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阴冷校草
作者:蘑菇神力   反派嫌我太可爱[快穿]最新章节     
    天色渐沉,已是华灯初上。路边的炒年糕摊生意红火。

    中年老板正忙着,看到一个女孩牵着个不大情愿的男孩进来。

    “阿姨,要一份炒年糕,多加辣哦!”江甜眼睛笑的弯弯的,即使一天已过,也是元气满满。

    没一会儿,老板端着年糕过来,“一份够吃吗?”

    江甜想了想,“应该够的。”

    她把筷子递给蒋飞,悄默默看了看兜里所剩无几的钱,然后把唯一的一颗鸡蛋夹出来放在盘子里,“阿飞你快吃。”

    蒋飞手指摩挲着筷子,又把盘子推回去。

    “怎么又别扭了,真是的,你欺负我我都没跟你计较,你还跟我拽脾气,哼,真是蒋妞妞!”

    蒋飞后齿槽都咬疼了,看着她红红的嘴角,憋着气道:“鸡蛋要搅拌在年糕上才好吃,笨蛋。”

    “可是那样就吃不到整颗蛋了。”江甜用筷子串了鸡蛋,凑他嘴边,“那你咬一口我再拌。”

    简易的小店里转着几台电风扇。店里人很多,洋溢着笑脸和食物的香味。

    蒋飞低下头,轻轻咬了一口。

    “好了,别再烦我了。”

    “死傲娇!”江甜骂道。

    不管什么季节,温热的食物吃进肚子里都是美好的。江甜吃了两口,就喊着饱了。

    “中午火锅吃的多,不大饿。而且炒年糕吃多了晚上容易不消化,蒋妞妞多吃点吧。”

    蒋飞低头吃,连吃东西都是冷冰冰的。

    吃完他要去结账,江甜拉住他,“我给过了,就你刚才吃的时候。”

    蒋飞想了想,沉默了。

    两个人原计划是先到江甜家拿自行车,蒋飞再回家。谁知到了楼下,蒋飞捂着肚子站不起来。

    “哪不舒服啊?到底怎么了?”

    蒋飞手撑着地,艰难道:“胃疼。”

    “胃怎么会突然疼?没有吃饱吗?”江甜急的跪在地上给他揉肚子。

    “别碰我,笨女人!”

    “这个时候了还嘴硬,到底怎么回事呀?好端端突然就胃疼了!!我们赶紧去医院吧!”

    听到去医院,蒋飞皱了皱眉,道:“是你给我吃的辣椒,我不能吃辣。”

    火锅和炒年糕全是辣的!

    “看你吃的时候没什么事,我不知道啊!”江甜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蒋飞身子发颤,似乎很疼的吸着气,道:“给我水。”

    这周围江甜挠挠下巴,“要不,妞妞乖,去我们家喝点温水再走吧。”

    就这样,蒋飞在江甜家住了小一个月。

    反正他不是胃疼就是腿抽筋,要么忘东西。江甜只好晚上把他带回家,早上趁着父母没醒再各自上学。

    蒋飞气场极冷,人又安静的不像话,一直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得了这个机会,江甜想着办法的让蒋飞帮她写作业、记笔记。

    天是越来越热,离高考只有两个月了。学校组织了马拉松,高三不参加。江甜所在的班成绩差,学校人手不够,临时抓了他们几个人去监督。

    能有这种能放风的好差事,江甜带着红袖章跟几个人美滋滋的蹲在台子上吃棒冰,顺便记录成绩。

    “对不起啊,我来晚了。”林静好小跑着过来,擦着头上的汗。

    她是可爱型的女生,很娇小,让人有保护的欲望。

    江甜拍拍台子,“没事儿。”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甜甜,好久都没见杜尧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不知道。”

    “听说他家里出了事,请了长假。”

    江甜轻笑,“知道你还来问我?”

