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十二章
作者:天痕壹月   重生之明朗最新章节     
    第二十二章

    “是你?!”沈宴珩看清楚是谁时竟是惊喜的。

    此时的他还没把自己的头发弄得和赌神一样, 头发不是太长,却已经比光头时好看太多。而因为碎发柔软能被风吹动, 不如前世他们遇见时看起来冷厉刚硬——甚至非常好看。

    陆明朗一句话也没说,抿着嘴唇站在那儿。一个剃了平头的十七八岁的年轻男生跑了过来,一边气喘吁吁一边道:“六……六……六……”

    “六什么呢?”沈宴珩走到那男生旁边拍了拍他的背。

    方云帆本来就累得撑着膝盖半弯着腰,被他这一拍差点没趴下去。

    “六六六哥你追到了没?”

    “没追到。”沈宴珩皱了皱眉,道,“路上撞到个人, 结果一眨眼就不见了。”

    方云帆用尽全身力气挺直了背, 抹了抹脑门的汗, 走到了陆明朗面前:“这位大哥, 你有没有看见一群人跑过去?他们往哪个方向跑的?”

    陆明朗淡淡道:“我没看见。”他说这话也不算撒谎,他站起来的时候那些人都已经跑没影了。

    沈宴珩甩了甩自己的手腕,烦躁地上前两步在医院的花坛前走过来走过去, 一连走了一个来回。

    方云帆道:“六哥, 我们还要追吗?怎么追?万一他们跑出医院,咱们这么找也找不到啊。”

    沈宴珩扭头道:“你问过那边没,她真的跑了?”

    方云帆道:“跑了!真的跑了!跑的时候还见红了,要是找不到她万一流产了怎么办?冯紫薇她怀的可是你亲……”忽然意识到陆明朗在旁边,方云帆瞄了他一眼连忙噤声。

    陆明朗目光微动。

    沈宴珩却丝毫没顾忌生人在旁, 骂了一声, 道:“她是不是蠢!肚子大着还敢逃, 我都让她放心宽心相信我, 难道她还想自己一个人偷偷把孩子生下来吗?!”

    方云帆连忙道:“六六哥, 你别喊啊……咱们再去那边找找吧,再晚一步可能就……”他拉了拉沈宴珩的衣服,临走的时候还忌惮往陆明朗那儿看了一眼,生怕他听懂了似的。

    陆明朗只听这些话就猜得七七八八,冯紫薇,一个熟悉的名字。这个年代因为死亡红火过一阵的玉女歌星,当年她死亡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的,有传言说冯紫薇是急病死的,还有传言说她死的时候怀着孕,但是怀孕的传言一直没什么人信,而且消息被压得很死,没两年就没什么波澜了。各种关于冯紫薇死亡的猜测都是空穴来风,后世有人提起她时都有许多人说死者为大。不许别人乱说。

    和其他英年早逝还被各种议论的天王巨星比起来,冯紫薇更像是一个禁忌,被人为打造的禁忌。

    听方云帆的意思,她怀的难道是沈宴珩的孩子?!!

    陆明朗一声不吭,往医院小门那儿走,沈宴珩也不知怎么想的,看着他的背影竟还拂掉了方云帆的手,小跑两步过来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啊?我们都见了三次面了,也算有缘。”

    陆明朗冷冷道:“谁跟你有缘?”绕开他继续往前走。

    沈宴珩又绕到他面前伸出一只手臂摆了一个经典的拦路pose道:“见三次了还不算有缘?上两次都在s市,我去那儿都只待了一天,临时去的,两次都碰见了你。”

    陆明朗冷笑道:“那是我倒霉!”直接把沈宴珩的手臂给打开走出了医院门口。

    沈宴珩一愣,没有追上去,陆明朗没几下就走上了人行道,到了对面以后,绿灯就变成了红灯。

    方云帆仍是有些气喘,来到沈宴珩身边好奇地道:“六哥,你和他认识?”

