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庞大的计划初始
作者:西风的幻想   五行遨游最新章节     
    艾丽卡希翼地望着韩风,她明白她现在做不了什么,可她相信韩风一定能替她想出办法来。

    “妖族,妖界人界,灵力妖灵力?等等,莫非妖兽必须要修炼妖族特有的功法才能一步步进阶?而在人界必须要有辅助的妖灵石才能积蓄实力?那也就是说就算艾丽卡现在吸收了足够的灵力也无济于事?”

    韩风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艾丽卡,艾丽卡略一思索之后点了点头,她确实能够吸纳人界的灵力,但这灵力她却无法使用,那就说明她在人界无法恢复自己的实力。

    “也许,你不该留在人界,妖界才是你提升实力的最好去处,那这样一来,我们就必须要分开了。”

    就在这时,韩风突然想到了千雪和猿飞,当初千雪很明显想要艾丽卡,应该是对艾丽卡许诺了一些条件。

    而艾丽卡很快就将当初千雪的话原封不动的告知了韩风。

    “果然如此,妖灵力很有可能需要特殊的功法才能运转。九鹿之源确实是一处好去处,至少这千雪现在已经是人形,却要想尽办法弄到名额参加此次宗门遴选,那她一定有办法让你突破化形期,只有掌握了修炼功法,你才能恢复真身,一步步提升实力。”

    屋子里的气氛十分安静,韩风想了想还是决定问问艾丽卡到底经历了什么。

    “升天之后,我和我的族群连同其他禁地的至尊都由生命主神统治,在一处神域中,我们所做的就是不停的战斗,随后接受通天碑的洗礼,接受远古传承。而我们也学到了许多神技。在生命主神委派的神灵指导下,我们进阶很快,很快就拥有了神格,而我则拥有风雷火土四大天赋,实力提升也很快。不过我们每天都要与其他主神的军队战斗,有许多同族都丢了命,但回到驻地时却看到了他们不断复活。总之,再无止境的战斗中,我死了一次,海姆死了两次,白龙死了不下六次,而红龙却是一次没死,后来我们才知道,在战斗中尽量避免死亡才可以将体内的潜能完全发挥出来,白龙后来就不见了,而我和海姆后来也被派到了一个燃烧的红色星球之上,随后发生的一切我就不知道了。”

    韩风仔仔细细的听着艾丽卡讲述经过,很多疑问也终于得到了解答。

    本来,在他降临真灵界之前,白阳就说过与他有过因果的人都会在日后相遇,他本以为白阳指的是疾空小白等人。

    但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七彩吞天蟒在瀚海界出世,就意味着其他与他打过交道的至尊魔兽都会在真灵界登场,可幻梦海姆被妖界的妖王接走了,而艾丽卡却被人族修士擒拿,沦为了妖奴的下场。

    而根据艾丽卡所描述,在踏入升天之路后,四大景区的魔兽都进入了一个更加高等的星球,这个星球存在无数种生物,大多数都跟他们一样具备神力,岩石族、机械组、树族、花族、虫族、兽族、风族、水族等罕见的种族共存,但却被多个至高神灵统治。

    作为兽族的一员,他们归属于生命女神,而与生命女神对抗的则是元素诸神,艾丽卡等人一直被派到各地与元素族作战,战争异常残酷,数以亿计的战争穿梭数十个星球,神灵跟虫子一样不断陨落,星球也时不时被击碎,与她一起的不少魔兽纷纷死在了这种剧烈的战争之中,但随后却又复活再次投入了战争之中,侥幸存活的她实力也随着激战提升了起来,对上上位神已经不再吃力。

    随后,他们这些来自玄武大陆妖兽都被传送到了一颗星球内部,在那里,她的实力被封印,甚至退化成了兽形态,随后便稀里糊涂的来到这里,被人俘获随后套上了御兽环。

    白阳曾说过与他有因果的人都会随之进入真灵界。幻梦海姆曾与他有过交集,所以被封在荧惑星中降落到真灵界也是当然,而艾丽卡也因为他的关系被流放到了真灵界。而两人之间的遭遇确实天差地别,海姆一现世就与族群在一起抗争,最后被妖界的同族发现带走,但艾丽卡却与自己的族群失散了,最后还被人族捕获,差点沦为人族的工具。

