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要出招了
作者:公子晚娘   公子,晚娘这厢有喜了最新章节     
    南宫玥的话太明显了,一针见血地指出邱晚苓话里的漏洞,让邱晚苓顿时无所遁形。

    其实本来大家都心知肚明事情是怎么回事,可是碍于南宫如雪的身份,以及她颠倒黑白的能力,以及众人无法掌握的直接证据,所以没法儿定邱晚苓的罪。

    可是南宫玥如此说,就把事情变得很明朗了。

    “大长公主,晚苓表妹一向任性,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南宫焱看着南宫如雪,多少给了他点面子,“但是此番怕不是任性二字可以解释。谋害宁王妃,可是死罪!”

    “不!”邱晚苓眼见一顶死罪的帽子就要扣在自己头上,忙提起精神道,“表哥我没想杀人……”

    南宫焱一个冷眼过来,邱晚苓立刻改口:“皇上,民女真的没想杀人!这事情真的是一个意外!我就是在玩儿那个夹竹桃的时候不小心把毒留在了指甲里的。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里头有毒,我怎么会把她故意下在姐姐的茶水里呢?何况,酒宴开席,那么多人要茶水,我怎么就一定知道哪一杯是给姐姐的,哪一杯是给别人的呢?玉贵妃也喝茶,到时候万一害错了人,我的脑袋还要不要了?”

    “是啊!你的脑袋还要不要了!”邱晚容忽然冷笑一声打断邱晚苓的话,“如此说来,你还想要害玉贵妃不成?!如果说这中间的事情,问你自己最清楚!邱晚苓,上回晚娘成亲之时你让婢女给她下毒害得晚娘失忆这件事情已经被你蒙混过关,难道此番证据确凿你还想要抵赖吗?!”

    邱晚容看向南宫如雪,目光凌厉:“大长公主,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想晚苓如此放肆,该不会是大长公主纵容出来的吧?!夹竹桃的毒,若当真是晚苓在玩儿那夹竹桃,为何晚苓的手上半点伤痕都无?夹竹桃可是剧毒!”

    “除非,邱四小姐早就藏了解药在身上。”紫鸢适时地道。

    “来人,给本宫搜!”邱晚容此番怎么说也要邱晚苓伏法。若是再纵容下去,只怕邱晚苓都不知道要害多少人了!

    紫鸢领命立刻上前。

    “你要干什么?”邱晚苓立刻后退,“娘,快救我!她们这是要栽赃陷害,娘!”

    南宫如雪紧了紧手心,如今事情摆在这里,就连她这个大长公主的面子也不好用了。毕竟邱晚娘如今不再只是邱家的女儿,而是尊贵的宁王妃。而且邱晚娘的姐姐邱晚容如今就坐在这里,她的身边还坐着当今皇上!

    若是南宫如雪在未曾得知南宫焱曾经派杀手想要杀死她的儿子邱如彬来挑拨她和南宫玥的关系之前,她会觉得一切都是好商量的。可是如今事情的情况已经全然不同了——她晓得此番就算真的查出什么来,南宫焱也不会放过邱晚苓。

    为今之计,就是想着一会儿若是真的查出些什么来,她要怎么帮着自己的女儿脱身!毕竟方才在来之前,邱晚苓的话就已经表明了一切——她这回是真的犯了大糊涂了!

    紫鸢被默认搜身,眼看邱晚苓就要躲不过,若是当真搜出来,此番当真是证据确凿,哪怕她是大长公主,只怕也保不住邱晚苓一命了!

    如今,只要能保住邱晚苓一命,一切都好商量!如此,就只能借邱晚苓如今的肚子一用了!

    南宫如雪猛地闭了闭眼睛,忽然上前给了邱晚苓一巴掌,打得不仅邱晚苓懵了,在场的人全都懵了。

    “娘……你打我……”邱晚苓捂着脸,在这个要命的紧要关头,她怎么都没想到,她的娘亲不仅没有想着要救她,竟然还忽然上前打了她一巴掌!这是为什么?!

    “事到如今,你就和大家坦白了吧!”南宫如雪恨铁不成钢地道。

    “娘,你在说什么……”邱晚苓一头雾水,她娘到底是在救她,还是在……

    南宫如雪再次闭了闭眼睛,仿若下了很大的决心,忽地一膝盖跪在南宫焱的面前:“皇上!”

    大长公主一跪,如动河山,在场之人包括南宫焱都猛地愣住了!

