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弹晕了
作者:黎夭然   鬼道伏鬼最新章节     
    “啪”江澄干净利落的合上书,被夹在书里的白菻感觉前胸与后背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但她现在动都不能动,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诅咒着江澄。

    江澄探出半边身子,接过行李箱,诧异的看向青年,怎么这么沉?行李箱很重,大概有50公斤重,大概长80厘米宽60厘米,这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青年看向江澄,微笑着说道:“谢了兄弟,下铺下面都放满了东西,没有位置,只能麻烦你递一下了。”

    江澄回道:“没事,出门在外,大家互相帮助。”

    “我叫秦川,兄弟怎么称呼?”

    “江澄”

    这时乘务员喊道:“还有下车的吗?”江澄的车厢靠近车门,秦川把老爷子抱到下铺,整理好被子,轮椅放到前方的空地处。

    老爷子哼了几声,又深深的睡去,没了动静。

    列车慢慢动了起来,“匡剌匡剌”声从外面传来,列车上灯熄了,江澄看了眼手机,将近十二点。

    黑夜总会让一些不明事物蠢蠢欲动,黑色遮挡了他们的存在,提供一种保护。

    老爷子住在下铺,秦川在中铺,江澄在上铺,刚好在他们的上面,三人在一侧。

    江澄隐约听到自己下面窸窸窣窣的响声,洋装被吵醒随意翻了个身,中铺的秦川像是按了暂停键,一动不动,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江澄打开床头的照明灯,拿出垫在枕头下面的书,翻开放白菻的那一页,白菻好奇的看着打开书的江澄,眨着两个黑色圆点装饰的眼珠子,等待着江澄下一个动作。

    江澄把白菻的禁锢解除了,白菻反而愣在了原地,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一动不动。

    江澄轻叹口气,摇了摇头,无奈的把白菻从书里面提溜出来。

    双手把白菻捧在手心,摆了摆,意识放她自由,不再拘着她。白菻反而不确定了,不知道江澄打的什么鬼主意。

    白菻等了一会,江澄没有后续的动作,也就放心了,白菻双手撑地站了起来,矫捷的跳下禁锢着自己的书,她一步三回头,江澄仍然没有逮她回去的意思,总于有一种解放的感觉,自从江澄决定帮助她回到身体后,江澄就必须让白菻事事听他指挥,但为了能够今早回到身体里,江澄怎么说,她就怎么做,没办法,然在屋檐下,不得的低头。

    从踏上旅途后,江澄一直拘束着白菻,把她夹在书里,哪里都不让她去,现在得到江澄允许,那还不是脱了缰的野马。

    白菻顺着床单,小心翼翼的往下爬,几乎快到中铺的时候,没有床单让自己支撑了,白菻左右瞅了瞅,也没有着力点,下面就是秦川,白菻本能的感觉到这个秦川不是一般人,他上车时的铃铛声,震得白菻脑仁疼。

    白菻下意识的就想避开他,但天不遂人愿,挨千刀的江澄翻身,床单一抖,白菻纸人的小手抓不住床单,手一滑,“啪”的一声,直愣愣的砸在了秦川的大脑门上。

    白菻僵硬的一动不动,看秦川没有反应,以为他已经睡死了,就在白菻正准备小心翼翼爬起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啪”的一声被秦川一个手掌给按回去了。

    她现在以趴着的姿势,被秦川按在脑门上。

    如果纸人可以吐血,白菻一口老血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憋成内伤。

    秦川坐了起来,一手按着白菻,一手拿起手机,准备看看砸在自己脑门上的不明物体是什么鬼。

    秦川食指拇指林拎着白菻的脑袋,手机微弱的灯光打在白菻的脸上,白菻四肢舞动,胡乱扑腾,秦川淡定的看着白菻的动作,脸上露出疑惑,怎么会出现黄符纸人,难道周边有修道人士?

    白菻准备用魂力挣脱秦川的牵制,运力的时候,双手交叉滑动,气运丹田,双手往前一推,“噗”的一声,白菻双手捂脸,幸亏黄符看不到脸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有点尴尬,自从被封印在纸人里,她的魂力就被限制住了,根本使不出来,刚刚“噗”的一声,是从下体排出的气体。

    秦川看着白菻在那里耍宝,也不阻止,这个黄符纸人与众不同,与其他的纸人更具有生气一些,而且从制造材料上也可以看出不同来,使用上品符箓来制造纸人,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财大气粗。

    附近有道法高深的同行,但是他放出一个纸人到他面前,意欲何为呢?

    是警告亦或是宣战?

    此时秦川在明,江澄在暗。

    江澄观察着秦川的一举一动,此时秦川手中拎着白菻,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可疑的人。

    白菻观察着秦川,看到秦川在找人,马上联想到,他肯定找的是操纵自己的人,白菻一看,有戏,江澄那个黑心的狐狸陷害自己之仇,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白菻手指着江澄,比划着:“就是他,你要找的人就是他。”因为刚上火车,江澄就给她上了禁声咒,她说不出来话,只能通过手势来比划,告诉秦川消息。

    然而,秦川对白菻充满戒备,看着白菻手舞足蹈以为她有后招,他朝着白菻脑门一个弹指,白菻就晕了过去。

    不是白菻弱的连一个响指都能把她敲晕过去,而是秦川这一下蕴含着法力,白菻现在魂力全被禁锢了,一丝一毫的法力攻击她都抵挡不了。

    现在招式都是这么随意的吗?要是原来有人告诉白菻,弹脑门能把人弹晕,她会轻哼一声,蔑视的看着他,说道,我脑门借你,你弹个试试?

    现如今,她真的被弹晕了

    晕过去之前,白菻感叹了一下世道,明明自己是给他指导,帮助他找出幕后操纵之人,他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把自己打晕。

    秦川拿出红绳,红绳上打着特殊的结扣,结扣均匀分布着,一条半米长的红绳上密密麻麻分布着数十个结扣。秦川用这条特殊的红绳把白菻绑了个结实,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