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 26 章
作者:一寸钉   狼口偷食(穿书)最新章节     
    这天,苏夕照旧在桌边缝补衣服。她手里拿着几块从侯奶奶那里找出的碎布头,琢磨着可以做一个孩子穿的薄马褂。

    她抬头看眼苏然。只见她姐姐跪在床边,两只手各拿着一个银元宝,不时将两个元宝轻轻撞击发出铛铛声。

    苏夕忍不住说:“你都看了这么久了,还没看够吗?”

    “这是我一天中最大的娱乐活动,”苏然扬起头一脸神往,“什么时候可以用银元宝铺满一整张床,躺在上面睡觉。”

    苏夕笑道:“那不会硌得疼吗?”

    苏然:“那也是幸福的疼痛。”

    她将元宝收好,坐到苏夕对面的椅子上,轻声问:“你说,咱们就在这寨子里住下来怎么样?”

    这件事苏然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她和苏夕现在的情况,住在寨子里最安全。

    原本去齐州府,有殷华在可以帮衬一二,可如今她得罪了殷祺,再去找殷华就十分不理智了。

    苏夕怔了怔,随后抿唇低下头小声说:“都听你安排吧。”

    话是这样说,可苏然一眼就看出她并不情愿。她想了下,觉得苏夕可能是无聊,她来了到现在还没下过山呢。

    苏然笑着说:“哪天我带你下山去……”

    话顿住,远的地方去不了,近的嘛,文水县有春来阁,齐州府有殷祺,都不能去了,

    苏然干咳一声说:“回头我带你下山去小树林里转转。”

    苏夕无语,半晌回道:“我是担心万一有人要找我们……”

    苏然福至心灵脱口说:“你是说殷华吧?”

    苏夕僵住,脸立刻就红了,眼带责怪地瞪了姐姐一眼。

    苏然尴尬,说话快的毛病还是得改一改。

    此时的殷华却没功夫想苏夕,他正跟在大哥身后剿匪。

    这一次府衙派出八百兵士,由殷祺领兵,曹云天跟随。

    曹云天看了一眼身旁的马车,心里多少有点不屑。到底是皇家贵胄,娇生惯养,说是来剿匪,居然一直坐在马车里。

    他这些年也有所耳闻。当今圣上疑心重,对自己的亲兄弟同样层层防范。肃王爷府中上下无人习武,也无任何兵权,只有两个儿子,还常年不出京城。

    如今看世子的生活习惯,和传闻倒是相符。

    临出发前,世子还特意和他说:“这些山匪平日还算老实,没干过什么大奸大恶的事。我们这次以招降为主,只要找出盐船失窃的主谋即可。”

    这正合曹云天的意愿,最好能不费一兵一卒,找出盐船。

    他们现在正在虎爪山脚下,橙色的府旗高高地在风里飘。

    曹云天已经暗中派人上山和傅大刀打招呼,让他等下意思意思就行,千万不能伤了贵人。

    他看了一眼日头,心想傅大刀应该已经收到他的消息,这时只怕是在清点人数。

    刚这样一想,就听到山上一片喊杀声,几路人马高举傅大刀的令旗冲了下来。

    曹云天皱眉,这傅大刀也演得太真了。

    他对身边的士兵下令:“保护好世子和二公子。”

    装备最为精良的两队人马将马车围在了中间,曹云天本人也在其中。

    他是个文官,这种打打杀杀的事肯定不可能冲在前面,更何况演个戏而已,又不是真打。

    他一早就吩咐好了,将战斗力最强的两队人留在身边,心里估量着,打上半个时辰也就差不多了。

    何进眯起眼,对方的旗子是土黄色,上面绣有腥红的傅字。他心中疑惑,问曹云天:“想不到这山匪很是勇猛。”

    曹云天干笑两声,眉头越皱越深。

    对方来了很多人,个个拿着武器,一副杀红了眼的样子。四周喊杀声震天,虎爪寨占了地利人和。

    而他们的人,因为一早就被叮嘱过,都没有拼全力。猛一下和敌人对上,集体犯懵,被对方杀得一路向后退,眼看着离马车越来越近。

    马车的帘子突然被打开,殷祺从里面探出身。

    他盯着争战斗中的两拨人马,忽然问曹云天:“难道你没派人去报信?”

