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十二章
作者:蜂蜜薯片   种豆南山下最新章节     
    第二十二章

    待祝炎他们在摆摊子的时候,祝炎这才仔细看清年轻人身旁的陌生男子,那男子方脸大眼皮肤黑,个头与自己差不多,如今正站在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

    “看我今天来得早吧,我就想带着连海来吃这第一口豆花。”年轻人见祝炎他们在摆摊子,便忙不迭的凑上前与祝炎他们说着话,还不忘拉着旁边的男人与祝炎介绍道,“他是我的好兄弟叫齐连海,我叫上他就是要一起吃你们家豆花的。”

    祝炎闻声抬头看向那名叫齐连海的男子,与其点头致意,“兄弟是生面孔,怕是第一次来吃我家豆花吧。”

    “吃豆花是第一次,但我之前见过你们。”齐连海看了眼祝炎,又看了眼正在旁边帮忙卖豆浆的袁宵,更加坚定道,“前几日的下雨天,你和你夫郎应该来过镇上吧?”

    祝炎在忙着自己手里的活计时,不停回想着前几日的发生的事儿,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齐连海话里所指的那天应该是他带着已染风寒的袁宵来镇上看病的那天,因为除了那天,就再也没有阴雨天了,但那天他并没有与齐连海相遇的记忆,他在盛装豆花的同时,不禁疑惑道,“我和我夫郎确实来过镇上,而且还买了许多吃的,可貌似没有遇见你。”

    “你没遇见我,但不意味着我没遇见你啊。”齐连海一别刚开始的沉默,他咧嘴笑着解释道,“你和你夫郎买了两斤虾米对吧?就在你俩与商贩议价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们了,不得不说你们俩也是够黑的,人家五文钱一斤的虾米,被你俩活生生议成了五文钱两斤,当然了,我也趁机买了些。”

    在齐连海的解释下,祝炎这才恍然大悟,同时他也觉得这名叫齐连海的男子挺有意思,若是交个朋友也是可以的,他与早已站在自己身旁的袁宵对视一眼,便将盛好的豆花递给齐连海和旁边已经喝上豆浆的年轻人,“现在的豆花刚出锅不久,正是最好吃的时候,你们趁热吃。”

    “好。”年轻人呲牙一笑,随手接过祝炎递过来的豆花,放到嘴边闻了闻,随即又把豆花递给了身旁的齐连海,“连海,这一碗先给你,你还没有吃过,先让你尝,我吃第二碗。”

    齐连海接过年轻人递过来的豆花,脸上有了笑容,他执起勺子,舀了一口豆花,吞入口中,在他咽下第一口豆花后,立刻对着身旁的年轻人点了点头,又对着祝炎赞叹起碗里的豆花,“都说招福挑的吃的都是咱们镇上最好吃的,果然是这样,你们家的豆花不在镇上开店铺真是可惜了。”

    “不瞒连海兄弟,我正有此意,不过现在正在努力赚取开店铺的银钱,和以后的名声。”祝炎又盛了一碗豆花给了齐连海身边的年轻人。

    齐连海很是赞同祝炎的话,“嗯,这慢慢来,我相信你们的生意一定能做好。”

    “好嘞!借兄弟吉言。”祝炎笑得一脸真诚。

    齐连海站在原处吃完了豆花,看了看祝炎身旁的布制幌子,放下手里的碗,看着祝炎提议道,“既然你都叫我兄弟了,也知道我的名讳了,咱们是不是也该礼尚往来一下?”

    经齐连海的提醒,祝炎恍然大悟,“对对对,这么重要的事儿我都差点忘了,我叫祝炎,我夫郎叫袁宵,等那些是我的家人,咱们都是金沙村的人。”

    “我叫陆招福,和连海从小一块长大,我俩都是在镇上长大的。”陆招福瞧着面前这俩人聊得火热,没忍住的抢在齐连海开口前插了一句,“我前段时间和我娘出去了,吃了很多好吃的,现在吃了你家的东西,就发现之前吃的都不叫好吃,你家的豆花才叫最好吃,我最喜欢你们家!”

    “这不用你说我都知道,你能把我家豆花都喝光,这不叫喜欢叫啥?”袁宵也跟着搭着话,顺便又给陆招福盛了一碗豆花,撺掇着陆招福和自己一起去别处说话。

    祝炎则一边招呼着齐连海,一边照顾着摊位,没有主意从别处过来的几个混混。

    “你们家的老板呢?”那群混混中有一个稍微胖一点的中年男子率先站了出来,看了眼祝老太太转而继续盯着面前的摊位,“你们兴许不知道,在这摆摊摆个一天两天没人管你们,但在这长期摆摊,那就要交保护费的!”

