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他们都是坏人
作者:鱼歌   权门婚宠最新章节     
    第419章  他们都是坏人

    宋亭威只觉得后背一凉,额头上冒出了微微细汗。

    虽然外界对林培的评价是庸碌无为,但林培能让林氏好几次起死回生,势必有他过人的能力,宋家以前不把林培放在眼里,但仅仅半年的时间,风水轮流转,轮到宋家有求于林家了。

    而宋亭威对林培的敬畏,也是在这期间慢慢提升的。

    林培往下看,死死盯着宋亭威,像是威胁,又像是在讨债一样质问他,“你和林渝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宋亭威一怔,脑子里回想起出门前母亲对他说的标准答案,是林渝不怀好意主动勾引他的,可是,他再卑鄙无耻,也不想玷污心中的挚爱。

    他说:“爸,一切都是误会,我和林渝从来没有开始过,视频是被恶意剪辑过的,其实那天我是喝醉了,所以动作才夸张了一些。林渝对我印象不好,那天我们也聊了很多,她说我以后要是再对不起潇潇,她一样会揍我,我也向她保证了以后一定全心全意对潇潇。”

    “是她打醒了我,我只是单纯地对她抱着感恩的心,而且她又是潇潇的妹妹,我也把她当做妹妹看待。我想改变我在她心目中的不好印象,谁知道最后被余欢偷拍了。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

    人们总是选择性地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所幸,林培是听进去了,他是看着林渝长大的,比起故意勾引姐夫,这样的答案反而更容易让他接受。

    尽管余欢已经暴毙,但他眼中的恨意又多了几分,恨不得将余家的所有人都毁灭。

    朱曼玉拉了拉丈夫的衣袖,“要不先让潇潇见见亭威试试,看情况会不会有所好转。”

    林培点点头,朝宋亭威说:“起来吧,”他看看站在一旁心急如焚的宋氏夫妇,叮嘱一句,“小声些,进来吧。”

    这件病房很大,就跟酒店的高级套房一样,分为里外两间,外面是迎客厅,里面才是病房。

    为了不打扰林潇,四位家长都在外面,宋亭威一个人走进了里面。

    此时的林潇早已没有了他最初见到时的端庄和秀丽,她的面色是不正常的苍白,双手双脚都被捆绑在床上,手腕脚踝被绳子勒到的地方有了明显的伤痕,惨不忍睹。

    宋亭威内心有一丝愧疚,想想也挺抱歉的,因为自己的自私,把一个好好的姑娘折磨成了这样。

    林潇睡得很浅,一有人进来,她就警觉地睁大了双眼。

    但与以往每次不同的是,她醒来之后并没有大吵大闹,而是呆呆地看着宋亭威,眼角慢慢地流下了眼泪。

    在门外看着的朱曼玉和林培十分紧张,互相握着手。

    主治医生也在关注着林潇的情况。

    宋亭威慢慢走上前,轻声唤道:“潇潇?潇潇?”

    林潇的眼珠子似乎不太灵活,机械般地转了一下,看到他,她翘起了头,手指也迎向他的方向。

    “亭威?”

    “是我,”宋亭威拖着她的后颈,拿枕头帮她垫高了些,“潇潇,我是亭威,是你的丈夫,你记得我吧?”

    林潇木讷地点点头,原本空洞的眼神一下子有了神采,眼泪也越发的多了,她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孩一样嘤嘤啜泣起来,“亭威,亭威,他们都是坏人,他们要绑我,你要帮我打他们。”

    “好好,潇潇,你别哭啊,潇潇,我在呢。”

    许是自己也才刚经历过一次生死吧,宋亭威明明从来没有对林潇动过真情,可看到林潇这么依赖他,他也红了眼眶。

    “亭威,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亭威,你是不是要跟小渝走了?小渝从小就拿我的东西,我的衣服我的包包我的化妆品,现在连你,她都要拿走。”

    宋亭威握住她的手,小心翼翼地安抚着她,“没有,你记错了,没有小渝,就我和你,潇潇,你记住我的话,没有小渝。”

    “没有小渝?”

    宋亭威转头往外面看了一眼,只见朱曼玉和林培,包括主治医生,都在向他摇手,暗示他不要提到林渝。

    “对,没有。”他点头道。

    “没有小渝,没有小渝,没有小渝……嘻嘻,没有小渝,我就能顺顺利利跟你结婚了。”

    这个样子的林潇特别天真,宋亭威忍不住潸然泪下,“小傻瓜,你忘了么,我们已经结婚了,我们的婚礼很盛大,很顺利,还来了好多亲朋好友。婚礼那天,你是最漂亮的新娘,你怎么忘记了呢?”

    林潇忽然大哭起来,跟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嚎啕大哭,“呜呜呜……我错了亭威,我不是故意刺伤你的,我不是……”

    “说什么呢小傻瓜,你什么时候刺伤我了?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

    林潇眨着泪眼,疑惑地看着他的胸口,“是哦,你不是好好的吗,我没有刺伤你,我没有呢,嘻嘻嘻,亭威,我是不是做了一个噩梦啊?”

    “是啊,你做了一个噩梦,梦醒了就过去了,更加不会变成真的。”

    “真的吗亭威,你不要骗我……”

    宋亭威半跪在地,一边握住她的手,一边轻抚她的耳际,“我怎么会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

    林潇终于破涕为笑,“嗯,我只相信你,别人的话我才不要相信,他们都是坏人。”

    “乖,那现在好好睡一觉,我在这里陪着你,好吗?”

    “好啊,我真的好困了,可是有坏人,我不敢睡,现在可以好好睡觉了。”

    宋亭威帮她擦去眼泪,“嗯,睡吧。”

    林潇做了几次鬼脸,哭哭笑笑的,不一会儿,她就彻底安静下来了,也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朱曼玉焦急地问道:“张主任,潇潇的情况会不会好转?”

    “一切皆有可能,只要她能配合治疗,看目前的情况,只有宋少爷才能安抚住她。”

    朱曼玉和林培相视一看,看样子,他们不接受宋家的建议,都不行了。

    “老宋,下午有空吗?”林培问道。

    “有啊,有何吩咐?”

    林培虽然不情愿,但也不得不这样做,他说:“你们的目的我知道,以后在我面前少虚情假意,我要不是为了我女儿……唉,下午去我办公室谈谈吧,看怎么样才能提升蓝城国际的股价。”

    陈璇笑得很僵硬,有些自行惭愧。

    宋永年连连点头,一把握住林培的手,激动极了,“老林,谢谢,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宋家,与你林家,荣辱与共,共同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