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这次是办公室了
作者:九折扇   不死家教最新章节     
    回到家后,苏瑶一直都很安静,也很乖巧,并时不时的偷看一眼罗南的表情,似乎是在确认,这个死人脸到底有没有落井下石的打算。

    不过意外的是,罗南却始终没有对她进行任何教育,反而是林怡,一直在那里对她不停说教。

    想想也是,你好好的学不上,竟然逃课跑出去“约会”,这无论搁在哪个家长身上恐怕都不能淡定啊!

    “喂,怎么了?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你不是她的家庭教师吗?你的学生做出这种事,难道就你不该为自己的失职出来走两步吗?”

    看着油盐不进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女儿,林怡顿时就将矛头转向了非常无辜的罗南。

    “真要我说吗?”

    罗南看了看林怡,然后不是很确定的反问道。

    “废话!”林怡有些气恼的瞪着一双美目,回答道。

    “好吧。”罗南无奈一笑,接着双手一拍膝盖,然后就起身对着满脸紧张的苏瑶说道:“今天,你做的很对,让我对你有点刮目相看。”

    “哈?”原本以为要面临一场疾风骤雨的苏瑶,闻言不由有些意外的看向罗南,似乎也没想到,他这次竟然会反过来支持自己。

    尤其是指望罗南能镇住女儿的林怡,听完后就忍不住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你这是什么话?亏我还一直觉得你是个很不错的家伙,怎么这次也开始跟着犯浑了?”

    “林姐,你先不要着急,你仔细想想最早看到的情况,苏小姐当时的状态,是抱着胳膊一言不发,反而是对面一直在情绪激动的挥舞着胳膊,这表示什么?这表示苏小姐那时候应该是说了什么对方不想听到的话,所以对方才不断的想要极力解释或者应该说挽留什么,而反过来想一下,原本是情侣的两个人,一般除了分手之类的话以外,还有什么是对方不想听到的呢?所以,我觉得苏小姐这次的做法应该是没问题的。”

    罗南微笑着看了看林怡,然后开口解释道。

    并且一边说,一边将目光转向苏瑶,似乎是在鼓励她说出真相。

    不过苏瑶却没有回答,而是轻咬下唇有些感激的看了罗南一阵,这才终于向林怡点了点头。

    “真的是这样吗?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跟我解释?”

    林怡见状,忍不住有些生气的问道。

    “我想应该是没办法解释吧,毕竟不管是不是在谈分手,那都是跟恋爱有关的话题,所以就算是解释,林姐你也一样会责备她吧,毕竟,苏小姐还这么小。”

    罗南笑着回答道。

    “谁说的,人家才不小了。”听到罗南的话,原本沉默的苏瑶,却忽然横了罗南一眼,接着很不高兴的嘀咕道。

    罗南没有在意苏瑶的话,而是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便继续开口说道:“当然了,也有她做的很不对的地方,比如在处理这种琐事的时候,她首先想到了逃课,这就有点不分轻重了。”

    “死人脸,你到底帮谁啊!”

    忽然被罗南数落,面子上挂不住的苏瑶,当时就对着罗南嚷嚷道。

    而反观林怡,本来还因为自己不问青红皂白而感到有些尴尬,正不知道该怎么给自己圆场,却忽然找到了可以理直气壮的教训女儿的借口,于是也立刻对着女儿训斥道:“你吼什么?他说的不对吗?冤枉你了吗?啊?看看你,像什么样子,逃课就算了,最重要的也不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这像话吗!”

    嗯,这是亲妈。

    回到书房里,苏瑶就立刻气不打一处来,没办法,不管是谁,被人絮叨一个多小时,也不可能开心的起来。

    所以刚一坐下后,苏瑶就一边拿着补课用的教材,一边不停的诅咒着罗南:“死人脸,恶心男,臭不要脸的罗南,恨死你了!”

    “我知道你恨死我了,但同样的,你也拿我没办法,所以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罗南手里拿着书本,然后毫不在意的随口说道。

    “哼,我是绝对不会认命的,总之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从我家赶走的。”

    苏瑶贝齿紧嗑,一边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过罗南却毫不在意,把苏瑶给气的!