    韩风叹了一口气,白阳和黑月的算计太过深奥,他稀里糊涂就被送到真灵界,失去了一身本事现在不得不重新炼起,而与他有过交际的天罚众兽也被封入了荧惑星中作为珍兽被送到真灵界各处角落。

    从之前得到的一些消息来看,一些魔兽还是被人族俘获了,但还来不及搜寻消息就自爆。

    很显然,是白阳和黑月在他们记忆之中做了手脚,一旦被人探查就已自爆终结,而艾丽卡能活到现在也是一种奇迹,韩风不愿意看到艾丽卡就这样白白死在搜魂之下。

    白阳和黑月的计划太大,或许在他们统治的宇宙中,所有的族群很有可能会成为军队陆续降临真灵界,而随着荧惑星降临的第一批军队被彻底打散,分布在真灵界中隐伏,等到它们强大起来,白阳或许会实行第二步计划。

    对于白阳黑月的计划,韩风只是知道大概,或许等自己变强大了,才会牵出一大串隐秘来,那些上古神器至今都没有显化,那说明自己的实力现在也只能接触到五行宗。

    听完艾丽卡的话,韩风总算是理清了线路,白阳竟然将玄武大陆的魔兽全都传送到了荧惑星中封印,本来打算荧惑直接入侵真灵界,可谁曾想荧惑星被真灵界的强者联手击碎,碎片七零八落掉进了真灵界的各界中,而这些魔兽也被打散,纷纷落入了妖界、魔界和人界之中,瀚海界出现的绝对是幻梦海姆、人界就目前只有艾丽卡,那白龙和红龙萨拉曼达也必将进入了真灵界的某处。

    对于韩风的出现,艾丽卡当然喜出望外,之前她在拍卖会上就直接忽略了韩风并没有认出他来,直到韩风说出她的名字时,她被封印的记忆才涌现了出来,韩风的形象也变得越发清晰。

    对于这一点艾丽卡并不知情,事实上她的记忆也是被悄悄封印住的,至于原因也只有韩风清楚。

    白阳和黑月不希望任何与他有关联的人被真灵界的人搜魂,一旦查出他们的来历那一切计划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之后,韩风便仔细询问了艾丽卡变成白狼的原因,这才知道她的实力被封印了,而艾丽卡在降落之后就一直不停的修炼,但她却被困在化形期阶段,无法恢复原来的身体。

    “看来你需要修炼妖族的功法,而且据千雪说起,你现在是属于妖族狼部,必须要吸纳妖灵元才能冲破体内的封印。”

    艾丽卡一脸悻悻然,她自从解封就一直在努力修炼,但瓶颈始终困扰着她,她本来已经绝望了,但现在看来,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而且这次拍卖会你也看到了,你的天赋很强,虽然大多数人都是冲着你免疫雷电去的,但千万不要当真,这种雷劫绝不是你想象中那样轻松抵御的,那些人都想着你去挡劫难,而他们却要坐享其成,日后,我说日后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替人挡劫。”

    艾丽卡见韩风神情凝重,颇有些不以为然,毕竟她近距离尝试过雷法了,除了全身略微有些麻痹之外并没有大碍,那雷劫应该不会太厉害。

    韩风见艾丽卡不信,摇了摇头,说出了让她震惊的话:“我曾在另一个大陆遇到了小白的父亲,那时候的他已经是双位神格的下位神了,但还是扛不住主宰设置的雷劫,而我本以为我能挡住,结果差点灰飞烟灭。这不是笑话,主宰布下阵法中的雷劫是效仿这个世界的雷劫的仿制品,但威力之大让人几乎绝望。”

    艾丽卡见韩风不是危言耸听,这才放下了骄纵之心。

    “事不宜迟,你尽快去妖界,这里觊觎你能力的人太多,我恐怕力有不逮,万一你再落入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手中,恐怕下场很惨。”

