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命的第三十六天
作者:清风晓   氪命玩家已上线最新章节     
    巨大的漩涡莫名消失后, 船只被快速地甩向另一个方向, 同时也将暴风雨的中心甩在脑后。

    仅片刻间, 船只所在的海已经逐渐恢复成小风小浪的状态,滚滚浓烟般的乌云聚集在后方不远处, 咆哮着雷鸣电闪。

    “海妖塞壬号”离那看上去要吞噬一切的暴风雨越来越远,而就在他们后方,仍是黑云压城的壮观景色。

    罗飞飞扶在船舷边上,刚刚将胃中掏空了, 整个人有些虚,随着便产生股劫后余生的感觉。

    倒不是对暴风雨的劫后余生感, 而是这天旋地转的晕船实在太太太太可怕了。

    对罗飞飞而言,简直是比暴风雨还恐怖的噩梦。

    经历过一场洗刷, 整艘船和船上的人都变得十分狼狈。

    罗飞飞头顶的三角帽早在暴风中被冲掉在地上, 却好运气的落在船舷边上并没有落入海中,他弯腰将它捡起,哗啦啦倒出一帽子的水,想了想还是拿在手中, 紧接着故作淡然地从船边又回到船舵旁。

    祁羽全程目睹了他的失态, 早就猜到罗飞飞晕船的他当然不惊讶,似笑非笑地从怀中摸出一方手绢递给他:“现在舒服多了?”

    罗飞飞迟疑着接过,擦了擦嘴角,此刻难受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点点头岔开话题:“嗯……你为什么随身带手绢?”

    “贵族小姐随身带手绢有什么好奇怪的?”祁羽用一双笑眼看着他, 反问。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竟然无法反驳。

    罗飞飞对他这种在自己面前自称贵族小姐,在别人面前却又自称贵族少爷的表里不一行为表示有一点点鄙视。

    祁羽看着他的眼神,知道对方大概在想什么,明知故问地也扯开话题:“罗罗,这里就是幽冥海域?”

    “我怎么知道……”罗飞飞说着,却也下意识随着祁羽的目光看向四周。

    好像是以那片暴风雨为界,将这片海域与大海的其他地方分割开来,海面上的天空仍然是暗沉的颜色,但比起刚刚墨一样的漆黑已经好了不知多少,此刻灰蒙蒙的笼罩着整片大海,显得很是阴郁。

    除此以外,暂时并看不出有任何与其余海域不一样的地方,苍茫的大海上看不见尽头,远处似乎有海岛若隐若现,但在灰暗的世界中与天边乌云连为一片,并看不分明。

    被暴风雨和漩涡联手甩得七荤八素的船员们陆续从甲板上爬起,拍拍脑袋、拧拧衣服上的水又是一条好汉,纷纷朝罗飞飞聚集过来。

    陈元、王一山和周浩也从船舱走出,三个人刚刚在船舱内经历了一把如同衣服在滚筒洗衣机中被洗涤的酸爽感觉,脑袋还懵懵的,走路都有些跌跌撞撞。

    周浩白着脸走了两步突然停住不动,脸皱成一个难受的表情。

    这种反应罗飞飞再熟悉不过,他想喊周浩去船边再吐的话刚抵在喉咙口,就看见对方原地弯下腰“哇”地吐了出来。

    需要被打上马赛克的污秽物落在甲板上,走在周浩旁边的陈元和王一山本来半死不活的,见状顿时打起精神跳开两步,面露嫌弃,别看平时多大大咧咧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唯恐被沾染到。

    船员们不知多久没见过人晕船到这种程度了,哈哈大笑着调侃:“小伙子,就这样子还想跟我们出海吗?”

    “我们要去的地方可是所有海盗都想去又不敢去的地方,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们趁早回去吧。”

    “哈哈哈对,现在返回还来得及,船长,我们去下一个港口把人放下去如何?”

    周浩捂着嘴巴,脸色发绿,看表情好像想说点什么来挽尊,但最终一句反驳的话都没能说出口,就又匆匆跑到船边面朝大海呕吐去了。

    船员们又哄笑起来,罗飞飞看着他的背影觉得自己刚刚大概也是这幅德行,他没资格嫌弃别人,只是离那块被污染的甲板更远了些,平和的声音穿过船员们的哄笑:“下船啊,怕是来不及了。”

    船员们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笑声停了片刻,看向罗飞飞。

    湿透的帽子已经沥干,不再滴水,罗飞飞将它重又戴回头上,微笑着看向所有人:“各位,我们已经到了,幽冥海域。”