    大长公主在本朝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在座的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当年大长公主还只是公主的时候,就因为本朝的利益被选做质子前往南黎,后来嫁给了南黎的王子。

    可是那一切都是先皇和大长公主商量出的一个对策——灭黎,是需要内应的。所以后来变有了先皇攻打南黎,大长公主千骑救兄,与先皇里应外合的一战。

    那一次,大长公主还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第一任夫君——南黎的王子,因此犯下南黎国怒。从此南黎和本朝的战争就没有再停歇,直到南宫焱率军灭了南黎,还因此登上帝位。

    ——如此,大长公主在本朝,不仅对先皇有恩,还对当今皇上南宫焱有恩。先皇特赐大长公主永和公主封号,此生不必跪拜皇帝,不必行大礼。

    所以,大概所有人都不记得了,原来这个大长公主还是会下跪的。

    如今的下跪,就是为了自己的女儿,邱晚苓。

    “娘……”邱晚苓也傻了。不知为何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娘亲一直以来在本朝都是一个非常骄傲的存在,在她的印象里,几乎没有人会给娘亲亏吃。所以娘亲在她的眼里,就像是骄傲的孔雀。

    说句不好听的,哪怕是她爹爹邱鸾,有时候也是要看娘亲的脸色的——如此一个骄傲的存在,忽然下跪,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娘,您不会是要……”不会是要求皇上放了她吧?

    愣神过后,南宫焱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兴奋的东西。这一幕,他到底等了多少年了?大概久得他自己都快忘记了。

    从小到大,这个大长公主就如同阴影一般挥之不去。父皇在的时候,就常常告诉他要听大长公主的话,要多向她学习。所以大长公主总是一个严厉的存在,动不动就训斥他。

    再后来他登上了帝位,大长公主便以一个高高在上的帝位仿若一个摄政公主的存在干涉朝政。所以她尽管登基三年以来大刀阔斧,却还是觉得处处束手束脚,就是因为这个不必向他下跪的大长公主!

    想不到,今日,大长公主竟然向他下跪了!这是一个多么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刻!南宫焱只觉得此刻他的心都快要跳得燃烧起来了!

    邱晚娘啊邱晚娘,你这次的毒可算没白吃!

    按捺住内心的狂喜,南宫焱并没有从位子上站起来谦让,虽然他的嘴上说出来的是礼貌的话:“大长公主,您这是做什么?父皇早就说过大长公主不必行此大礼,父皇若是泉下有知,看到这一幕,定然会怪罪朕的……”

    盛德全闻言才想上去扶南宫如雪,却被南宫焱一个眼神支开。然后南宫焱那薄得刻薄的唇一开一合,便道:“只是就算行此大礼,难道大长公主以为就能抵得过晚苓一命吗?那大长公主这一跪也实在是……”

    “有点不值啊……”南宫焱换了个说法。可是言外之意,在座的人都听得明明白白——就算是跪下了,也不能饶了邱晚苓。所以南宫如雪这一跪,简直就是白跪。

    “不,”南宫如雪道,“其实今日之事,我们都误会苓儿了。她其实也是受害者……”

    “此话从何说起?”南宫焱冷笑着接话。看着南宫如雪的头顶说话,这滋味当真舒服!

    只是不知道南宫如雪此番又想玩儿什么花样!

    “的确,那夹竹桃粉并不是苓儿说的什么玩儿出来的,她的确是蓄意藏在指甲缝里的,她方才的确撒了谎!”南宫如雪语气坚定,邱晚苓却疯了:“娘,您在说什么呀!您怎么能胡说呢?!”

    这还是她的亲娘吗?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苓儿,事到如今,你就认了吧!”南宫如雪忽然抓过邱晚苓的手,“皇上,请您明察,晚苓今日把毒藏在指甲缝里,并不是为了害别人,而是为了……为了自杀!”

    “……”邱晚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看着南宫如雪,便看到南宫如雪在朝自己使眼色。她娘这是在做什么呢?置之死地而后生?娘这是在救她?!

    南宫如雪见邱晚苓还在愣神,忙紧了紧她的手心,然后低头瞥了瞥邱晚苓的肚子。

    不管怎么样,无论如何娘亲是不会害她的吧!邱晚苓立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会过意来,她娘这是让她承认毒是为了自杀,那就只能是为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已经……她已经怀孕了?!

    不……

    邱晚苓猛地看向南宫玥。那个如玉一般的公子。而此刻他正以那冷然的目光看着她。可是她从小心里就有他的呀。从小她的愿望就是要嫁给这个如玉一样的公子,和这个温柔的公子共度一生。如果她当着他的面说自己怀了别人的孩子,而且还是在没有成婚的情况下,那么就不仅是不能嫁给他这么简单了!

    她会永远失去他的!

    她在他的心目当中就会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就会是一个不贞洁的女人,就会是一个肮脏的女人!