    沈宴珩道:“见过三次面。”

    方云帆道:“他脾气真不好。”

    沈宴珩有些心不在焉地道:“嗯嗯……脾气真不好……”

    陆明朗一次头都没回,疾步如风地走过两个路口,憋了一肚子的气。等他走到小旅馆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手上装着片子的袋子。不管怎么说,沈宴珩这么一打岔,他原先的害怕和恐惧都消去了不少。

    陆明朗深吸了一口气,爬上二楼敲响朱美珍的房门,当房门打开盛建明出来的时候,他的心也只比平时跳快了一点而已。

    “老大你回来啦!”盛建明道,“情况怎么样?”

    陆明朗严肃道:“你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那边朱美珍刚刚又睡着了,他爸和他本来都在朱美珍床前看着。盛建明忧虑地看了一眼房内,把门带上了,到了隔壁的房间。

    陆明朗把片子抽了出来,示意盛建明过来看。

    盛建明一边探过脑袋道:“医生怎么说啊?”

    陆明朗道:“片子拍出来了,但是还得阿姨带着这片子给医生。”

    盛建明又把脑袋缩回去了:“那你让我看这个片子?”他又不是医生,当然看不懂了。

    陆明朗直接指着片子上面几块地方,道:“你看这里,这里。”

    盛建明惊讶道:“这些是什么?”

    陆明朗道:“这可能就是阿姨得的病。”他犹豫了一下,才道,“寄生虫。”

    盛建明身上的鸡皮疙瘩也起来了,道:“你说这些是虫子?!”他们村很多人都吃过打虫药,但是大部分都只知道蛔虫什么的,那些都是肠子里的,身上怎么可能有虫?

    陆明朗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跟你说,这应该是虫卵——你别抖啊!我看到片子的时候都差点腿软得走不回来了。这种病我听说过,可能……脑子里也会有,不治的话身体里会越来越多,现在这还是少的。”

    盛建明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道:“我去叫我妈!”

    陆明朗一把把他拉住,低吼道:“先别和你妈说,和你妈说你想让她吓死吗?”

    盛建明似乎眼睛都有些红了:“那……那和我爸说——总要和我爸说的吧?”

    陆明朗看他又怕又难过,松开了他,道:“好,先和叔叔说——我也觉得要和他说。”

    盛建明抹了抹眼睛就去隔壁把盛明国找过来了。

    相比盛建明和陆明朗,盛明国年纪大,而且从过去那个年代过来,虽然也起了鸡皮疙瘩却没有陆明朗和盛建明的惊惧。

    陆明朗这个年代全国上下的卫生都已经搞得差不多了,这种疾病少,当初盛明国的时候几乎大部分人都有,只不过有的都是无关紧要的蛔虫一类,不危及性命。

    “我就说她一定是生病了。”盛明国反而松了口气,道,“没事,应该去医院开点儿药就好,害虫子虽然听起来吓人,但治起来简单。”

    陆明朗没有说话,由着盛明国去和朱美珍说。他没想到他们两人的承受力比他想象得高这么多,不过,有一件事他隐瞒了下来:这十有八九是囊虫病,因为吃了不干净的生肉而患的,如果囊虫只在身体其他地方,吃了打虫药就没事了,可如果到了脑子……这种情况一定得开刀。

    朱美珍要是知道,可能会不愿意去医院。

    “原来只是这样……”被叫醒的朱美珍看了片子虽然也有些恐慌,但和盛明国一样,竟然是松了口气的,“开点药吃吃就好了吧?”

    陆明朗谨慎地道:“阿姨,这开药还得去医院。”

    朱美珍这次没拒绝了,从床上下来,道:“行,那咱们去医院!”她看了一眼钟表,道,“去完医院该去a大了,要不然就得明天了,这旅馆住着也费钱……”

    陆明朗连声应和,示意盛建明他们收拾东西去医院。

    朱美珍上次来这里是昏睡着进来的,这次看见这么大的建筑物,还真有些胆战心惊——他们那边镇里的屋子最多也才七楼高。

    陆明朗首先带着朱美珍找到了之前去的内科诊室,那医生正在看一个病人,在病历本上龙飞凤舞地写着。

    陆明朗扶朱美珍在唯一一张凳子上坐下来,朱美珍还道:“哪有这么夸张,我现在感觉和正常人也没什么不同。”

    陆明朗和盛建明对视一眼,苦笑。

    盛建明兴许只是无奈,但陆明朗却还有知道未来的心悸感。

    “……拍好了?”

