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二十五章
作者:名字丢了   女主,求你正经点[快穿]最新章节     
    何遇满脸懵逼, 她根本不知道闻若雅住在哪,这让她怎么半小时内出现在闻若雅面前……

    但闻若雅都把话放在那了, 虽然听着好像是喝醉了,但何遇可不敢去试探闻若雅的脾气,只能抓起手机和钥匙,先出门了再说。

    走在路上,她给闻若雅打了几个电话,完全都没人接。

    何遇站在路边, 想要打车, 却连要去哪都不知道, 一看时间, 从闻若雅给她打电话到现在,已经过去五分钟了。

    只能希望闻若雅是真的喝醉了。

    不然她这才来到这个故事世界两天多,就把故事女主给得罪了的话, 怕是要完不成任务了。

    一想到任务, 就想起系统来,系统一直装死,让她心里有些慌。系统不靠谱到这种地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故障吧。

    但系统死活不出来,她也只能专心去完成任务。

    正在她着急的时候, 手机突然间响了, 她还以为是闻若雅打来告诉她地址的, 立马接起来问道:“喂, 那个若……闻若雅……姐?你住哪啊?”

    电话对面咳嗽了一声, 沉默下来。

    何遇听着对面没了声音,还以为是信号不好,可拿在手里一看,信号满格,就是……

    就是电话号码好像和刚才的不一样了。

    重新把手机放到耳旁,小心翼翼的喂了一声。

    “若雅真的给你打电话了是吗?”裴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公司怕她再遇到危险,安排她住在xx酒店了,你赶紧过去吧。”

    何遇急忙道谢,裴依却只是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挂断电话,何遇急忙打了车,往裴依说的酒店赶过去。

    酒店距离何遇住的地方很远,路上都没堵车,硬是一个多小时才到。

    说到底还是何遇住的地方太偏僻了。

    何遇一边在心里吐槽故事世界莫名其妙设定的这么真实干什么,一边匆匆忙忙跑进酒店。

    裴依没告诉她闻若雅住哪间房,她冲进酒店之后,直奔着前台而去。

    可是询问之下,前台的漂亮小姐姐非常肯定的告诉她,酒店没有一个叫闻若雅的人入住,让她回去核实一下是不是记错了。

    何遇没办法,拿出手机来给裴依打电话,想要问一问她是不是说错酒店了。但电话打过去,裴依死活不接。

    尝试着再给闻若雅打电话,闻若雅还是和之前一样,完全不肯接。

    何遇有些着急,在酒店大堂里直打转。

    结果她还没转两圈呢,就把保安给招来了。

    何遇出来时十分匆忙,胡乱抓了件衣服套在身上就出来了,这时低头一看,身上穿的是洗得发白的运动长衫搭配一条明显发旧的牛仔裤,一身装扮和这个五星酒店显得格格不入。

    保安赶人的时候,语气很温和,但态度很坚定。

    何遇没办法,只能凄凄惨惨的从酒店出来,等在外面。

    深秋时节,天气本来就寒凉,到了夜晚,更是直逼零下。寒风一吹,何遇在风里直打摆子。

    没一会儿,她的上下牙就开始不停打架,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来。

    何遇忍不住想要走人,那个出租小屋小是小了些,但好歹暖和呀。

    闻若雅说了让她半小时内过去,她都迟到一个多小时了。

    何况裴依应该没有理由故意戏弄她,毕竟往日无冤近日无……

    诶,等等。何遇想到这里,立刻刹住了车。她可不知道这个背景板的身份设定中,有没有添加她的罪过裴依的设定。

    不报任何希望地在心里呼唤了两声系统。

    没想到系统竟然回应了。

    何遇听到系统的声音,简直像是在这寒风里见到了暖炉,差点激动地尖叫出声。

    何遇听到这话,略略放了心,看来应该不是裴依戏弄她。

    但系统好不容易肯出声,她急忙追问之前她想要问系统的问题,闻若雅和紫琉璃是同一个人吗?

    闻若雅,又或者紫琉璃,是npc吗?

    然而这个念头才刚刚冒出来,系统就先用一句话把她给堵回去了。

    何遇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竟然还有阅读权限这种东西?