    “啥?你说啥,恕老太太我问一句,这是啥时候规定的啊?”早在摆摊之前,祝老太太就知道,在镇上摆摊是不收任何租子的,眼前这几个流氓混混明摆着就是欺负她乡下人不懂规矩,想到这她便瞪着自己那双眼睛,想要继续问个清楚,反正她一个老太太无所畏惧,这群人动弹她一下,她就往地上一躺,让她儿媳妇去报官。

    与此同时,刚与齐连海说完话的祝炎,注意到旁边的事,忙不迭走上前,把正要上前和人理论的袁宵护在身后,对着面前的几个流氓混混,皮笑肉不笑道,“这几位兄弟,我是这摊位的老板,有什么事和我说就行,不用和我家阿奶或是其他亲人商量。”

    胖男人见祝炎那身段,还是有些忌惮的,尤其是祝炎那一脸的冷笑,任谁也不敢再说些别的,但当他一想到自己身后的几个弟兄时,立刻有了自信,这户摊位上,除了眼前这么一个身强体壮的,其余不是小哥就是女人,正所谓一虎难敌众犬,想到这他恢复之前的气势,“我们兄弟几个也看出来了,你们家的小摊这几日没少赚钱,交了保护费,保你们一家平安。”

    “那敢问,这保护费在官府可有作数?如果作数我肯定每日按时奉上。”祝炎的脸上仍旧挂着笑容,他目光中带着坚定,这一次他低下头,那么以后阿猫阿狗都会来找他要保护费,这个头绝对不能开!

    胖男人被祝炎的话噎得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祝炎会拿着官府来压他,可他深知官府很少会管这等事件,以至于他说起话来仍旧自信满满,“嘿,我奉劝你别傻了,官府咋可能有时间管你们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听我的乖乖交出保护费,一日十文钱,对于你们现在的生意来说,应该不贵吧?”

    “就是的,赶快交钱,不然我们老大砸了你们的摊位,赶走你们的所有食客。”胖男人身后的一个小弟沉不住气了,直接在后面耍起了威风。

    祝炎见状也仅是笑笑,想先拿那个小喽喽开刀,那头齐连海就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对着正和祝炎对视的胖男人,粗声骂道,“好你个刘胖子,你和你这几个表兄弟是不是又想蹲黑牢了?想的话直接找我,谁让你们在我兄弟这偷奸耍滑了?”

    “齐,齐连海你咋在这呢?”在齐连海出现后,刘胖子再也没了之前的气势,他和他的几个小弟,现在蔫得就像见了猫的老鼠,他后退几步,立马变脸道,“原来这位小兄弟和连海兄弟你有交情啊,那真是误会了,天大的误会。”

    “什么误会不误会的,刘胖子你给我记住,若是再让我看见你为难我兄弟一家,我铁定把你抓进黑牢,让你蹲上个十年半载的。”齐连海说起话来铿锵有力,丝毫不把刘胖子他们放在眼里。

    这刘胖子也是颇为奸滑,他见齐连海冷着脸,忙不迭带着自己的弟兄对着祝炎道歉道,“小兄弟,这次是我不对了,今天的事你别放在心上。”

    刘胖子说完,忌惮祝炎再说些什么难听的,立马带着几个弟兄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老祝家摊位。

    齐连海见惹事的人走了,便上前对着祝炎说道,“那刘胖子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今日若不是我告假,我非要把他捉进衙门好好收拾收拾。”

    结合刚才发生的事,以及齐连海现在所说的话,祝炎已经猜出了齐连海的身份,但嘴上仍是询问了一句,“连海兄弟是在县衙当差?”

    “嗯,以后遇到什么事,就来县衙找我。”对于自己的身份齐连海毫不掩瞒。

    祝炎听了更是感动,他连连拱手道谢,“今日多亏了连海兄弟了,以后若是有能用得上我祝炎的,我一定竭尽所能的帮忙。”

    “这就生份了,我和你聊得很投缘,再者说招福喜欢吃你家的东西,我可不想你们不干这生意了,那招福铁定会很难受。”齐连海说完话后,便看向一旁正和袁宵唠得欢快的陆招福,脸上泛起了笑容。

    祝炎在旁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忍住笑意,这眼神他太熟悉了,当初袁宵就是这么盯着自己的。

    期间,祝炎又带着祝老太太和家里人同齐连海道了谢,齐连海一时招架不住,直接带着陆招福离开了。

    这时,也到了晌午,家里做的豆花也已经卖光了,祝炎就带着袁宵和家人一起回了家,这刚到家,祝老爷子也到了家,祝老太太就开始同祝老爷子说起了他们上午遇见的事。

    这祝老太太本来就生了一张能言善道的嘴,这一说就说了大半个时辰,在说完之后,这才发现家里少了个人,她不禁问道,“老大呢?”

    “他去老赵家吃饭去了,我们刚回村,乡亲们就把老大叫走了,说是让老大教他们种地。”祝老爷子喝了口井水,又来了精神,随即又道,“若说会种地,咱家老大都不如阿炎,让他去教人家不就是坑人家呢?”

    祝老大自从那天在村里吹完自家豆地后,村里的人都开始巴结他,有事没事都会求他教种地,更有会办事儿的乡亲,时不时带着点吃的来老祝家串门子,或者像如今这样请祝老大吃饭。

    “咱管那事儿干啥,那是他们乐意,再说谁让老大跟人家吹吹呼呼了,是时候让他吃吃苦头了。”祝老太太爽朗一笑。

    这时,祝铁蛋开了口,“我刚听玉竹说,我爹前脚进了老赵家,后脚祝老二就带着李兰花也跟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