    他的声音轻飘飘地落下,船员们怔了片刻,旋即像一滴水落入滚烫的油锅中般炸了开,踏着甲板噔噔噔一下子涌向船边,手搭着凉棚朝远方眺望。

    身后远方隐隐传来沉闷的雷声,船体随着海浪轻轻摇晃,周围如同所有的海域一样没什么特别的,所有人看了片刻,都露出些许茫然。

    可以说,除了刚刚骤然出现的暴风雨和会移动的漩涡,一切都再正常不过。

    “船长,这、这里就是幽冥海域?”有船员问,他们对罗飞飞一贯信任,但还是忍不住问出心底的疑惑。

    毕竟,真的没有已经进入那个传说中海域的实感,周围除却阴暗了些也并没有任何传言中的东西,比如,幽灵海盗赛维·拉尔。

    系统这么说,那当然是没错,除非系统跟着他们一起进了水。

    游戏中罗飞飞当然选择相信系统,作为船长,语气更是要不容置疑:“没错,这里就是幽冥海域,根据记载,刚刚那个漩涡就是通往幽冥海域的入口,暴风雨则是试炼。”

    后面一半纯属胡扯,罗飞飞觉得自从玩了这个游戏,面不改色地胡编乱造这个技能是越渐纯熟了。

    船员们听了后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有人兴奋地接着问:“那船长,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按游戏任务,进入幽冥海域之后就应该开始寻找塞壬的宝藏,而这其中肯定免不了一些波折,比如任务中提到的“抢在幽灵海盗之前”。

    再比如,直到现在罗飞飞对于宝藏藏在何处还完全没有一点头绪,一脑袋茫然,系统也没有任何的提示。

    “对了。”罗飞飞灵光一现,旁敲侧击地问船员,“谁记得我把藏宝图放到哪里去了?”

    船员们相互看看:“船长,您不是一直贴身放着吗,难道……?”

    “嗯?”罗飞飞歪了歪脑袋,做出突然想起来的样子,抬手拍在自己额头上,“对对对,是了是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船舱走过去,对船员们说:“暂时先不用管船,随波航行,大家都累了,好好休息会儿。祁羽,还有你们,跟我来一下。”

    他最后一句是对着所有玩家说的,话音刚落,差点把胆汁都吐干净的周浩立刻摇头如拨浪鼓:“不了不了船长,我要在甲板上吹会儿风,再进去我要死了……”

    瘦小的陈元脸色比起刚大吐过一场的周浩也好看不到哪去,并不想回到刚刚让自己经历过洗衣机式甩干的船舱中,也说:“我、我也不进去了。”

    啧,真没用。

    同是晕船的人,罗飞飞此刻觉得自己还是比较有出息的,心里毒舌着面上善解人意地微微一笑:“也好,那就祁羽和王一山跟我进来吧。”

    王一山是个人高马大的壮汉,身体素质比那一瘦一胖两人强了不知多少倍,只一会儿就恢复了活力,应声跟在祁羽后面,随罗飞飞一道下进船舱。

    刚经历过风雨,船舱底部不可避免地积了薄薄的水,踩在脚下呱唧呱唧的。

    罗飞飞直接走进自己的房间,立刻脱下被雨水打得湿透的外套丢给祁羽:“快帮我翻翻,看看有没有藏宝图。”

    又对站在门口的王一山说:“你在屋子里找找,既然船员说我一直贴身带着,如果不在身上肯定在这屋子里。”

    交代完,自己也开始摸索自己贴身的衣服和裤子,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角落。

    三个男人在不算宽敞的房子里,两个不停地掏着衣服一个搜索房间各个角落,看上去有点莫名好笑。

    “找到了。”片刻后,祁羽捏着一张被折成四分之一大小、看不出材质的纸说。

    另外二人停下手中动作,罗飞飞从他手中接过:“在哪找到的?”

    “我衣服里。”祁羽指着自己衣服里侧口袋。

    罗飞飞:“……”

    王一山愣了下,在两人间来回看着,脑袋一下子转不过弯。

    说好的船长贴身收着呢?怎么会跑到祁羽衣服里?

    莫非这两个人……

    他被自己的想法吃了一惊,突然觉得自己大概勘破了什么秘密,求生欲又使他对自己的想法守口如瓶。

    不能说不能说。

    “他没衣服,只能穿我的,也是没想到衣服里竟然有藏宝图。”罗飞飞不知为何觉得王一山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异,解释道。

    说完又觉得奇怪,好端端这有什么好解释的?

    王一山咳了一声。

    嗯,知道了船长,我懂的船长。

    罗飞飞将手中的藏宝图打开,三颗好奇的脑袋充满期待地凑在纸张上方,接着昏暗的光线,看到泛黄的纸张表面只有中间一行字:

    “you have to go through fire and water”

    王一山的脸立刻皱了起来:“怎么还英文呢?我看不懂啊。”

    一直以来都是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偏偏到了藏宝图冒出英文,罗飞飞也想吐槽。

    “你们谁有学问的,给翻译一下?”王一山看着另外两个人。

    祁羽看了他一眼:“你们必须赴汤蹈火。”

    这翻译得很标准了,王一山听完咀嚼了下,又说:“它这不是废话吗?说了跟没说一样。”

    单从字面意思来看,的确是废话。

    可游戏给出的线索,不可能是这种可有可无、虚无缥缈的东西。

    fire and water……

    如果直译过来,火与水?

    罗飞飞盯着藏宝图,忽然有了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