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作者:棠叶月   在捉鬼中收获老攻最新章节     
    寝室内气氛骤然一变。

    盛思站在三人的中间,看看居墨易,又扭头看看另外两人。

    他不知道为什么沈绍洲突然提出这个问题,难道怀疑他会讨厌同性恋?

    他自然不会,只是原本也没有想在寝室出柜的打算。

    再一想,等等?!

    盛思看着居墨易,“你是gay吗?”

    “对呀?”居墨易冲他一笑,“是不是很惊喜?”

    “呃……”盛思愣了愣,今天他才想过居墨易是不是gay这个问题,怎么这么快就知道答案了啊?

    这时候周昱就走上来勾住盛思的脖子,用老成的语气说:“盛同学你这样就不对了,我国婚姻法通过允许同性恋结婚已经这么多年,社会的观念都在改变,你怎么还能对同性恋感到奇怪啊?而且我们年轻人,更应该包罗万象海纳百川,你可不能连这点胸襟都没有。”

    沈绍洲插嘴:“我觉得这两个成语不是这么用的。”

    盛思干咳一声,对他说:“我只是有点惊讶,顺便说一点,我也是。来学校前已经向家里出柜,不是想瞒着大家,只是没想过会提到这件事。”

    “噢,这样啊!”周昱恍然大悟,说:“是不是没想到在学校里遇到同类?其实这种事很平常!虽然很多人都不太愿意说,但是现在风气开放思想进步,说出来不会受到歧视啊!”

    说的好像现在同性恋很罕见似的。

    盛思笑了笑,他真的只是单纯没想到。

    坐在另一边的沈绍洲举起手,“顺便说一句,我也是。”

    “诶!”周昱松开手。

    他看看盛思,目光再落到沈绍洲,最后落到居墨易的身上。

    周昱抱住自己,“你们怎么都是!你们是不是在排斥我!我觉得我被孤立了!”

    盛思看看周昱的脸,神情过于夸张,顿时被他逗乐,忍不住笑出声。

    周昱瞧见盛思心情好一点,便说:“嘿,我没想到原来你们都是gay,说起来,这个话题我们不是应该放在开学第一天就聊啊?好吧好吧,现在也不晚!我知道gay与直男不一样,哇对了,难怪沈哥你有强迫症啊!”

    沈绍洲略略皱眉,“强迫症跟我是不是gay有什么关系?”

    好像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周昱蹦蹦跳跳跑到沈绍洲的面前,开始好奇地问东问西。

    沈绍洲被他问得态度上有些不耐烦,可还是他问一句自己答一句,应该也不是讨厌。

    盛思看了一会儿,都没发现自己的脸上露出微笑。

    刚才在他说出自己是同|性|恋的时候,其实没在怕。

    好像顺应自然就这么说出来,也有可能因为听到居墨易说,他也是。

    特别莫名其妙的是,盛思发现自己居然还挺高兴。

    扪心自问,盛思承认,是因为知道居墨易与自己一样才高兴。

    之前他也没问过居墨易这件事,有点瞻前顾后患得患失,倒不如沈绍洲这么一问,他倒是轻松了。

    但是问题来了,沈绍洲与他们一样是同性恋,而且还在他们的面前说出这件事,是什么意思?是暗示吗?难道他……喜欢居墨易?

    盛思心里一惊,身形不由自主往后一靠。

    这就撞在居墨易的怀里。

    居墨易已经看他好一会儿,这时低头问他,“在想什么?”

    盛思一愣,望向他,“没、也没什么。”

    居墨易却看起来很开心,他轻声说:“你放心,我们是同类……”

    要不是说这话时居墨易靠在他的耳边,否则就以那边周昱叽叽喳喳吵得要死的声音,盛思差点没听清他这话说得是什么。

    盛思高兴,却也不是那么高兴。

    说来到如今不管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都是一桩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只不过涉及个人隐私,加上社会接受同性恋其实也就十几年的事,所以不说也正常。

    之前大家谁都不知道谁,就有喜欢的可能。

    现在大家知根知底,反而就有可能成为情敌。

    横竖都是一半一半,搞得盛思心情复杂起来。

    盛思看了眼居墨易,不动声色地往旁边一站,“嗯……我只是也没想到,挺好的,说明我们挺有缘分。”

    居墨易右手小臂抵在床铺边缘,略略低下头靠近盛思,“对啊,之前我就说过,我们就是有缘。”

    盛思被他靠近自己的动作搞得心绪不宁,转身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点点头。

    居墨易只站在那里对着盛思微笑,像是看穿了什么。

    寝室另一边周昱还盯着沈绍洲说着话,他双手扒在桌沿,一脸天真的问:“那你喜欢啥类型的男孩子?”