    林静好羞赧的低下头,赶紧道歉,“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你可千万别多想。”

    那天酒吧事件之后,杜尧就再也没有来过学校,起初大家都以为他是混惯了,翘课罢了。可时间一长,什么流言蜚语都有。

    “没事。”江甜耸肩,淡然道。

    学校的马拉松是从学校操场出发,在几个定点的位置签到,然后再回到学校。他们的责任就是在定点的位置等着跑过来的学生签到,防止有人偷懒走捷径。

    几个学生会的在旁边嘀咕。

    “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没回来,这都几点了?打电话问问徐瑶,她们在职高那里定点,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江甜回头,心里咯噔一下。

    没一会儿有人道:“徐瑶说她们那打点少了好多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真是的,他们不回来,我们就得一直在这等着。”

    “我知道人去哪了,我带你们去吧。”江甜跳下台子。

    学生会的人看到是高三的学姐,多了分尊重,拨了几个人将信将疑的跟着去。

    果然,在职高前面的网吧里抓到了一票开黑玩游戏的男生。

    “学姐!你好神啊!”学生会的男生拍马屁道。

    这有什么难的,以前他们高中也举行过马拉松,强制每个人都要参加。于是你会发现,浩浩荡荡的队伍出门,路过寝室少了一些人,路过厕所少了一些人,路过早餐店少了一些人等到最后,只剩下兢兢业业老实本分,或者运动机能发达的一小撮学生在跑。

    她不想参合学生会的事,拉着林静好去买棒冰。

    “你还吃啊,也不怕肚子疼。”

    江甜只是想找个借口去职高那边逛逛,也不知道某人现在在干嘛,是不是学乖了在好好上课。

    刚转身,骂骂咧咧的声音从网吧的二楼传了出来。

    “蒋飞,你他妈厉害啊!”

    “终于堵着你了!”

    “操!拽什么!”

    人来人往的街道,要不是二楼开着窗户,声音根本不会传出来。

    江甜认出那是杜尧的声音,也从只字片语里听到蒋飞的名字。里面,一楼的楼梯口堵着好几个人,学生会的人正在跟几个男生交涉。

    “怎么回事?”她过去问。

    “还少人,我们怀疑就在楼上,但是这几个非不让我们上去。”

    有个男生低声道:“要不别管了,这几个在学校都不好惹,管不了。”

    江甜想到刚才的声音,手心涔出了汗,把胆小的那个拉到一边,“知道老师的电话吗?出去打,照实情说。要快!”

    林静好这才进来,紧张的不行,“甜甜,出什么事了?”

    “静好,一会儿要是我喊,你就打电话报警。”江甜意识到也许事情比她想象的严重,杜尧这么多天不来上学,肯定是出了事,他突然带着人堵蒋飞,一定是有备而来。

    “到底怎么回事呀?”林静好也认出是自己学校的几个混子,劝道,“学生会都拿他们没办法,你就别管了。你看,网吧的老板都装作没看见。”

    何止!

    来这里的大多都是附近不好好上课的学生,刚才学生会的人就找老板出头了,他才不会为了这些得罪金主们呢。

    僵持不下的时候,楼上传来一声巨响,江甜急了,大喊:“什么?可乐泼显示器上了?!一瓶!赶紧拿抹布擦啊!”

    刚才还行尸走肉一般的老板健步走了过来,“谁!谁泼我的显示器!”

    门神们面面相觑。

    江甜挡在一个堵路的男生前面,“你快跑。”

    男生:我跑哪?我为啥跑?

    老板一把抓住那个男生,“好啊!弄坏我的显示器还想跑!赔钱!不赔钱就给你老师家长打电话!”

    这一闹,堵楼梯的阵型露出了一个缺口,江甜泥鳅一样的钻进去,一步跨三级台阶往上跑。

    楼上一群男生正堵着一个,旁边还有碎裂的啤酒瓶。

    江甜一眼看到其中的蒋飞,消瘦的站在里面,修长白皙的手臂垂在身体两侧,暴着青筋。

    他在强忍着自己的怒气。

    “杜少的女朋友也敢抢,你可以啊!”一个男生正说着。

    蒋飞似不屑,正眼都不想看他。

    就在这时,后面的杜尧抄起一个酒瓶,直直超着蒋飞后脑砸了过去。

    江甜瞬间浑身都麻了,她几乎是下意识的跑过去。

    很大一声。

    蒋飞转过头,江甜头发上挂着玻璃碴子,酒和血顺着脑袋往下流。

    她还没感觉到疼,或者说已经疼麻木了。

    人呆呆站着,嘴角挂着笑。

    她的声音很轻,却像针扎着蒋飞的心。

    她说:“幸好,砸的不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