    居然还是新版本的新特性……

    何遇点亮手机屏幕,看了看时间,距离闻若雅给她打电话,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

    也就是说,她比闻若雅要求的时间迟到了接近两个小时。

    不知道闻若雅那边怎么样了。

    系统似乎在版本更新过后终于有那么一点点开窍了,但这负四位数的好感度,实在让她有些胆战心惊。

    可再次尝试给闻若雅和裴依打电话,还是一样打不通。

    在飒飒寒风中,何遇光荣地抖成了个筛子。

    她几次想要离开,可走了几步,又担心说不定闻若雅一会儿又要给她打电话让她过去。

    到时候又要跑过来一遍,也太折腾了。

    又重新走回来,待在酒店马路对面的路牙子上,继续抖筛子。

    期间她试图向系统询问,既然故事世界能直接修改所有npc的参数,让故事剧情能够顺利完成,又为什么要把她拉进来。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系统之前好像说过一次。

    之后她再去追问系统什么,系统就是那一句话:阅读权限不足。堵得何遇一口老血是吐也吐不出来,咽也咽不下去。

    扔下系统不管,何遇拿着手机看了几次时间。就在她不停询问系统的功夫,已经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了。

    她全身已经冷的快要没有知觉了,迟疑了一下,想要离开。

    可走了几步,还是不放心闻若雅。

    闻若雅可能是喝醉了,身边也没个人照顾,不然也不可能一直没人接电话。

    这么一想,心底就更加焦躁起来。

    又尝试了一下给裴依打电话,还是打不通。等了这久,唯一的变化大概就是手机的电量了。

    她的手机原本就用了一整天,电量已经不多了。回去之后都还没来得及给手机充电就被闻若雅一个电话叫了出来。

    何遇等在外面,一边发抖,一边看时间。折腾了大半宿,眼睁睁看着月亮越升越高,周围的灯光却在一点点减少。

    手机的电量也在一点点减少。

    何遇最后一次看时间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一点半,手机电量也跌到了百分之五。

    寒风每次吹过,都要将何遇的体温带走一点。

    几个小时过去,她几乎已经感觉不到身子在发抖了,就是全身都觉得有些僵硬,不大好活动。

    一开始她还试图在原地活动一下,想要让身子暖和起来,但时间一久,这样的举动也几乎没什么用处了。

    想要离开的念头越来越频繁的浮上脑海,却始终担心闻若雅万一酒醒会想起她来。

    脚下徘徊几遍,最后连一直待在酒店附近等生意的出租车都一辆一辆的离开,何遇记挂着闻若雅,还是继续等着。

    手机电量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何遇不敢再看时间,生怕错过了闻若雅的电话。

    但在寒风中,又是深更半夜,她整个人都开始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些寒冷,也觉得有些困倦,好几次都差点站着就睡着了。

    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何遇已经半睡半醒地抱着手臂,瑟缩着脑袋,试图从单薄的衣衫中寻求最后一丝的温暖。

    何遇听到铃声后,想了许久,才慢慢的回过神来,声音的来源是她手上的手机。

    寒冷让何遇的手指变得十分不灵敏,用僵硬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了几次才终于把电话接起来。

    闻若雅似乎是刚刚醒来,声音中还带着几分慵懒,没了之前带着醉意时不容抗拒的气势:“你怎么还没来,我都等你一宿了。”

    何遇冷得全身都在发抖,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哆哆嗦嗦的回答她:“我在……酒店外……外面,前台说没……没……”

    她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因为耗尽了全部的电量,自动关机了。

    何遇感觉她的脑袋都像是被冻得僵住了,感觉到手机关机了,还愣愣地盯着已经完全没了光亮的手机屏幕看了半天。

    幸好闻若雅没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何遇一边在心里庆幸闻若雅并不在这里,没有看到她刚才发呆的模样,一边僵硬地转动着脖子,想要看看能取哪里给手机冲一下电。

    但周围早就陷入一片漆黑,哪里还能找到给手机充电地方。

    在寒风里待久了,脑袋像是真的也被冻得不大灵光了,哪怕看着周围早就黑黢黢一片,却还是茫然的在原地一圈一圈的打转,想找到有光亮的地方,好让她能过去给手机充电。

    身后从远及近,传来吧嗒吧嗒的脚步声,似是穿着拖鞋在奔跑。

    何遇迷迷糊糊的想着,这么冷的天还穿拖鞋出来,不怕冷的吗。

    可脚步声却靠近到她身边来,停在了她身后。

    何遇僵硬的转过身子,站在她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在寒风中等了半宿的闻若雅。

    闻若雅看着她,没说话。

    何遇想起刚才吧嗒吧嗒的声音,低头往闻若雅的脚上看过去,果然见她穿着拖鞋,还是光脚,在寒风中,不自觉的有些瑟缩。

    抬起头来,对上闻若雅的双眼,愣愣地开口:“回去换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