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三头巨龙
作者:拉格朗日大喵喵   木头仙传最新章节     
    天色渐暗,草木随微风耸动,蹲在草丛里的二人总感觉在打游戏蹲人,鲁班蹲鲁班蹲,鲁班蹲完李白蹲,月读表情严峻,我刚刚收回了在科瑞身边的分身,被分身所含的春药带的浑身燥热,虽然这分身只有我的1/18,可见科瑞下了多大的药力,人家说当兵有三年,母猪赛貂蝉,我现在是分身药没散,月读赛貂蝉。克制,前面那美貌刺客是个男滴。努力把自己的目光移向幽暗绵长的地坑洞口,有两个人影一闪而过,其中一个黑袍男子就是饱食神没错了。月读也看到了这二人,委身潜行坠在二人身后。

    这是一个长达500米的下行隧道入口,坡度很缓,在入口前立着一块放射性垃圾填埋区,前行危险的黄色警示牌,画着个大大的骷髅头,这是用来防止无知人类擅闯地宫的,入口处另外有迷障魔法,没有引导的凡人进入坑道会沿着另外一条通往附近地面的分支隧道回到地面。

    “师傅,对方说是在入口处等么?”荑岚戴着半幅面具,鼻子被面具夹得有一点点紧,说话声音听着像感冒一样。东皇太一摇摇头,指了指地穴,

    压低了声音说:“在地穴地宫的第八层的斗兽场vip包厢里,今天有一场大的斗兽比赛,地穴里人种繁杂,机关重重,魔物繁多,你跟紧为师。”

    “好。”

    “你涂了什么香么?怎么这么香?”东皇太一皱了皱眉,潜行进入敌人巢穴身上喷着香水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最能暴露自己行藏。

    “没有啊,我身上有什么香气么?我怎么闻不到"荑岚仔细嗅嗅自己身上的味道,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东皇太一从袍袖中拿出一个白色小瓷瓶,掸了一点瓶子里的液体在荑岚身上,荑岚身上突然多了一种草药的淡香,勘勘掩盖住她身上的异香。

    “这是百露姐妹会姊妹都会喷在身上的香气,魔物和其他集团的人不会轻易伤害姊妹团的姊妹,这瓶子你戴在身上,也能免去一些麻烦。”

    “谢谢师傅”

    二人对话被月读和白沐涵听了个真切,第八层斗兽场vip包间,东皇太一和霸天魔有血海深仇,怎么会有闲心来看魔王地头的斗兽比赛?

    木头仙示意月读坠在东皇太一身后,自己则跟在那带面具女子身后。

    地穴是越向下空间越大,第一层地穴只有三个篮球场大小,光是电梯入口就占去了三分之一位置,剩下的位置都给了安检机构了,安检倒是简单,一头三头巨龙,经过它身边只要没反应,就说明通过了。据说这三头巨龙大三个脑袋分别代表过去,现在,未来。代表过去的龙头是黑色,代表现在的龙头是金色,代表未来的龙头是绿色。

    今天因为有斗兽大典,来往宾客奇多,那条龙都静静的像睡死了一样,每个动静,只见一红衣女子和身旁几个浅笑女子一边玩笑一边轻车熟路的向电梯走去,不料那龙突然抬起了黑色龙头一口咬住红衣女子的脖颈,瞬息就把个大活人生吞进肚,连个饱嗝都没打。那几个浅笑女子也像这个人并不存在一样继续谈论着坊间八卦,只是手上多了一只可爱的白色兔子。坐上电梯向下而去,看的白沐涵触目惊心。月读读取了刚才龙的感觉,告诉白沐涵那个红衣女子在20年前就是她两岁的时候被父母带着来过乌尔肯山地穴,从里面带走了一只灵兽玉兔,然后给养死了,她父母并不知晓她偷拿了灵兽,只以为她捡到了一只普通的兔子,她也早就忘了这码事,但是三头龙记得,所有以前触犯过地穴法典的的人,都会被黑色龙头吞噬,然后被偷盗或损坏的物品、灵兽就会被复原。

    荑岚跟随师傅小心翼翼的通过三头龙,师傅通过的时候并无异样,看来师傅和乌尔肯山并无过节,她自己慢慢通过巨龙的时候,绿色的头动了动,呼吸越发沉重,即将张开眼睛,荑岚吓坏了,眉心封印处开始隐隐作痛,一股黑气窜出,龙慢慢恢复了平静。

    月读和白沐涵经过龙的时候,绿色的龙眼睁开,龙嘴里吐出绿色的毒液向白沐涵喷去,月读忙开始读心和造梦,龙被眼前的梦境迷惑了。抬起脚追着自己的头不断转圈,木头仙和月读趁机进入电梯向下。:“梦境持续不了太久,大概一个时辰左右,到时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月读喘着粗气和白沐涵说道。白沐涵沉默着,这说明自己未来会与乌尔肯地穴诸人为敌么?为什么?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每一层地穴电梯都要经过很长时间,这并不像电梯,更像是垂直于地面的地铁站,每一层地穴之间的距离很远,好在电梯里人不是很多。也不是每一层都要停。电梯在经过第四层的时候停下了,门打开了,进来了三四十个姐妹,穿着打扮都和荑岚差不多,带着面具,白色纱衣,身上的香气明显是百露姐妹会的香气,这样本来能乘坐100人的电梯就显得很拥挤了,站满了120个人。还好还有四层就到了。在第六层的时候,突然电梯晃动了起来,被什么东西撞得动摇西晃,是那条三头龙!从地穴一层冲撞下来,仿佛要撕碎这电梯里的什么人,电梯门被撞碎了,众人四散奔逃,荑岚也被人流裹挟着冲出了电梯,身边都是姐妹会的姐妹,师傅却不见了,想停下脚步寻找师傅,却被身边两个大力姐妹拼命死拽着,结果多亏了她们才勘勘躲过三头龙巨大的爪子重重一击。貌似这畜生难道是冲着自己来的?荑岚心里也没了底,要真是冲着自己来的,那这会千万不能去找师傅了,母亲还需要师傅和她的救助,现在也顾不了这许多,此时逃命要紧,反正知道了汇合时间和地点,等过一会安全了再去寻师傅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