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 25 章
作者:奶啾   灵气美食大亨最新章节     
    深夜。

    一身潇洒恣意背着剑的贺东阳, 朗步走在夜晚海城宁静的马路上,他到海城来之前就接了几个任务, 顺便去江家小餐馆打卡。

    他先去小餐馆,心满意足地吃了一顿热辣滚烫美味的石锅麻婆豆腐,便和江橙告别后,和几个海城的友人碰了面。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终于放下了所有的事情,过来专心做任务。

    没想到, 一连去了几个任务地点, 却发现任务被人抢先做了。自从修炼者任务系统开放以来, 上面各式各样发布的任务无数。小到寻找走失的小猫小狗小乌龟, 大到抓获违法犯罪天价悬赏的异能者,形形色色的任务数之不尽。

    每天,修炼者任务系统上的首页任务, 来来回回发布刷新接收得比外卖点单还快。

    而能像海城这座小城市一样, 所有的任务被以十分快的速度清爽做完,极为罕见,贺东阳走过这么多城市,还未见过这种情况。

    即便是再接一单任务,又被做了。

    他随手点开修炼者任务系统, 看到最上面一条“抓获偷试卷的贼”、“找到跑丢的傻汪”等等任务, 眨眼之间全都从“未完成”状态标红跳转到“已完成”, 让他不禁心生万千感叹。

    这到底是哪位高手啊?

    刷任务的速度简直能与开挂媲美。

    佩服!

    海城的另一头, 小奶猫把马钱钱第四次送进了派出所, 又一连刷了几个小任务,爽快地拿到了任务积分,看着自己的天榜排名节节上涨,将整个海城这一方小小的地方从上到下都捋了一遍,把所有的任务都清理得干干净净。

    它心情舒畅,顺着深夜黑漆漆的马路,向着江家小院的方向迈着轻快的步伐溜达回去。几盏低垂昏黄的路灯宁静地洒落光,笼罩在路面上,它悠闲自若地踩着光点,心情无比惬意。

    溜进江家小院的时候,它有点惊喜地发现小院的院门竟然特意留了一道小缝,能够让它正好钻进去,不需要跳墙头翻回家。

    谁给它留的门啊?

    进了家之后,又见到客厅里一个小灯亮着,照亮了角落里柔软舒服垫足了棉花垫子的小猫窝。窝旁,还整整齐齐地摆着两个小猫盆,一个盛水,一个放满了好吃的鸡肉蛋黄饭团。

    看到这温暖的一幕,小奶猫心里不自觉间柔软了起来,暖乎乎地像是要晒化了一样。

    没有什么比在外务工的小猫回到家有热汤热水热乎的小猫窝,再舒服的事情了!

    它正踩着软软的肉垫爪子,轻手轻脚地溜达着走过去,黑暗的客厅中传来一小声轻微的开门声。

    “咔哒——”

    一小间卧室的门被推开,江橙带着睡意的声音随即响起。“滚滚,你回来了吗?”

    他干净轻轻的询问声,不知道在这么晚的夜晚为它做了多少事情,又等了多久,让小奶猫摇晃着毛茸茸的尾巴,心里暖的像只小火炉。它忍不住快跳几步,蹭了过去,把自己毛茸茸软萌萌的脑袋主动伸到江橙的手掌心里面,然后自己打着滚蹭了蹭。

    “喵~”

    大橙子,有你这样的家人超好的,你知道吗?

    江橙不防备被柔软撒娇的小奶猫蹭了一手掌,不由驱散了迷糊的困意,笑着抱住自家的小橘猫,低声含笑问:“滚滚,你又饿了吗?”

    展劲扬:“……”

    他刚才的动作,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啊!大橙子,你太破坏气氛了。

    紧接着,就听见江橙带着笑意地问,“想吃宵夜吗?”

    原地转悠的小奶猫忍不住对着他“喵喵喵”。

    ……想!!

