了家常便饭,这是他的本事,也是他的宝贵经验。

    外表看起来忠厚,那是因为他有时

    候的确傻里傻气的,在某方面,他是老辣的猎手,在某方面,他就是五大三粗的白痴,这看脸的事能准么?

    待一片黑压压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森影远去后,苏贤幽幽问道:“为什么它们没发现我们?这不是神念一扫的事吗?”

    闻声,蒙邈怔了怔,以为苏贤在考他,因此谨慎地答道:“一直释放神念探查也会累的。而且虫族也懒,特别是一窝蜂地迁移过境时,它们彼此都觉得很安全,很少有用神念提防危机的。更何况,神念就相当于一只全方位的眼睛,眼睛有时候也会骗人,眼见也不一定为实。我们和黑暗融为一体,只要不动,不泄露气息,那它们就是什么都感知不到。”

    “神念会骗人吗?”苏贤满脸不解,换作是他,就算蒙邈这么藏,他也可以轻易地探查到啊!

    “不会吗?”蒙邈眨了眨眼,茫然地和苏贤对视着,“我也是瞎说的。这是我以前躲藏多了总结出来的经验,我神念太弱,也没人教过我怎么用,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两人似乎都陷入了知识盲区,彼此心虚地面面相觑着。

    这个时候,梦寐兽用冷冰冰的声音给苏贤作出了解答:“你的神念是点识灯铸就的,天生拥有神异之处,如果别人的神念没经历过什么异变,那的确是跟蒙邈说的一样。妖兽也是如此。”

    苏贤恍然大悟,连连表示学到了,不过心想着蒙邈也是歪打正着,没遇到妖兽中的神念体或者是神念异变过的妖兽,不然就他这所谓的宝贵经验老早让他死无数次了。

    随后,生怕蒙邈还陷在错误的经验里,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热心肠的苏贤就给蒙邈解释了一下其中的道理。

    蒙邈如获至宝,赶紧记了下来。

    这一晚,介于平静与不平静之间,平静是因为两人一晚上有惊无险,不平静是因为总是有虫群过境,苏贤还专门数了一下,先后有四十七波虫群,两人东躲西藏好久,有时候刚冒出头就要息声,更恐怖的是有两波虫群居然在毒沼上如履平地,行动时没一点响动,不飞在空中,不潜在毒沼下,完全是不走寻常路,也不会陷于沼泽里。

    要不是机警的蒙邈提前来了个猿猴倒挂,苏贤都还不知道身下有一群虫族正在逼近。

    苏贤身体倒不累,但心是真的累了。

    白天,苏贤总算体会到了妖修和武修之中的寻常之辈过的是何等寻常的日子,像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寻常武修根本是寸步难行,一个疏忽大意就会遇到嗡嗡而过的虫群,遇到了又铁定打不过,跑又很难跑掉,不被发现已是万幸,一被锁定那就是陨命的凄凉下场。

    现在,苏贤就是个很寻常的武王。

    没有神念的支撑,苏贤脑海里的那根弦时刻紧绷着,也不再像平时那般安逸。

    生存都在渐渐变得困难起来。

    就这样过了三天,两人漫无目的地在毒沼内躲藏了三天,蒙邈实在不好意思问出口,但他其实郁闷得很,心中也早有疑问,好奇他们到底是来虫峰干嘛的,居然活得这么没有尊严,这就是所谓的体验民间疾苦么?

    本来还以为苏贤的武道也强得不讲道理,可事实好像并非如此啊!

    这才对嘛!

    人无完人,要是苏贤的武道都碾压自己,那蒙邈真的是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这几天里,苏贤有一次问青羽关于制造修炼场的事,青羽的回答就很真实:“你现在不就在修炼场里吗?”

    苏贤差点暴起,他想强调的明明是那个大家都不用妖力的禁域修炼场,但话到嘴边终究还是说不出口,实在是难以启齿。

    难道说自己太弱了,所以要青羽给自己降低一下难度吗?

    太窝囊了吧!

    这还锤炼个屁的武道,还不如就睡温柔乡里算了。

    于是,苏贤攥着那最后一丝丝倔强的尊严,咬牙坚挺到了现在,就是不知道这苦逼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可混得是惨了点,进步还是很明显的。

    虽然这三天来苏贤一直避战,可躲猫猫的功夫深厚了不少,跟着蒙邈也学会了如何利用地形藏身、粗浅地听音辨位等混迹于莽林的基本功,这么一想灰头土脸就灰头土脸吧,能学到真本事,惨淡点又如何。

    何况,生存本就是武道的一部分!