    陆明朗“嗯”了一声,把装着片子的袋子递给他。

    “你这……”那医生只把片子夹住了一会儿,就又拿了下来,推了推眼镜,似乎有些吃惊地看向朱美珍。

    朱美珍道:“大夫,我知道这病是什么了,您看是不是给开点儿打虫药,吃了就好?”

    那医生却道:“这病,你们得去传染科看。”

    “传染科?”朱美珍大惊失色。

    那医生道:“你的病,应该是寄生虫,寄生虫就在传染科看。”

    朱美珍便松了口气,道:“是这样啊……”

    那医生又把片子夹上去,然后又拿下来,推着眼镜看了好一会儿。

    陆明朗道:“医生?”

    那医生道:“你们……挂传染科的号以后去做个脑部ct吧。”他没有多说,只是看了陆明朗一眼道,“钱准备好。”

    朱美珍心里一个咯噔,不知怎么地就惴惴不安了起来。

    陆明朗简单地又问了几个问题,把片子放回袋子,向医生道谢,医生给他们在病例上唰唰唰地写了几行,就让他们再去挂号。

    陆明朗他们就又带着一大袋东西跑到一楼挂号。

    “什么科啊?”

    “传染科。”

    柜台后的女孩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道:“传染科?”

    陆明朗点头道:“传染科。”

    专家门诊,也幸运,没多少人。

    轮到他们以后盛建明递了病历而陆明朗递了拍的x光片。

    约莫五十来岁的年老医生看了一会儿片子就道:“嘶,怎么会得这个病……”他掀开了病历,“这个病可麻烦了,大姑娘,你是不是平时烧肉的时候没煮熟?”

    朱美珍道:“平时都煮熟了的。”她恍然道,“对了,之前我咳嗽咳得厉害,有个偏方是要吃生肉——很小块的。”

    老医生道:“偏方你们也信?”唰唰唰地写下好几行字,然后道,“先去拍个颅内ct,如果情况好的话……”

    朱美珍忽然觉得不对劲了,道:“大夫,这病……”

    那老医生道:“先去拍ct。”他挥了挥手,不愿意多说。

    盛明国带着朱美珍去缴费,陆明朗则让他们先走。

    那老医生在朱美珍病例上仍旧写着什么,见还有人没走,抬眼道:“小伙子?”

    陆明朗道:“我阿姨她患的是囊虫病吗?”

    那老医生惊讶道:“你知道这个病?”

    陆明朗心头微沉,点了点头。

    “你们来得很早,她体内没有多少,没什么大碍,就是怕脑部出什么问题……”他看了陆明朗一眼,道,“如果幼虫进了脑袋,要开刀。”

    陆明朗道:“手术费需要多少?”

    老医生道:“不好说,如果真的进了脑部,光是手术费你们也得准备三四千,这已经是最低的价格了。”

    “谢谢医生。”

    跟上了盛建明他们,陆明朗他们等在ct室外的时候盛建明忍不住问他了:“老大,你刚才问了医生什么?”

    陆明朗道:“等会儿再说。”

    等轮到朱美珍,朱美珍进去以后,陆明朗对盛建明道:“要是脑部拍出来也有的话,光手术费就要三四千。”

    盛建明的脸色立刻变了:“这么多?”这基本是他大学四年的学费加伙食费了。

    盛明国道:“明朗,真的吗?”

    陆明朗道:“叔,这病如果不现在治会越来越严重,到时候会死人的。我就怕阿姨她为了老二的学费不愿意治——”他把早就准备好的彩票存根递给了盛明国,道,“我之前买彩票中过奖,有两万块呢,加上奖学金,有钱,这钱我可以先出。真要开刀的话先给阿姨开刀。”

    盛明国脸色惨白,但听到陆明朗这话还是结结巴巴地推拒道,“不,不行,这太大笔钱了,你就是中奖,你家里人也不会愿意的……”

    陆明朗道:“这是我自己的钱,而且老二上a大,以后赚钱的机会多的是,他一定还得起。”

    盛明国还想说什么,朱美珍从里面出来了。

    不约而同的,他们都沉默了。

    在外头等结果等了大概两个小时,片子出来了。

    陆明朗看了片子以后就微微吐出了一口气。

    真的有,但是在边缘,而且似乎只有两点,这已经比他想象得好太多太多了。

    盛明国和盛建明都看着这片子不说话,朱美珍犹疑道:“这病是不是很严重?”