    江橙笑着起身,在安静的夜晚带着自家小奶猫一起前去厨房,悄悄给它做了一顿宵夜,看着小奶猫头也不抬吃得满足,让他一颗担忧它不见踪影的心终于安然放下。

    他摸着小奶猫的脑袋,想起刚才担心它跑丢或者在外面受欺负的事情,不由失笑。现如今,他的愿望只有一个,只希望能看着它平平安安长大。

    江橙看着吃饱喝足的小奶猫,在暖和舒服的小猫窝里阖上了眼睛,幸福地睡着,也不禁心情愉快。离开前,他最后动作放轻地摸了摸小猫的脑袋,为它关上了一直等候盼望它回家的小壁灯。

    “滚滚,睡个好觉。”

    沉睡中,展劲扬模模糊糊地答应了一声。

    “喵~”

    它只觉得满满的安心,放松地酣睡了过去。

    天快拂晓,外面灰蒙蒙的天色将亮,江橙没了睡意,干脆早起洗漱完,就出门晨练。不到五点,大街上赶清晨早起运动的人群就多如牛毛。

    邻居沈大妈拿着健身操的扇子,精神抖擞地向小公园赶去,和老姐妹们汇合。一出大院看到江橙,沈大妈热心肠稀罕地招呼道:“江橙,你怎么起来这么早?”

    不远处的马路地面上起了白霜,带着秋天的料峭寒气,却依然挡不住沈大妈加入早起晨练大军的热情。

    闻声,江橙扬声答:“今天醒得早,出来运动两圈。”

    这个想法,沈大妈不能再赞成,连声赞道:“没错没错,你们年轻娃娃平时最是缺乏锻炼。要是想学健身操,来小公园找沈大妈啊。”

    江橙笑着挥手答应下来。

    两人分开,沈大妈朝着小公园的方向热情奔去,江橙踏上了另一条街道,向着城北热闹的早市前去。每天,城北的早市热闹鼎沸,人群熙攘,无数早起卖菜卖鲜花盆栽早点热豆腐脑炸油条炸麻团叫售煎饼果子的摊位都琳琅满目,吸引了大量早起的海城本地人前往。

    那附近,还有不少老字号的小店,卖各种各样的卤煮杂烩汤和甜的咸的早点,味道都各有特色,有不少忠实的老顾客。

    江橙想去的,是其中一家开了数十年的老字号面馆,老板亲手熬的牛肉汤面可是一绝。

    他踏着海城清晨的白蒙蒙雾气,潮湿的空气中带着海边咸咸的海风气息,清新到沁人心脾,呼吸间感觉整个人的肺都被洗净了。

    越靠近城北的早市,人声鼎沸的叫卖声和聊天声就越发热闹了起来。这个早市紧邻沿着海边的海岸线,一大早无数新鲜捕捞的鲜活海鲜和新鲜蔬菜肉类就成吨地送了过来,卖得供应热销。

    江橙一路看过来,认真挑了鲜美肥腴的鲜鱼,下了定金,和摊主约定好送货的时间,届时给自己送到小餐馆,然后才笑着快步穿过拥挤的摊位和人群,顺着早市旁边的一条小巷子穿进去,不远处就走到了一家开了数十年的老字号招牌面馆。

    这家面馆开在杂弄里,地方挤又平凡,用了好些年头破旧的桌子墙靠墙地紧紧挤在一起,就连店内的装修也是维持了九十年代的老旧风格,几十年都没有变过。但一大早前来吃面的客人却是超级火热,络绎不绝。

    许多来的都是老顾客,一桌桌来,又一桌桌走,熟悉得如同进了自己的家一样,满怀着邻里乡亲的亲和的热情。

    江橙顺着进进出出的人群进入店门,笑着叫了一碗面,从拥挤的餐桌人群中找到一个空位坐下,感受着热忱满满的氛围。

    旁边的大爷抄起膀子吃面,吃得满身舒服。

    另一边,一个七岁的小娃娃背着小学的书包,拿着零花钱在上学前过来吃早餐。

    充满人情味和生活气息的一幕,看得江橙心情怡悦。他等了许久的辣汤海鲜面终于上桌,微辣爽口的红汤海鲜面极为诱人,让人看上一眼,清晨的胃口就被刺激起来。

    他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含着笑意打趣地发到同学群里,然后从一旁的筷筒里拿出筷子,低头抄起一筷子浸满了鲜美辣汤的面条,开始痛快地吃面。

    面条是劲道的手擀面,爽快弹牙,弹性十足,吸满了海鲜熬煮的汤头。红艳艳的面汤中,大块的蛤蜊、海虹肉美味又量多,蛤蜊鲜美的滋味完全释放到了汤中,配上火辣辣的辣汤,喝起来绝对爽口又痛快。

