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9
作者:顾七遇   流光星月夜最新章节     
    “三哥,怎么来这么晚?”乔南意迈步向前,站在许如星和许恪对面,迎接顾夜流的到来,他站在中间,向他们介绍彼此的身份,“二叔,这是我表哥,顾夜流,在家排行老三。三哥,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我和大哥在国外认识的小妹妹,许如星。旁边这位是小星星的二叔,许恪许先生。”

    “你好,顾先生,敝姓许,单名一个恪。”许恪微笑着伸出手,一本正经的做起自我介绍,仿佛两人之前从未见过。

    “许先生,久仰。”顾夜流伸出手回握住他的,凝视着对方墨色浓郁的双眼,默契的对彼此之前因为许如星才形成的交集圈闭口不提。

    “师哥是你另外一个表哥?”许如星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不早说?”

    “你好,小师妹。”顾夜流收回手,看向她淡淡道。

    乔南意一拍脑门,“瞧我这记性,大哥肯定已经告诉过你了,小星星现在是你的师妹,你可得好好照顾她。”

    “认识?”许恪看向许如星,问道。

    “二叔,我不是跟你说开学那天我开着大哥的车追尾了一辆车么,”许如星无奈的耸肩,“撞的就是师哥的车。”

    许恪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面向顾夜流,一本正经的说道:“她让我们宠坏了,今后若有失礼之处,还望顾先生海涵。”

    “哪里,许先生过谦了。”

    “顾先生今后若是有空,可以来我们青西转转,为表谢意,在下愿全程陪同。”许恪从名片夹里抽出自己的名片,边说边递给顾夜流。

    做戏做全套,顾夜流眉眼一挑,接过名片,递上自己的,“许先生初到南临,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我。”

    “我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不在南临的时候,希望你们对如星多加照顾。”

    顾夜流点头,“一定。”

    许如星听的一头雾水,感觉二叔好像是要卖了自己,又好像是在找人看管自己,可无论怎样,她都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此时光芒万丈。所有人都是他的陪衬,灯火通明的大厅也昏暗的只剩一束吊灯倾泻在他头顶。他站在正中央,是万众的焦点,是她心中的神。

    就算是被卖了,卖给顾夜流,这个买卖,下辈子都不亏。

    一直以来都在蠢蠢欲动的**,开始在许如星的心里慢慢滋长。一个眼神,一句问候,都将成为浇灌它生长的养料。

    她像是被吸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渐渐沉迷,难以抽身。

    *******

    拍卖会临近开始的时候,原本四散在周围寒暄的人群渐渐聚拢,陆陆续续就坐。

    许如星坐在顾夜流和许恪中间的时候感觉世界都虚幻了。

    她看了看四周,周围黑压压的人群都在交头接耳,所有视线汇聚的焦点就是自己,她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和多年在国外的经历,足以让她毫不胆怯的泰然处之。

    “阿南,那个小姐在看你呢,认识的?”许如星越过顾夜流,对乔南意小声说道。她环顾全场,那个和自己同样身穿红色长裙,却穿出了与自己截然不同的性感味道的妖娆女人对自己投来的嫉妒挑衅的目光,在这些对自己抱有艳羡、好奇、惊讶目光的人群中显得尤为扎眼,多年以来她见过乔南意不少的风流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以自己凭借正牌女友的身份而终结的,她笑了笑,问道:“又是情债?”

    “不认识,”乔南意眼尾一扫,嫌恶的说道:“我眼光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差了?”

    “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这种胸大腰细屁股翘的女人么?”许如星不怀好意的笑着说道。

    “肤浅。”许恪睨着她,有些不屑的说道。

    “并不是。”顾夜流摸着袖扣,漫不经心的开口。

    乔南意一言不发,挑着眉看她,像是在说“看你要怎么收场”。

    许如星眨了眨眼,出门没看黄历,一不小心得罪人了,还是三个一个比一个难缠的家伙,她有些无奈的想。

    “想什么呢三位,”许如星很快便想到了对策,挽着许恪的手臂把头靠到了他的肩膀上,笑眯眯的讨好道:“男神和男人怎么能混为一谈?你们何必这样谦虚?还让不让其他人活了。”

    许如星的鬼点子从小便层出不穷,许恪清楚,她并不是喜欢以貌取人的孩子,只是想看看抛出去的球她会怎么接,他听完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脸上写满了宠溺,“小滑头。”

    *******

    拍卖会的其中一件拍品,是一只首饰盒。整个首饰盒的盒体都由金丝楠木打造,锁头是纯金镶嵌,盒盖掀开有一面镜子,下方有两层抽屉。整个盒身上精雕细琢的花纹,图案是一朵盛开的牡丹。从它被推出来时,会场里发出的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就可以判断出来,这件拍品价值不菲,并且十分受欢迎。

    “喜欢么?”乔南意歪过头,小声地问许如星。

    这种古色古香的物件一直是许如星的心头好,她点点头,“本来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趁今天换个镇纸,看来又要搁置咯。”

    “真识货,这可是今天的镇场之宝,”乔南意笑道,然后举起了手里的号牌,“五十。”

    顾夜流微微侧头,问道:“你会书法?”

    “嗯,小时候一犯错我爸爸就让我去书房抄家训,就会了一点点,”许如星伸出手,用大拇指抵住小拇指第一节的中间,“真的只有一点点。”

    “小星星,你今天怎么这么谦虚?三哥你不要以为她是个只会‘abc’的富家小姐,”乔南意听到他们的对话转过头,“她多才多艺,字写的很好,上学的时候还得过奖。”

    许如星转头瞪了他一眼,警告他不要多事,“我还会中国功夫,你要不要试试?”

    “一百。”许如星循声转头,发现那位性感美人正靠在金主的身旁,以挑衅的目光紧盯着自己,很显然,她的字典里没有“知难而退”,只有“越战越勇”。许如星冷哼一声,觉得她十分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