    “这你也要好奇?!”沈绍洲无语地看着周昱,“那就……”

    说着,沈绍洲胡乱一指,“那就盛思这种类型吧!”

    “啊?”盛思听到自己的名字,呆呆地抬头看向沈绍洲。

    沈绍洲冲他微微一笑,“我就是觉得你这种类型的男生不错,符合我的审美。”

    坐在另一边的居墨易猛地扭头去看沈绍洲,可惜角度不佳,盛思没看到,另一边周昱背对着他,也没看到。

    所以居墨易顺利看到沈绍洲冲着他眨眨眼,一脸无辜。

    居墨易此时露出淡定的神情,他像是凑热闹似的,说:“眼光不错,我也喜欢盛思这种类型。”

    盛思又去看居墨易,心想你怎么也来凑热闹!

    提出这个问题的周昱哈哈一笑,补充道:“上次我看校草那个帖子,盛思的支持率也不低啊!可惜你们都申请退出,不然校草肯定在我们班了!”

    盛思当场被两个人说是喜欢的类型,心里当然是很不好意思。

    他听到周昱这么说,连忙转移话题。

    “说起来周昱你在帖子里支持率多少了?我记得假期完投票就结束了吧?”

    周昱走回自己的座位,有点得意地说:“还不错!必须得说沈哥的拍摄水平太强,我从小到大都没被拍过这么好看的照片!摄影大佬啊!那张照片给我增加不少支持率!”

    因为这个话题,他们上论坛去看,周昱的名次虽然在12、13名之间徘徊,但也是班级里能留在前20名的独苗,班级里有人在帮忙拉票。

    提到这件事周昱也会道可惜,周昱还说不仅是他,班级里其他人也都这么想。

    这件事盛思在假期结束重新开始上课后,深有体会。

    总有同学走到他们面前,问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愿意参加校草的竞选。

    当然大家都是善意的,觉得遗憾而已。

    有一次盛思去丢垃圾,拐角见到同班女生走过,她们没发现盛思,所以堂而皇之地在说居墨易退出太可惜了,否则一定能排到第一。

    听到居墨易的名字,盛思就跟被夺舍了似的脚步都停了下来,躲在一边听女生们说话。

    听不了几句,但是几句里都是关键。

    “……听说预备校花要追居墨易,可现在校草第一不是在追她吗?”

    “居墨易比第一帅多了,我都想追。”

    “你有校花漂亮吗?”

    “没有……嘿嘿嘿……”

    后来女生们走了过去,说什么盛思也就听不到。

    盛思站在墙角边,抱着双臂摇头。

    这是什么古老的三流爱情小说剧情?!

    就这么巧让他听到这话?

    不,分明是他主动跟过来听的。

    怎么一听到居墨易的事情,他就跟中了毒非要跟过来?

    盛思在想,居墨易与他有什么关系?不听又能怎么样?

    可这种想法再狡辩都没用,他必须承认,现在他对居墨易是越来越重视,越来越关注。

    绝对不是因为他是学校里唯一与自己一样是捉鬼师的人。

    那就只剩下一种答案。

    现在盛思再看到居墨易时,心情变得更不一样。

    比如在聊天的时候,看到居墨易的双眸对上自己的眼睛,盛思就会突然之间心跳加快,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平淡的聊天。

    又比如看到居墨易与其他同学聊天,甚至是对着沈绍洲,盛思就感觉到一股酸溜溜的情绪,从心里冲到脑门,让他浑浑噩噩。

    盛思想了半天,觉得自己可能真落入什么三流爱情小说的剧本里。

    仗着他以前没谈过恋爱没经验,被居墨易这么关心一下,就突然没方寸!

    这几天盛思满脑子都在想这件事,看起来有些精神恍惚。

    然而盛思又很会伪装自己,别人就算有点奇怪,也不会过分关心。

    还以为自己隐藏的挺好,对居墨易的事情也不过是藏在心里想一想。

    然而想了没几天,居墨易就跑来问他,最近是不是有心事啊?看他好像老走神。

    盛思默默地想,你盯着我看多久就看出我老走神?

    他所:“我没什么心事。”

    “我觉得你有。”居墨易斩钉截铁地说道。

    盛思看了眼居墨易,凭什么他就对自己的想法那么坚定啊!不都告诉他没有心事吗!

    好吧,就算有,你还想问我的心事吗!

    居墨易便说:“我们出去走走吧!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说。比如是家里的事?还是什么?我说真的。”

    盛思知道自己对居墨易的态度很动摇,但是,他怎么还拒绝不了居墨易?他不信!

    盛思看着居墨易的脸,开口道:“好吧,出去走走。”

    他说了什么……还有救吗……

    盛思想捂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