    一大清早,早起的睡意都被这碗热辣鲜味十足的海鲜汤面唤醒,从胃到身心都被打起了精神。随着一碗热腾腾的辣汤海鲜面喝到底,额头也不知不觉间冒了热汗,整个人都觉得精神振奋,充满了活力。

    江橙放下喝得空了的面碗,从里到外的心情都痛快又满足。

    再拿起手机,不出意外地发现同学群里超级热闹。

    “我系渣渣辉:握草,橙子,现在是早上六点,你竟然发美食照片!!!还能让我们好好睡觉吗?o(╥﹏╥)o”

    “小仙女:同意qaq……”

    “热到走火入魔:一万个同意qaq……”

    “刚从非洲挖矿回来:我也是,抱着手机在床上睡不着了,只能爬起来,被我妈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笑哭)。”

    江橙看得乐开怀,爽快地再拍了一张空碗的照片发到群里。

    “江边好吃的橙子树:早起的鸟儿有面吃。[图]”

    这一下,顿时同学群里炸了锅,炸出了无数潜水一大早被窝里玩手机的同学。

    “咸鱼要热瘫了:啥也不说了,交出地址不杀!!!”

    “我系渣渣辉:求地址!”

    “小仙女:同求,实在忍不住了。”

    “刚从非洲挖矿回来:哈哈哈哈哈,我正在穿鞋,准备杀去吃面。两分钟,我要这家店的全部信息!”

    江橙看得心情愉快,向群里发送了地址定位,终于没有再和同学们开玩笑下去。

    他打字介绍。

    “江边好吃的橙子树:城北早市附近,超级鲜美辣爽的辣汤海鲜面,推荐大家来吃。”

    群里,霎时间响应人数火爆。

    “刚从非洲挖矿回来:走起!”

    “热到走火入魔:马上就出门。”

    “咸鱼要热瘫了:握草,你们速度怎么都那么快??!亲人们,帮我留个位置啊!谢谢!!”

    江橙笑容满面,起身结了账,多打包带了好几碗热腾腾的汤面,正向家中走去,看着一大早班级群的热闹闹腾,无数说笑打闹唠嗑闲聊的消息刷了屏。

    恰好这时候,有同学向群里转发了一条热门推送新闻。

    “[转]重磅!第一届灵气修炼交流大会召开地点确定!在海城举办!”

    整个群都炸了。

    “咸鱼要热瘫了:我屮艸芔茻!竟然是在我们这里?!难道我们这座小咸鱼城市终于要翻身了吗?”

    “时光夫人:不可思议,开心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系渣渣辉:这算是天降好运吗?身为土生土长的海城人,忽然倍感自豪。”

    “刚从非洲挖矿回来:哈哈哈哈哈,兄弟们淡定,我们要上历史书了。第一届灵气修炼交流大会……以后每年高考的历史和政治考点,跑不了了。:)”

    ……

    群里讨论地热闹纷呈,异常的火热。

    江橙也不禁感到意外之喜,没想到第一届灵气修炼交流大会竟是会选在海城举办,让他们这座偏远靠海的乡下小城第一次进入了全国上下无数人的视野。

    想也知道,到时候肯定会有众多修炼者高手闻讯前来参加交流大会。不知道会有幸遇到多少人?

    他有些期待。一家人用完早餐,然后各忙各的,江奶奶拉着江皮皮的手,和大院的老伙计们一起把孩子送到幼儿园,江橙也去了学校上课。

    全校上下都无心上课,所有同学们热情地讨论着即将举办的第一届灵气修炼交流大会,五花八门地猜测着会有哪些讨论主题和高手前来。天榜前一百名的高手,全都被他们念叨数了个遍,无比的期盼。

    江橙也心情激动,好不容易忍住满心期待的心思,认认真真地上课听讲,到下午回家的时候,刚踏进大院门口,就远远看到董富贵的身影。

    只见,一向志得意满穿得阔气的董富贵,今天居然没有闲心向老街坊们显摆满身的豪表金戒指,而是一脸焦头烂额地急声催着董奶奶搬家。

    这事出了奇的奇怪。

    “我的老娘,这个破房子有什么好惦念的?咱卖了明天就走,我在外地早就买好了一处大房子,比这宽敞十倍,任你住个够!”

