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XXXIX雨中的哥帕
作者:殷寒山   巫师恋爱笔记最新章节     
    麦雅走在哥帕的街道上。

    她并没有如对阿芙洛所说的那样,去找纳尔森了解情况——事实上,她并不是很在意一位骑士侍从死在瘟疫下这种事。骑士侍从和正式骑士在身体素质上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尤其是用药剂提升的实力。

    从概率的角度来说,执政官女儿身上发生的事故还不值得她特意关注。

    她裹紧了身上的黑色长斗篷,从建筑之间穿行而过。

    哥帕其实是一座非常繁华并且古老的城市,随便一处建筑可能就有数百年的历史,连街边的林荫大树可能都过了百年树龄。因为瘟疫的事,大量商旅和船员都滞留在了城内,把旅馆挤占一空。街道上此刻空空荡荡,除了暴雨,就只有她一个人。

    瘟疫的消息爆发的这些天来,哥帕的商业利润直线下降。但是麦雅并不是很在意,她相信帝国的那位瘟疫制造者也不会在意——因为瘟疫损失的利润,只能勉强供她一年的巫术实验和研究所需,或许还供应不起。

    那他是为什么?

    麦雅走在雨里,让自己的思路尽可能贴近那位瘟疫制造者。城市的夜幕呈现出阴沉的灰蓝色,暴雨急剧地打在倾斜的屋顶上,汇成细流,如瀑布一般垂落。

    ……

    她觉得自己的思维前所未有地清晰。

    无论制造者是谁,他执行的必然是帝国的意志。哥帕这边,能引起帝国重视的,除了港口之外,还有一个人——她自己。

    帝国不需要知道她是谁,只需要知道她是联盟派来的燃烧冰海事件调查者,就足以认定她在联盟内部的地位。

    这是一场游戏,她的目标是燃烧冰海事件的真相,帝国的目标是她。

    瘟疫、第二次瘟疫、失效的血脉驱逐、贫民的绝望、高层的恐慌,至始至终,她的目的只有一个:燃烧冰海的真相。她要找到那位隐藏在人群中的瘟疫制造者,在他自杀之前,读取他的全部记忆,然后赏赐他一种符合帝国间谍身份的死法。

    他已经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如果不是突然爆发的瘟疫牵制了哥帕太多的人手,他现在或许已经落网。

    不过并没有关系,麦雅想。

    这些天来,她几乎走完了整座哥帕。今晚是最后一次。

    她走在雨中的城市里,刻意收拢了高阶巫师身边自然形成的屏障。雨水透过兜帽打湿了头发,在锁骨上汇成一凹,又顺着胸前的沟壑滑入衣内。淋湿的衣袍贴在她身上,她的倒影映在城市的水洼里,修长,美妙,孤独。

    脚下的地砖,两旁的建筑,被她如模型一般精准地映在了脑海里。

    四阶巫术需要的模型和计算极为复杂,对于她来说,用精神力复刻一座静止的城市,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

    随着她走过的地方越来越多,脑海里残缺的城市模型也逐渐完整,严丝合缝。

    瘟疫制造者是从一座沿海的渔村下海找到沉船的,麦雅想起她在渔村的调查结果,在脑海里的地图上标出了第一个地点:渔村。

    制造瘟疫需要相应的实验器材和实验能力,麦雅又在地图上标出了第二个点,比第一个点稍微复杂些,因为它包括了两个部分:哥帕巫师学院和附属医院。

    制造者必然要与帝国联系,远距离通讯需要消耗大量能量,通常这些能量来自于魔石。只有上层和贵族才能不受怀疑地获得大量魔石,麦雅标出第三个制造者的活动地点:贵族居住区的出入口。

    除了尖牙海藻之外的其他材料不能说明问题,因为很容易从学院得到。

    第四个点不能称之为点,只能算作范围:远距离通讯的巫术波动非常强烈,很容易被治安署探测到,那位制造者必然要寻找荒僻的、在治安署探测范围之外的地方来进行通讯。

    麦雅沉默片刻,标出现有位置信息里的最后一个点:莱亚小镇。

    ——瘟疫的投放之地。

    她开始计算这些地点之间可能的路线。

    ……

    麦雅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转回了城堡。

    她终归是巫师,不是很喜欢骑马这种需要体力的活动,因此在回城堡之前先去了一趟市政厅,向阿芙洛的侍从确认她今天早上打算先去港口之后,就直接借走了伯爵的马车,让侍从再从城堡里换一辆来。

    暴风雨已经停了,天色却还不是很亮,只能从山崖和海平线的缝隙里看到一点朝阳的微光。

    麦雅放下了马车帘,指尖燃起一簇火苗。

    这辆车她之前也坐过一次。那还是她认识阿芙洛的第二天,她们一起去莱亚小镇调查瘟疫的时候。她记得阿芙洛从车壁的抽屉里抽出来了一个披萨。

    微弱的火光照亮了车内的布置,把她的脸映成一片暖色。

    麦雅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座椅靠背。

    很柔软,是阿芙洛常坐的位置,不过已经过去了一夜,没有留下任何她的气息或者温度。

    麦雅收回手,虽然明知道什么味道都不会有,还是闻了闻自己指尖,然后,不知道怎么想的,她轻轻舔了一下。

    ……确实什么都没有。

    她竟然有点儿失望。

    麦雅把车帘稍微拉开了一点,靠在座椅上,闭上眼,进入半冥想,放任思绪飘远。昨夜的计算消耗了她太多的精神力。

    她知道自己昨晚的状态不对。

    那是一种带着战栗的兴奋,她上一次感受到类似的兴奋,还在在她一意孤行、决定在条件极其仓促的情况下冲击高阶巫师之前。私心里她其实十分喜欢这种状态,却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沉迷。

    她行走在雨中,却找到了一种在城市里狩猎的感觉。狩猎另一位猎人。

    过于兴奋会影响巫师的施法水平,麦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将记忆前溯,回到了城堡里。

    她又想起她看到的、那个执政官的记忆。

    只是那些过于空闲的贵族们的无聊幻想而已,麦雅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做出骑马冲进雨里的举动。

    她怀疑昨夜的那种战栗般的兴奋也与此有关。

    她想不明白,于是决定回去拿这事问一问阿芙洛。根据她以往的经验,从别人眼中往往能更清楚地看出自己身上的问题。

    她把这件事的重要度排到了第一位。

    一定要一见到阿芙洛就问,麦雅想,这次是因为她整体状态比较亢奋,下一次,她可能很难再攒下向阿芙洛提问的勇气……

    突然。

    麦雅原本笔直地垂在身后的黑发像蛇一样扭动着活了起来,两缕黑发向下伸长,恰在够到她手腕的那一刻停止。另有两缕黑发悄悄地绕过肩头,蛰伏在锁骨上。

    麦雅猛地睁开眼,突然爆发出的危险气息吓得马车停了下来。

    同一刹那,四缕黑发受到刺激,猛地伸长然后收拢,将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同时勒住了她的喉咙!

    ——伯爵阿芙洛·道恩,于决定封闭港口的四个小时后,座驾遇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