    盛明国欲言又止,没有说话,他们近乎沉默地带着这片子又到了楼上。

    那老医生道:“住院。”

    朱美珍失声道:“住院?”

    那老医生用笔头点了点片子上的小块部分道:“早点手术,再侵入些就麻烦了。”

    朱美珍握紧了盛明国的手,半天说不出话来。

    盛明国道:“这……要多少钱?”

    “住院费医药费手术费……”老医生叹了口气,似乎已经猜到他们会有的反应,“你们要有心理准备,怎么说也要准备五千块。”

    盛建明的奖学金一共有一万零五百块,市里村里加学校里的,

    陆明朗因为考了省状元,所以光是学校里就有一万块。

    只是盛建明的钱除了学费以外,其他的都拿去还债了,大学读书很费钱,五千块几乎可以是盛建明四年的学费加生活费。朱美珍他们现在的钱能交学费,可是生活费都还要再想办法,如果真的治病了,盛建明怎么读书?

    朱美珍直接哭了,盛建明眼睛也红了。

    朱美珍道:“只吃药不开刀行吗?”

    那老医生摇了摇头,道:“都长脑子里了,不行。”

    朱美珍抹了眼泪道:“那我不治了。”

    盛建明面色惨白道:“妈?”

    那老医生道:“脑囊虫会导致失明、癫痫……各种各样的症状,你现在这情况不严重,可以治,哪怕是现在治都有一定风险,要是再拖下去,那就……”

    朱美珍道:“我的孩子考上了a大,我不能用他的学费。”

    老医生惊诧道:“这样吗?”

    盛明国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只是与盛建明一应的脸色惨白。

    陆明朗低头,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两千块,道:“阿姨,你们先借我的吧,先住院。”

    朱美珍抓住他的手腕:“明朗!”

    陆明朗道:“阿姨,我现在有新家,我爸家也有钱,而且我奖学金都有一万五千多了,我高三的时候还中过彩票。”

    朱美珍仍是抓着他的手,道:“不不不……明朗,这太大一笔钱了,这太大一笔了!”

    陆明朗道:“老二考上a大,赚钱的时候多的是,难道阿姨想让他辍学,或者让我们眼睁睁看着你病死?”

    朱美珍手一抖,盛建明道:“妈!”

    盛明国咬了咬牙,对那老医生道:“住院!”

    那老医生就在她病例上写了几行字,然后对他们道:“去住院部缴费,在隔壁楼。”他指了指东面。

    出去以后,盛明国对陆明朗道:“明朗,回去以后叔叔就给你打欠条,你放心,借你的钱一定会还!”

    陆明朗道:“我等着老二以后出息了还我的钱。”

    朱美珍掉眼泪,几乎话都说不出来。

    住院部,缴费,入院。

    朱美珍住进病房以后,盛建明借着买饭的名义在外抱着陆明朗大哭了一场。

    陆明朗紧紧拥抱着他,回忆起前世盛建明也是这样抱着他大哭。

    只不过那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现在一切却还都来得及。

    ※

    下午四点,天空的云层太厚,几乎把太阳遮得严严实实的。

    陆明朗心不在焉地从住院部的楼上通道走到了隔壁急诊,然后又不耐烦等电梯,打开安全通道厚重的大门往下走。

    走到一楼的时候,忽然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他的脚踝,因为陆明朗只穿了一条裤子的缘故,他赤裸的脚踝就充分感受到了那冰一般的寒凉。

    “?!!”陆明朗直接惊得跳起来了,这医院的安全通道还是有点儿黑的,骤然一只手伸出来简直不要更吓人!