    大概是实在气不过了,已经没心思补课的苏瑶,索性将书本一推,接着一抱双臂,然后气鼓鼓的说道:“喂,死人脸,姑奶奶累了,你也过来给我捏捏肩。”

    不过罗南却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并且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的回答道:“抱歉,男女授受不亲。”

    “放屁!你在客厅揉我妈的时候,怎么不说男女授受不亲!”

    苏瑶瞪着眸子怒吼道。

    罗南闻言一愣,表情怪异的盯着苏瑶看了半天,最终,翻开书本说道:“公元前480年,波斯国薛西斯一世,统率大军进攻希腊,……”

    “……”

    ……

    时间到了第二天上午,还是老样子,送苏瑶到学校,之后罗南就跟林怡一起去了公司。

    而林怡也马不停蹄的,召集了董事会成员到会议室开会。

    但是整个会议当中,却意外的没有提建材部总经理谢康贪墨公款的事,而是仅仅在表达了要对各部门进行重新查账,并重点提了一下建材部门的账目上交时限之后,就解散了会议。

    而这,也正是罗南认为林怡这个女人精明的地方,没有一掌握证据就急着去攻击建材部,而是仅仅布下刺激对方的诱饵罢了。

    是的,因为林怡很清楚,谢康的势力早就在建材部根深蒂固,如果现在就撕破脸,那么整个建材部门,恐怕都会因此受到波及。

    更何况,如果把内部员工贪墨公款这样的丑闻传出去,那么对公司的声誉也将会是一种致命打击。

    所以林怡才不得不选择迂回战术,先心理战术瓦解对方的势力,让建材部门那些狼子野心的家伙人人自危,等兵不成兵的时候再进行彻底攻坚,继而对整个建材部门展开疾风扫落叶式的洗牌。

    “你似乎一点也不惊讶我没有找谢康的麻烦。”

    看着坐在自己办公室外间一直沉默不语的罗南,同样回来的林怡,忍不住微笑问道。

    罗南闻言,不置可否的看了看林怡,回答道:“如果你找他的麻烦我才会感到惊讶,因为像这种事,只是一个账目表的话,根本算不上直接证据,他完全可以找个替罪羊,自己只用付连带责任就可以,甚至脸皮再厚一点的话,董事会上道个歉,这个事儿也就过去了,再说了,这还是其一,而最重要的是,一旦把事情闹大却不能立即解决的话,那么对你公司的形象也将会是一种无可挽回的灾难。”

    “然后呢?”林怡的眼中此时已经异彩涟涟。

    “然后就像你刚刚会议上做的那样,先布饵刺激并吓唬他们,让他们人人自危,等到他们自乱阵脚的时候,疾风扫落叶,一次洗牌,一劳永逸,让外界没有渲染公司危机的机会,事情就可以轻易解决了。”罗南看了看林怡,接着再次回答道。

    “嗯,你说的很对,简直……”

    “只不过……”

    “只不过?”

    “只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既然这个谢康上次敢唆使苏城纵火,那么接下来这段时间,他会不会再做出什么不可预料的事也很难说。”

    罗南沉吟着回答道。

    林怡一听,表情也逐渐开始慎重起来,她并不怕别人威胁自己,但别忘了,上次可是差点牵连到自己女儿送命。

    不过好在,罗南似乎也很快看出了林怡的担忧,于是急忙微笑说道:“但是你放心好了,我会尽全力的保护你跟苏小姐,除非对方有办法先杀了我,否则他绝对动不了你们一根汗毛。”

    林怡闻言,心中不由一暖,双眼默默看着罗南,久久不能移开,直到罗南不解看过来,这才忽然有些慌乱的将目光转向别处。

    接着岔开话题说道:“那个……我忽然有点累了,你能不能,帮我捏捏肩?”

    “当然可以。”

    罗南点头回答道。

    只不过当他安排林怡坐下,并伸手准备接触林怡的时候,表情却忽然又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没办法,因为他忽然就想起了昨晚苏瑶说的那句话,“放屁!你在客厅揉我妈的时候,怎么不说男女授受不亲!”

    咳咳,好吧,这次不同了,换办公室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