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十年三
作者:夕薄言   三十三篇镜华录最新章节     
    宁殇最初不过是随家中长姐来此,却被那人的琴声吸引,自此每日都会来幽冥涧旁待上一段时间,他终日远眺所见的仅仅是那人如云霞般轻盈的白裳,因声所感平日里便处处留意那人的消息。而观璃羽有关的种种见闻透过重重叠叠的离宫流传到魔族的街头小巷,更为贵族家眷平日里茶前饭后的谈资。得力于宁殇长姐们在宫内的耳目,宁殇素日里听到的见闻可不算少,比如三十三天的鸢鹂族善曲,比如观璃羽十三岁为司乐坊掌乐,再比如天族的沐佛节唯有她的一曲停尘能让三十三天外的万丈红尘化为云烟,那这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同样在将观璃羽的种种奇谈探究个干干净净后整个魔族恍然大悟,当初魔君看似不经意的戏谑,其实这世间完完整整的有这么个人,如此看来完全是魔君的筹谋许久深藏不露,只是碍于与天族没完没了的交战才出此下策,更有甚者觉得当初魔君无休无止的交战是否就是换来如今的一个筹码。整个魔族便欣慰到原来他们的魔君其实也不算看起来那么傻。

    昆仲听到这些传言很是尴尬,反问自己到难道当初自己真的是这么想的吗?可他记得自己原本根本不知道天界有这么一号人,鸢鹂族他是知道的,交战之时偶有遇到,不善力甚机敏。可见自己这一醉不仅仅贻误战机,顺带着把自己一世英名也给毁了。实际上也没昆中想的这么糟,原本在魔族眼中自己的魔君不过是嗜血,喜战,暴虐无常,没什么谋略,如今看来不仅仅有联姻的烟火气,还能耐下心思细细谋划,看来也不是那么不可理喻的。

    思虑许久的昆仲觉得该是好好和观璃羽谈一谈了,看如今这形势已经不仅仅是她自己想不想走了,再待下去,只怕整个魔族军心就不稳了,都道之前打仗的目的是为了给魔君联姻,如今心愿得了,也在没必要操练新军了,眼下已经不止有一个大臣提议将军队消减以对天族展示诚意。昆仲想实在不能怪自己为难一个妇人,不给她个立足之地,谁让她背景色彩太过浓厚,以至于自己都不太确定自己当初是不是头脑发热听了什么风言风语,如今最好的办法还是让她哪里来回哪里去,十年他还是能等得起,但她一直留下来只怕十年后自己辛苦操持的军队也就这么费了。

    傍晚时分昆仲将琐事稍安便带一头萧索的着自己赤金描纹刀直冲冲的往观璃羽住处走去。

    他满眼通红的样子吓坏了一众婢女,待到了观璃羽住的紫宸宫,诺达的院落如今就剩观璃羽一人坐在亭内抚琴。

    昆仲压下火气冲尽可能看起来稳重的观璃羽道“有事情需要找你商议一下。”

    “魔君请将。”

    “十年之约不过是一句玩笑,我不管是你们天族也好,抑或是你自己要守诺也好,如今鬼族留不得你。让你们天族十年已经是我的底线,如今因为你整个魔族流言四起,你若不走,今日便难存性命与我刀下。”

    听闻此言,观璃羽一手抚在琴上,回头对昆仲言,“魔君既是守诺,十年之期魔仙二族死伤何止万人,观璃羽便也守得此诺,我不过一条性命罢了,魔君若要取,我无二言”

    回宫之后的昆仲反复的自问,自己怎么就这么走了,如何就没能杀了她,自己素日是这种优柔寡断的性子吗,看来仙人修行的功夫着实了得,无需刀剑就让人妥协,既是如此也只能先留下了。

    如此观璃羽不走,克制流言的唯一办法就在自己身上,身旁的小童进言,如今的流言皆是传闻鬼君沉迷于天女的美貌,所以只需自己稍加克制对夫人十足冷漠就可以了。

    昆仲觉得这个办法不错。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