    “你,救,救……”是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在楼梯下藏着,脸色惨白,脖颈和露出来的手臂都是惨白的。

    应该是人,陆明朗看到她白皙的手腕上还有玛瑙珠串,原本乱跳的心脏就舒缓了不少,犹豫了一下,从紧贴着的墙面那儿走过来,弯腰道:“你没事吧?”

    那女人把捂着自己小腹的右手伸了出来,陆明朗一看,手上都是血。

    “喂!”陆明朗蹲了下去,紧张道,“我带你上楼!”

    那女人带血的手拉住了他的衣服,几乎没有血色的嘴唇动了动,道:“有人……在追我……不能……直接上楼,会被抓到……”

    陆明朗道:“我送你去抢救,大庭广众之下,他们敢?”

    “敢的,敢的……”那女人额头上都是汗,整张脸像纸一样的苍白,陆明朗第一次见到有人的脸能白成这样,却听见这女人道:“我是,冯……冯紫薇……我会被封杀,被他们找到……我……会……死……他们,很多人……在,找我……”

    陆明朗心中一惊,脑子都像是炸开了,前世冯紫薇的死亡流言和今世方云帆和沈宴珩的出现——

    这里面的水太深了,未必是他能够插手的。

    “求你,救我……”

    陆明朗的脑海中闪过当时撞到他的那几个人的体型,又想起这个年代还有很多危及生命的不安全因素。闭了闭眼,仍是心软。

    “我送你去别的医院。”

    冯紫薇痛苦地倒在他腿边,发丝被汗水黏在她的脸颊上:“我可能,撑不住了。”

    “那就还是这家医院!”陆明朗听她的声音都觉得她气若游丝,每一句话都像接不上气来。

    从她腋下揽住她的上半身,陆明朗另一只手从她腿下穿过,把她抱了起来,往楼上去。

    产科,产科,产科……去内科看病的时候他记得看到过告示牌显示产科是三楼。

    用膝盖顶开厚重的门,只见离通道大概四五十米的地方有三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在转来转去,明显是在找人的样子。

    冯紫薇猛然一惊,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抓住了陆明朗的衣服:“不,不行,他们等在那里!”

    陆明朗飞快地从门后离开,几乎只让那几个男人看见丝毫未动的大门。

    陆明朗在楼梯上驻足上下一望,心下一横,抱着冯紫薇上了四楼,抱她进了离通道不远的卫生间旁放扫把的小隔间。

    关上门,上锁,陆明朗脱了外套把里面的短袖也给脱了,直接套到了冯紫薇的身上。

    “你这……?”冯紫薇捂着肚子,有气无力地道。

    陆明朗把冯紫薇扎着的头发给散了下来,弄乱,四下环顾,看见旁边的小台子有一把剪刀,就干脆拿过来把冯紫薇的头发给剪了。

    冯紫薇“啊”了一声,竟然比之前中气稍足了一些。

    陆明朗莫名觉得她这句里有说不出的痛心,草草安慰道:“没事,头发还是会再长回来的。”把冯紫薇的头发扔进垃圾桶,陆明朗上半身已经赤裸,套上外套拉上拉链就当自己里面有衣服。

    冯紫薇穿的是连衣裙,上半身被短袖遮住下半身仍是黑裙子。

    这样的话剪了头发可能都没用。

    在旁边翻翻找找,甚至往上面找,最后找到一叠不知道是不是干净的床单。

    这个时候就没工夫考虑那么多了,陆明朗掀开床单只折叠了一半把冯紫薇下半身裹起来,把人抱起来以后道:“你等会儿把头埋进我怀里。”

    冯紫薇点点头,伸出手,不等到楼下就把头埋进他怀里。

    陆明朗抱着她下到三楼往产科去,一路上越过那三个男人,那三个男人都往他这边看了一会儿,但是没有一个人动弹,都以为他抱着的是个学生头的女人。

    绿色通道,急救,医院的速度很快,很快就把床单弄开把冯紫薇搬到了病床上。

    陆明朗一直看她进了手术室的门才松了一口气,坐在门外的椅子上,累得几乎瘫在那儿。

    休息完以后,陆明朗非常淡定地起身,十分自然地路过那几个人,去给盛建明他们买了晚饭,送到了住院部。

    “老大你干什么去了?”