    董富贵着急地满头大汗,顾不上擦,拖着董奶奶的手臂,就语气焦急地劝。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竟然想卖了老房子直接搬走,还是搬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

    董奶奶自是不愿意离开这住了大半辈子的老地方。

    这个大院,打从她年轻的时候,就住在这里了。后来,在这成家生下了董富贵,老董去世后又在老街坊邻居们东拉一把西帮一回的帮助下,艰难地把董富贵拉扯大。

    莫说对这栋老房子有了感情,就是这些相处了多年的老邻居们,她就不愿意离开。

    年纪老了,不就是这点留恋吗?

    董奶奶摆摆手,拉着儿子的手,好言相劝道:“富贵,你离家多年刚回来,急着向外面跑什么?外面再好,哪儿都不如家里好。”

    她这一句话,立时引起了周围围观的老街坊邻居们的纷纷赞同。

    “可不是,年纪大了就知道哪儿都不如自己的老家舒坦!”李大爷端着热茶杯,一脸感慨赞成。

    “董奶奶都这么大年纪了,富贵你还折腾什么?衣锦还乡,老实待在这里孝顺老娘就得了!浑事不干,折腾个什么劲儿?”心直口快性格豪爽的邻居沈大妈斥责道。

    也有许多人像胡大夫一样想不通的,“董老板,你不是刚在对面的小区买的房子吗?怎么住了两天又要搬了?”

    面对着众人的轮番疑问,董富贵解释不清。

    再对上董奶奶奢求他留下来的眼神,他更是心里难受燥到了极点。

    他们哪知道,海城这个地方他是留不住了!他远远地从逃出帝都,搬到这座乡下小城就是为了躲开引人注目,悄摸地安心养老。

    但谁能想到,第一届灵气修炼交流大会竟然要在这里举办了。

    等隔两天交流大会上各大帝都大城市的修炼高手一来,有火眼金睛的或是直接遇上展家的人,哪儿还会有他的骨灰在?

    当今之计,当然是越快搬走出去避风头越好。

    董富贵心里一团乱麻,一向得意风发的脸上也狼狈不堪,连声催着董奶奶道:“您不懂,这里面的麻烦事大着呢,我……”

    他话说不下去了,眼瞧着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就连大院里几户人家的小猫也出来了,江橙家那个土里土气的小橘猫也兴致勃勃地蹲在对面盯着他,让他不由得头皮发麻。

    一跺脚,董富贵浑然没心思在意自己锃光瓦亮的皮鞋上被卷落了多少土,直接对董奶奶道:“这事没得商量了,明天我就接你走。”

    小奶猫仰着毛茸茸的小脑袋,稀罕地摇了摇头。

    直觉这中间有事情!

    要不然,董富贵跑什么?

    “喵~”

    听到熟悉的声音,董富贵手脚发麻,什么都顾不上了,急匆匆快步上了豪车,指使司机立马走。

    他还有一摊子事情,全都头疼着呢。

    董富贵的事情在大院里闹了个热闹,许多老街坊邻居们都纷纷上门探望董奶奶,围着她说话,不忍心她搬走。江奶奶也在其中,平时她跟董奶奶的年纪相仿,关系也是最亲近的,眼巴前怎么也不舍得相处了这么多年感情的董奶奶搬到外地再见不着。

    一时间,整个大院都被弥漫着感伤不舍的气氛。

    江橙回家,一个转身没注意,又不见了自家小奶猫的身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他哭笑不得,简直想在滚滚的身上挂个铃铛。