    艾丽卡点了点头,她现在实力低微,已经见识到了御兽环的威力,那种别人一个念头就失去自主能力的噩梦她实在不愿意去经历了。

    一人一狼出现在了奇珍阁门前,引来了不少人观望,尤其是艾丽卡雪白的皮毛更是让不少修士生出了歹意。

    而奇珍阁的人已经知晓了韩风的到来,这一次韩风和艾丽卡也轻车熟路的直接走到了奇珍阁二层。

    奇珍阁松涧亭中,一件件价值连城的灵物被千雪抛落在地,猿飞见千雪愤怒难平,也由着她砸砸闹闹。

    “亏我还在鹿尊面前替她求情,她真以为这个师傅是那么好认的?韩风那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她服服帖帖,难道堂堂妖尊的亲传弟子还比不上一个筑基期的人族?剑修又如何,没有妖灵石,没有顶尖的妖族功法,她什么都不是,气死我了。”

    猿飞点点头,千雪确实为这只妖狼花费了太多心力,九鹿源九座山头,每一座山头中都隐居着强大的证道妖王,而鹿尊是这些证道妖王的领袖,这些强者大多都是鹿尊一一点拨才能证道的,这是多么大的机缘啊,证道妖王的子嗣想要入鹿尊门下,还要看机缘,就算妖王们向鹿尊求情,鹿尊都不会轻易收徒。

    千雪软磨硬泡,这才让鹿尊动心,谁曾想这妖狼却跟了一个人族,这怎么不让她恼怒。

    就在千雪盛怒难消时,一侍女进入九鹿源亭,禀报说一人一狼求见。

    猿飞很快就知晓了来意,笑着对千雪说道:

    “公主你看,这不是来了,这韩风此次前来恐怕就是为了那只妖狼的前途来的。”

    “哼,先前我求他,他不领情,现在却找上门来,我倒要问问他,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让那只狼服服帖帖。不过嘛也要让他知道我九鹿源的厉害才行。”怒归怒,千雪脸上却有了不多见的笑容,韩风能来就意味着她的差事快要完成了。

    “公子,我已经通知了猿飞主事,他稍后就会来见你,请您到这间房中等待。”一名白衣女子很有礼貌的为韩风领路,很快就走到了一间四周画着巨蝠笔画的房间之中。

    房间不大,倒是四周的壁画栩栩如生,里面竟然有数不清的妖兽在平原嬉戏,在山峦中奔跑,在云端中翱翔,山川湖泊峡谷一应俱全,最让韩风多看了几眼的便是九座被云雾遮蔽的高山,一道道闪电栩栩如生从云雾中窜出,一只只五彩斑斓的飞禽走兽竟然在云雾中腾云驾雾,吐纳灵力。风雨雷电在它们口中随意的喷射,一时间让他有些目不暇接。

    而艾丽卡一进入房间便有些嗜睡,圈伏在韩风身旁,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等了许久,猿飞也没有到来,这让韩风有些不爽。

    等待期间,他也在一遍遍梳理自己的思绪,必须要让千雪答应好好照顾艾丽卡,毕竟艾丽卡的资质好的没话说,日后也会成为九鹿源的强者,但前提是不允许对她有任何束缚和奴役才行。

    在韩风思索之际,四周的壁画颜色却开始慢慢变深,一缕缕云雾从壁画中飘出,一片片平原开始延伸出了画框,一座座山脉更是越变越大,慢慢跑出了画框之外。

    四周的环境突然变化,恍惚间,他已然身处在一片青翠的平原之中,四周不断有妖族成群结队狩猎,竟然全都是化形期左右,胜者追击败者,肆无忌惮的吞噬者血肉,而败者仓皇逃窜,一条条蜿蜒的河川奔流不息,同样栖息着无数的妖族,时不时便有几只鱼妖飞出河面,幻化出巨大的身形,吐出一道道水练,将岸边觅食的妖族卷入水中,瞬间就被鱼妖吞入腹中。

    天空中飞翔着数百只身长超过千米的翼兽,每一次扇动翅膀就会形成强大的风旋,所过之处地面不少妖兽尖叫着被卷起,被妖禽锋利的尖爪、喙刺穿,带着惨嚎声慢慢远去。

    而远方山峦叠嶂,龙吟虎啸声层出不穷,更是有无数妖气直冲云霄,形成了奇特了诡异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