    “不……”邱晚苓看着南宫玥,退缩了,“娘,不,不能说……”

    然而邱晚苓如今的反应,那种害怕而退缩快要哭了的表情,正是南宫如雪要的!反正从小到大,她就反对邱晚苓喜欢南宫玥,更反对邱晚苓嫁给南宫玥。所以当初南宫玥和邱晚娘被赐婚的时候,她并没有出来反对,就是为了断了自家傻女儿的念头。

    谁知道就算如此,自己这痴情的女儿还是不懂得见好就收,屡次做出伤害邱晚娘的事情而且还被人抓住了把柄。上回是有人顶罪,这回是邱晚苓亲自出手被人抓住了证据,还如何逃脱!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皇上,求您给苓儿做主!她怀了玉之衡的孩子,所以她藏了那夹竹桃的毒,其实是为了在宴会上自戕,给玉家一个难堪!”南宫如雪将自己的脸豁了出去,一口气将这段有损邱家颜面的话都说了出去。

    邱晚苓受不了这巨大的心理刺激,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她在南宫玥这里,是永远地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再也没法儿翻身了……

    “苓儿!快传御医!”南宫如雪趁机让人将邱晚苓背了出去,然后对着南宫焱道:“本来这件事情不打算在玉贵妃生辰这日来找皇上讨个说法,但是既然事情闹到了这步田地,为了邱家的颜面,也为了玉家的颜面,本宫恳请皇上,为玉之衡和苓儿赐婚!”

    大殿中忽然一阵沉默。死一般的沉寂。

    南宫焱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闪过无数个想法。第一个冲上脑海的就是,若是大长公主和玉家联姻,那可还了得!如今朝堂之上最春风得意的就是怀了龙种的玉贵妃一派,还有前段时间剿匪的大长公主,虽然邱如彬杀了人,但是他与大长公主做了交易大赦天下救下邱如彬,此番也算是给了南宫如雪一个大大的人情,也保得他的子嗣无碍。

    可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玉家和邱家两家各自为大,然后利益相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玉家竟然和大长公主和邱家竟要联起手来了!

    “混账东西!”南宫焱猛地一张拍在桌子上,将宫女们甄上来的其实一口都没喝过的茶都镇翻了。这个玉之衡简直就是个混账东西,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事情做就做了也就罢了,邱晚苓的清白不算什么,怎么能把种留下!

    “玉之衡的确是个混账东西!”南宫如雪多么聪明一个人,自然知道南宫焱生气的地方,但她立刻堵住了南宫焱的嘴,“本宫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其实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可是再转念一想,再怎么样晚苓的清白也是他毁去的,如今还有了他的孩子,如果他死了,晚苓怎么办?晚苓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何况玉之衡是玉贵妃最疼爱的弟弟……”

    南宫如雪从来都没有这般低声下气旁敲侧击过。可是为了留住邱晚苓的命,她必须豁出去了!

    “大长公主怎么证明那孩子是玉之衡的?”南宫焱很不情愿。就因为邱晚苓肚子里的一个孩子,邱家和大长公主家就要联手了?这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

    若是这两家联手,他只怕是压不住了。他的皇位,还要不要了!

    “皇上可还记得当日玉山?本宫围剿玉山贼匪,就是为了这件事。当时为了两家名声,晚苓一个小姑娘也不敢把这件事声张,所以连本宫都不知道这件事,直到日前晚苓怀了身孕,本宫才知道这件事,”南宫如雪从袖中掏出原本想用来和玉之衡对峙的玉佩,“这是一品玉器行出品的玉佩。玉佩上写着‘恒光’二字,正是晚苓当晚从那贼子身上摘下来的。皇上,‘恒光’二字,您应该不会不熟悉吧?”

    南宫焱看着盛德全呈上来的那块的确写着“恒光”二字的玉佩,立刻哑口无言。众所周知,一品玉器行是如今大陆上兴起的一家新兴玉器行,其所出玉器都会有独特的身份标记,因为奇货可居。而一品玉器行也有记录买家信息的规矩,所以想来南宫如雪已经到一品玉器行查过了,谁想抵赖都赖不掉。

    “既然是赐婚,就是件大事,”南宫焱不情不愿地挥挥手,让盛德全把那玉佩还给南宫如雪,“此番朕还要与玉家进行确认。今日已经很晚了,晚苓也昏睡着,不如另找时间,等晚苓和恒光都有时间的时候,再问问两人的意思。”

    “如此甚好!”南宫如雪此番只要能救下邱晚苓的命,怎么都好说了,立刻谢恩起来。

    然而她却忘了,送走了南宫焱这尊大佛,还有一个南宫玥呢。

    “大长公主莫不是以为,误伤了晚娘,就可以因为自己受过的伤而置身事外吧?”南宫玥语气淡淡,然他那一眼忽然冰冷,如同剑一样刺在南宫如雪的脸上,是一种南宫如雪从来都不曾见过的凌厉,如同鬼魅行于世间!

    南宫玥要出招了。

    为了邱晚娘。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