    盛建明看见了陆明朗身上的血迹,吓坏了,陆明朗道:“没事,我路上救了个人,那是她身上的。”

    盛建明道:“刚才我爸妈商量着天这么晚了先带你去你爸那儿——你这一身血。”

    陆明朗微微蹙眉道:“我不去我爸那儿。”

    盛建明惊讶道:“快开学了,你难道想自己一个人住?”

    真自己一个人住,估计盛明国要找到他学校来了,陆明朗当然没准备那样,虽然他肯定会搬出盛明国的家,但要搬进去一段时间,却是肯定的。

    “我会去我爸那边的,不过老二,快开学了,阿姨这边……”

    盛建明道:“我准备军训请假了,让医院开个证明。”他有些颓丧地垂下头,又抬起头,道:“老大,你得一个人军训了。”

    陆明朗哭笑不得地道:“一个人军训有什么好怕的?”

    盛建明道:“离家里那么远,我……其实我有点怕。”

    陆明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反正你不用军训了,我们到时候一起,希望能分到同一个寝室。”

    盛建明对他笑了笑。

    陆明朗把饭给他,转身要走。

    盛建明道:“老大你去干嘛?”

    陆明朗道:“我有事。”

    盛建明提了提饭道:“你不吃饭吗?”

    陆明朗道:“刚才那女孩刚推进手术室,我得在外等着。”

    “女孩?”盛建明立刻眼前一亮,道,“你去吧,我给你留饭。”

    陆明朗挥了挥手,也不争辩,重又到了急诊室三楼妇产科,这一次他坐了电梯。

    电梯门开的一刹那,站在电梯间的两个人立刻就冲了上来扭住了他的胳膊把他拉出了电梯。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陆明朗当下大声呼喊,意图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然而电梯间没人,而原本想来坐电梯的人看见这一幕都避开了。

    有人给了他一膝盖,陆明朗只觉得腹部剧痛,疼得弯腰,还想喊什么就喊不出来了。

    “之前进手术室的人是不是你抱进去的?”为首的那个人啐了一声道,“跟我耍花样!”

    陆明朗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那人提了一只鞋子在他面前一晃——陆明朗暗叫糟糕,抱着冯紫薇进手术室的时候根本没注意藏在床单下的鞋子,这鞋子可能是掉在半路上被他们发现了。

    “谁让你来的?沈六郎?”

    “……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你们在公共场合打人,如果继续的话我会报警。”

    提到“报警”两个字的时候陆明朗敏锐地察觉到这两个人都有些畏缩——虽然只是一瞬,却可说明他们是害怕闹到警方那儿去的。

    “这两年法治这么严,你们还敢在医院打人?”陆明朗更为厉声地道,那两个人的手劲都松了一松,正在这时和他们一伙的人跑了过来,道:“抓到了?”

    陆明朗趁机矮身一滚,挣脱了他们的束缚,来会合的人看见了登时道:“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陆明朗已经往通道那儿跑,安全通道两步并四步跳,快的几乎到了恐怖的地步。

    跑出医院以后,那一伙人离他二三十米紧追不舍。

    陆明朗没准备往警察局去,他带着这伙人绕着医院旁边的建筑物跑,然后在绕到视线盲角看不见自己的地方后他又改变了方向跑回了医院。

    “呼,呼,呼——”坐电梯回妇产科三楼,陆明朗庆幸自己腿脚好了以后天天都绕着陆家塘晨跑。这要是没练那些日子,今天他恐怕就要被抓到了。

    在妇产科门前等,也怕那些人会回来。最危险的地方虽然是最安全的地方,但这伙人抓他只是顺便,估计还是想找冯紫薇。这急救不知道要多久才好,而且冯紫薇的肚子看起来并不大,出血成那样,孩子应该是保不住了。

    离冯紫薇进手术室大概已经过了二十分钟,陆明朗就怕自己不在的那一会儿医生找人找不到。这要是要签什么东西的话,一延误可能就要出人命。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保佑,陆明朗刚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不到五分钟手术室的推门就被推开了。

    “你是刚刚送进来的那位病人家属?刚才怎么不见你人。”

    陆明朗忙站起身,道:“刚才我有点事——我不是病人家属,不过是我送她来的!”