    好在下午去江家小餐馆开门的时候,早上从早市上买的鲜鱼送货到了,他搬进厨房,洗干净手,认真处理这些食材做起准备工作来。

    顺便,早上和的面团也醒发了。

    柔软的面团弹性十足,江橙双手沾满了面粉,动作均匀有力地轻揉面团,直到表面光滑不沾手的时候,才揪成一个一个小剂子。然后,接着揉成馒头,盖上打湿的细麻布第二次醒发。

    下午的阳光灿烂又暖和,晒得厨房案台都有些暖洋洋的,带着舒适的温度。灶上,早早地沸腾着一锅装有热水的蒸锅,翻滚冒出的水蒸气氤氲而烫手。

    等馒头醒发好,江橙一个一个装进蒸笼的笼屉,整整齐齐地叠在热水沸腾的蒸锅顶上,盖上盖子,轻松地等待蒸熟。

    几乎是掐着时间,待馒头蒸熟取下蒸笼的时候,小餐馆的空气中就弥漫着淳朴飘香了满屋子的麦香气。

    在外堂扫地的跑堂小剑修伙计吕青洲,闻着香气,就忍不住跑到厨房门口观看。

    刚出笼蒸好的馒头一个一个圆滚滚白胖胖的,超级有亲切感。质朴浓香的面粉香气,更是禁不住勾起了他咕咕饿的肚子,双眼羡慕渴盼地盯着热气腾腾宣软又白胖的馒头。

    看到他这副模样,江橙不由笑了。

    小餐馆开门营业的时间,都是从傍晚到晚上,中间繁忙不得闲,连喝口水的功夫都少有。所以,下午开店之前,他们一般都会先吃上一餐,有体力保证晚上忙碌的活计。

    今天先蒸好了馒头,他干脆就拾出一盘冒着热气刚下蒸笼的热馒头,顺便配了几样蘸料,先给吕青洲充饥。

    “快吃吧。”

    热腾腾飘着麦香气的馒头端到大堂,抱着扫帚的吕青洲满眼亮光,连连朝气蓬勃地点头。

    宣软的馒头,拿到手里犹然冒着滚滚的热气,入手松软,按压下去却是弹性十足。

    吕青洲囊中羞涩的日子时,不知道啃过多少馒头了,但却从来没吃过这样刚出笼热腾腾香甜好吃的馒头。

    他埋头吃着热馒头,注意到江橙微笑的视线,情不自禁地有点羞赧。

    干脆,他拿上了两个热馒头,就抱着扫帚,不忘记干活儿,继续冲出去清扫小餐馆门口的地盘。

    吕青洲一边扫着地,一边吃着好吃松软的热馒头满心满足。

    真的太好吃了!

    他在小餐馆门口干活,不成想,没一会儿,就遇上了在老商业街迎面走来路过的剑修大前辈贺东阳。

    霎时间,吕青洲就手脚无措,激动兴奋了起来。

    “贺师兄!”

    同是剑修,但他和贺东阳却是一个天上一个低下,修炼境界相差悬殊。他早已把贺东阳视作高山仰止的目标。

    上次,贺东阳来小餐馆吃石锅麻婆豆腐的时候,两人阴差阳错错过,吕青洲就无比抱憾后悔。这一回再次遇到贺东阳,他怎么也止不住自己的激动心情。

    闻声,贺东阳抬头,在熟悉的江家小餐馆门口,看到一个拿着扫帚背着剑一脸阳光蓬勃的剑修年轻人,不由眉目疏朗地点点头。

    这一个回应的动作,就让吕青洲不禁心情激昂,开心傻乐得满脸灿烂。

    他再看到帅气恣意的前辈贺师兄手中也拿着馒头边走边吃的时候,不由得满心亲切了起来。

    “贺师兄,你也吃在馒头吗?”

    吕青洲满脸乐。

    他囊中羞涩,经常没钱的时候啃馒头为生,没想到同是剑修天榜排名剑修第一高手的贺师兄也是吃馒头的。

    顿时,就觉得贺师兄无比亲近。

    听到这句问话,贺东阳也朗然地笑着扬了扬手中的馒头,面上磊落。他虽是手头不算捉襟见肘,但平时疏财仗义,多有接济同门后辈,今天又是忙着跑去邻近的其他市做任务刚刚回来,错过了饭点,便随手路边买了个馒头填肚子。

    看到正在小餐馆门口扫地的吕青洲手里也举着一个馒头,霎时觉得十分有缘分。

    贺东阳爽朗地回答:“上午正好有点事情忙,错过了午饭,馒头用来充饥最方便不过。”

    小剑修吕青洲感同身受,无比赞同,连连点点头。“对,修炼时吃馒头最省事了。”

    又节省时间,又节省囊中羞涩的钱包,简直是两全。

    贺东阳朗声笑着同意:“就是味道一般。”