    翌日,告别了雪峰的冰塞雪川,这里的烈日较为毒辣,导致山林间有股闷热感,毒沼区域被长久烘烤,毒雾如臭烟飘浮,好在两人都曾炼化过涅槃血,周身可以凭精气爆发出淡淡火属性的气血,将近身的毒烟焚烧殆尽。

    数百米外,苏贤两人抓着粗糙的藤蔓躲于一个巨大的树冠下,遥看着又一支虫族火急火燎地穿过了阴暗,朝远方飞去。

    蒙邈收回了目光,瓮声瓮气道:“这几天有上百支虫族朝那个方向去了,我觉得那里肯定有问题。”

    “废话。据雪虎炎说的,那个方向就是虫峰。”苏贤说道。

    “咦,苏如雪的哥,你说是不是虫族在争虫峰霸权?”蒙邈心中一动,突然惊疑道。

    蒙邈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百蛊灵虫王在雪峰陨落了啊!

    虫峰之前一直以百蛊灵虫一族为首,此族雄踞虫峰多年,根基稳固,用神秘毒髓造出了一个又一个精锐。

    这几日各方虫族掠向虫峰,可苏贤也一直没往百族争锋的方向去想,因为正如雪虎炎说的,虫峰里极有可能有妖宗的存在。

    试想,百蛊灵虫一族内倘若没有妖宗镇守,整个虫峰又不在掌控,那百蛊灵虫王吃饱了撑着没事干跑雪峰去搞什么名堂?

    十万里迢迢,就为了帮雪凛狼王征服雪峰?

    怎么想都划不来吧!

    雪峰又不适合虫族生存,顶多能让它们在天山莲池上吃到点甜头,却也没太多利益可赚啊!

    所以,苏贤一直觉得百蛊灵虫一族里还有更强大的存在,百蛊灵虫王可能只是因为正值年纪和实力的鼎盛期才获得了王位,而更强者因年迈而无心管理虫峰才退居幕后,这才解释得通为什么一个堂堂虫峰之主会闲着没事干去东征西伐。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百蛊灵虫一族稳坐虫峰之主的宝座,那近日这么多族群赶去干嘛呢?

    这还只是北方沼泽的妖兽,谁知道其它三个地方有多少族群赶往。

    苏贤幽幽一叹,说不尽的心累,唏嘘道:“争不争,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也是。”蒙邈憨憨地点了点头,忽然眼眸一亮,“对了,苏如雪的哥。之前赶往虫峰的族群里,高阶妖兽都有一大堆,中阶更多,唯独低阶少了一点,你说这么多族群都赶去虫峰了,那它们的老巢是不是就空了?”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苏贤诧异地瞥了蒙邈一眼,喃喃道。

    顿时,蒙邈来了兴致,摩拳擦掌道:“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嗯?趁这个机会去它们的老巢转转?山脉中的妖兽都喜欢把窝安在天材地宝旁边,虽然除了虫峰的毒髓外可能都不怎么入眼,可我们的初衷不是来历练的么?刚好可以去和那些低阶妖兽练练,如果有机会,那收拾一下它们的老巢也不是不可以,您意下如何?”

    闻声,苏贤古怪地望着蒙邈,眼神直勾勾的,盯得蒙邈莫名有点瘆得慌,却听苏贤突然道:“没看出来,你心思挺坏啊!”

    “呃,经验之谈。”蒙邈局促地抓了抓脑袋  ,憨笑道。

    “好主意!走吧!”

    亏这几日两人还一直往沼泽深处赶,现在又开始向反方向掠去,不过这样一来速度就快了很多,因为沿途几乎遇不上什么高阶妖兽群了。

    ……

    ps:快期末考了,也不敢说读书使我快乐,但起码是使我没时间写小说。平时也比较懒,其实没写多少,存稿快没了。这次是真的要没了,按这种节奏下去,考试结束的时候就是一梦存稿告罄的时候。

    争取寒假多写吧。过年期间会多更的,毕竟那时候有时间写,敬请期待。

    感谢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