    那医生道:“病人胎盘脱落,而且有失血过多的症状。母亲的命是暂时保住了,就是孩子……”

    陆明朗早就有预感了:“孩子掉了。”

    “对。”那医生点了点头,道,“她怀孕的时间太短,而且就算怀孕八个月胎盘脱落也不一定保得住。不过她身体底子不错,换了别的孕妇可能早就一尸两命了。她到底干了什么竟然流产,你真的不是她男朋友吗?”

    “不是,我真的不是。”陆明朗有些尴尬地道。

    那医生在手上的夹子上写了半天,然后把单子给他,道:“这些是手术费用单,包括用血的,你如果和病人没关系的话,可以等病人醒来以后让她支付。”说着,那医生却看了他一眼,道,“年轻人,做了事情是要负责任的。”

    陆明朗尴尬地笑了一笑,也没多解释。

    刚接过单子,还没看完呢,“啪嗒啪嗒”还算寂静的抢救通道就听见了有人跑过来的脚步声。

    “……那个医生,我等会再过来。”陆明朗一边说一边准备跑路,那医生却眼明手快地抓住了他,道:“哎,你去干嘛?病人才刚脱离了危险……”

    “我……”只这么一耽搁,那几人就跑到了近前,最近的岔路也被他们越过,陆明朗已经没办法找别的路逃走。

    那医生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见这架势也是一愣——他本以为陆明朗是又想跑,而之前是已经跑过一次了。

    几个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看见陆明朗连高兴都来不及,只是喘气。

    “操!还真被老大猜中了,真回来了!”

    陆明朗脸一沉,反而上前了一步道:“你们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报警?”因为腿疾的缘故,陆明朗前世基本没有什么打架的经验。但是,男人总是有血性的,大不了就和他们拼了!

    那几人互看了一眼,仍是要冲上来抓他。

    当是时,陆明朗听见重重一下踹到肉里的闷声。沈宴珩就好像功夫大片里的主角一样,从右侧通道路口冒出来直接把这群人站在最后面的那个踹到墙上去了。

    陆明朗和医生都吓了一跳——那人是真撞飞到墙上去的,“砰”地一声,没有半点虚假。

    大开大合、拳头、腿脚。

    沈宴珩几下功夫就把人都打趴下了,抡拳头时的狠劲让那医生目瞪口呆。

    一脚把人的腿骨都踹出了咔擦声,又一拳把一个人的鼻血都砸了出来,沈宴珩收手,慢吞吞地起身,擦血。

    医生艰难地道:“那个……我进去……再看看病人。”直接溜进了手术室的推门。

    第一次看见沈宴珩打架的陆明朗也有些想跟着那医生溜进去——从前沈宴珩虽然狠,但是只是说他手段,不是指他打架!他这是第一次看见沈宴珩打架,而且还是狠到让他心悸的打法。

    “又见面了。”沈宴珩看见陆明朗却是收起了那副戾气外露的样子,但他的笑容还没露出来,便发现什么似的蹙了蹙眉,道,“……冯紫薇是你救的?”

    陆明朗看着一地或哀嚎或昏厥的人,犹豫了一下,才点头。

    “谢了。”沈宴珩用脚拨了拨躺在通道地盘上哀嚎的人,顺便又踹了他一脚。

    方云帆气喘吁吁地跑上来,道:“六六六六哥!我已经报了警了!”

    陆明朗看着那些壮着胆子往这边探看的病人及病人家属,暗想着沈宴珩反而更像那个施暴者。

    “很好,看着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方云帆连忙应声。

    沈宴珩转而看向站在手术室门前的陆明朗,走近了一步:“你……”

    陆明朗后退了一步,不复原先的冷淡反而心存忌惮。

    沈宴珩道:“你不用害怕,我不轻易打人。”

    陆明朗道:“……孩子没了。”

    “啊?”

    陆明朗道:“孩子没了。”他别开眼,然后又垂下长长的眼睫毛,仿佛认为他会不讲道理迁怒一般,“不是我弄没的——你节哀。”

    沈宴珩茫然了一瞬,才拧起眉头,道:“那不是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