    吕青洲看看对方空荡荡的手,馒头已经吃完了但贺师兄似是还没有饱的模样,忍不住伸手将自己还未动过的热馒头热情递给他。

    “贺师兄,你吃我的吧。”

    贺东阳也不是个矫情的。但第一次遇到这样阳光直心肠纯朴的剑修小师弟分给自己馒头吃,还是不禁心生笑意。

    记忆尤深。

    “谢谢。”他接过热馒头,盛情难却,不想拂了剑修小师弟的好意,干脆便爽直地直接尝了一口。

    本是笑着心想,馒头都是一个味道,有什么好吃的——

    然而,一口咬下去,扑鼻飘出来的淳朴香甜麦粉香气就扑面而来。松软光洁的熟馒头带着小麦面粉孜然的清香,软的近乎像面包一样,里面充满了空气,让整个馒头又松又暄。入口细嚼后,口中带甜,微微的回甘,完全没有一点干噎的感觉。

    只空口品尝,就觉得这热气腾腾的馒头十分香甜可口。

    这个小师弟递过来的馒头,真的太不一样了。

    贺东阳经不住心生赞叹。

    应吕青洲热情相邀,进入小餐馆内,正式点了一盘馒头上桌,他这才发现馒头的好吃远超乎自己的想象。

    几只瓷白的小碟子内,分别盛着淡奶油、山楂酱、红薯泥和蛋白碎,各自配上又宣软又好吃的热馒头,都能增添出无数的风味。

    尤其是淡红色的山楂酱,酸甜开胃,大大的山楂果肉夹在其中,形成美妙开胃的滋味,夹在热馒头中,犹如果酱一般,让人欲罢不能。当咬到一口山楂果肉的时候,更是刹那间被酸酸甜甜水润包含水分的山楂肉所吸引,不由的惊叹美味。

    这样好吃的馒头,哪怕是天天吃,都吃不腻。

    贺东阳爽快恣意地就着几个蘸酱小碟子,吃了一盘馒头,非但没有觉得单调,油然有些不想停下来。

    他笑着结账,和阳光的剑修小师弟吕青洲告辞,约定道:“以后到蜀中青城山来,我请你吃我们剑阁的馒头。”

    一脸傻气的吕青洲喜出望外,急忙连连点头答应。

    “好!”

    不到半个小时,修仙者联萌论坛上又发表了一个新帖子。

    “剑修贺东阳:今天路过吃了小江老板亲手做的馒头,香甜可口,松软好吃。我会留在这里一段时日,直到第一届灵气修炼交流大会开幕,期待能吃到小江老板更多的美食。”

    这个帖子一出,立刻热门爆红。

    “卧槽,小江老板的馒头!求问,是今天的特供菜单吗?”

    “又见贺师兄,激动!”

    “前排合照。”

    “贺师兄要留在海城参加第一届灵气修炼交流大会吗?我也想去了,现在订机票来得及吗?”

    “哈哈哈哈哈,贺师兄,我也确定参加,不知道有机会和你偶遇吗?”

    “咳咳,道友们,我已经成功鼓动整个师门到海城参加交流大会了!顺便万里迢迢慕名去小江老板的餐馆打卡!到时日,我们小江老板那里见!”

    “修仙者联萌美食小分队线下相聚日,正式确定!欢迎各位小哥哥小姐姐道友大佬们踊跃报名~”

    论坛里热闹欢庆。

    江橙蒸好馒头,做好小餐馆开门的准备工作,翻开了门口的营业小招牌。做好一切后,他慢悠悠地登陆了修仙者联萌论坛,笑着看到论坛里热闹讨论的情景。

    于是,开贴发表了今天的菜单。

    “江边好吃的橙子树:今日菜单:地道质朴的古道鲜鱼汤。”

    立时,帖子下就跟帖回复楼层无数。

    “get!”

    “打卡,哈哈哈哈准备去排队。”

    “鲜鱼汤,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吃鱼。但是小江老板做的,不用问了,想吃!!”

    直到看到一个元老级别的账号现身。

    “武当山道乙真人:小徒弟订的飞机,比我的飞剑还慢,还有两个小时到海城,有劳小江老板给老道留个位子。”

    整个论坛都沸腾了。

    大、大佬出山了!!!!!

    天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