    曹云天一怔,想明白世子在问什么,老脸有点挂不住。

    何进上前一步,到殷祺身边:“世子,就算曹师爷没去报信,一般的山匪见到官兵哪会这样拼命。”

    自古以来,匪寨再厉害也不会招惹朝廷的军队。

    殷祺又观察了一会儿战况,感觉自己想要招降傅大刀的意愿要落空。

    既然不能为己所用,那就是没有用了。

    他转头吩咐曹云天:“叫援军。”

    殷华也从马车上下来,脸色不太好看,他年纪小,又是初次离家就碰上这样的场面,腿都有点发软。

    殷祺见场面越发不受控制,便安排一队精兵将殷华送回府衙。

    与此同时,更大的一队人马从山上冲下来,领头的正是傅大刀。

    他铜铃似的双眼圆瞪,手握一把大长刀,呼呼带风,直直地冲着殷祺所在的马车冲来。

    同一时间,罗乘风得到官兵围剿虎爪寨的消息。

    大家都觉奇怪,好端端地怎么就突然开始剿匪了。

    平日里,虎爪寨和齐州府那边走的很近,断没有说打就打的道理。

    难不成是在做戏?还是说和苏然前两日搞出的那些事有关?如果不把事情打听清楚,罗乘风心里难安。

    他派人去盯着情况,同时将苏然叫过来,想问问她的看法。

    苏然前脚刚进屋,就有人跑进来,一脸紧张。

    “二当家,傅大刀不知怎么回事,看那架势是要拼了命把官兵打回去。”

    罗乘风也皱眉了,他现在搞不清,这剿匪到底是真是假。若是真的,不管哪方赢,他都不想看到。傅大刀胜,以后这梅花寨八成就得散伙,官府胜,下一个开刀的没准就是他。

    唯有苏然,听了这话,反问道:“是说官兵那边要输?”

    来人点点头,着急道:“二当家,要是傅大刀打赢了,以后就没人给咱们撑腰了。”

    苏然挑眉,心念一动,对罗乘风说:“要不,咱们去帮帮忙?”

    罗乘风转头看向她,无奈道:“你又想干什么?”

    “这话说的,我哪次干的不是好事啊。”苏然为自己辩解,“你有没有虎爪山的地图?”

    地图这个东西,在古代不是行军作战的人,一般不会有,不过好在,苏然只是要虎爪山的地图。

    罗乘风直接用手指沾了点水,就着桌子就画上了。

    “山很高,寨子主要建在半山处,再往上来回一趟太费劲。西面是悬崖峭壁,东面距通广河最近,平日他们上下山都是走东面。”

    “东面是哪边?”苏然打断他。

    罗乘风随意一点:“这。”

    苏然点点头,眼睛落在上方:“这么说,北面是离我们最近的?”

    “……”罗乘风看她一眼,“那是南面。”

    “嗯?不是上北吗?”

    罗乘风无语:“你站反了。”

    苏然嘿嘿一笑,移动两步,走到对面,挨着罗乘风站住,手往桌面指。

    “南面能上山吗?”

    罗乘风侧头,垂眸看向身边的苏然。

    她是一身男装没错,而且这寨子里也确实还有不少人以为她是男的。

    但稍微有些生活阅历的老人都能一眼看出她是个女的,包括他,很早就发现苏然是个女人。

    再说了,就算别人都当她是男人,她自己心里没点数?

    上次主动伸手扶他,这会儿又离他这么近站着。要是换成别的女人,罗乘风估计会以为对方是心悦他,不过如今站这的是苏然。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对她的性格多少有些了解,这会儿倒没那么自作多情,只是要一下子适应也比较难。

    他转回头答道:“南北两面走的人少,都是小路,比较陡,不过也能上去。”

    苏然“哦”了一声,陷入沉思。

    罗乘风看她那样子,忍不住说:“你不会以为傅大刀真能赢吧?我就算再讨厌他,也不可能让兄弟们去送死。”

    苏然回神:“嗯,不送,我们去捡漏。”

    **

    傅大刀确实杀红了眼。

    他原本雄心万丈自信满满要拿下梅花寨,结果被府尹安排的人盯着,不战而归。

    正独自生闷气时,却又听手下说,府衙几百兵士正往自己的虎爪寨来,领头的是曹云天。

    傅大刀登时火冒三丈。

    什么意思!老子已经撤兵了,居然还不依不饶。敢情之前派那个小子来,是先礼后兵,耍他玩?真当老子怕他个府尹,打起来,指不定谁赢。

    傅大刀马上集合寨子里的人,整装待发,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要是能打下齐州府,他就占城为主,也学那西南藩王自立个名号。

    就在他举着大刀怒气冲天往外奔时,曹云天派的人到了。

    来人见到傅大刀,下巴一抬,神态倨傲,口气不屑:“曹师爷说了,等下打起来时,你们要注意分寸,切莫伤了贵人。”

    要么说,派个什么样的人来当信使是很重要的。

    平日里,双方友好合作时,仗着自己是个小官,有点身份,对这些土匪不屑一顾,说话鼻子冲天也就算了。因为人家至少有求于你,多少能忍忍。

    这会儿已经翻脸了,要打起来了,还没点眼力,看不出人家拿着刀找地撒火呢。

    傅大刀听他这样一说,气得笑起来。上次派个毛都没长齐的嫩瓜来,好歹态度还可以,这次又是不知哪冒出来的杂碎,竟敢如此无礼!

    傅大刀手中长刀一挥,直接将来人的脑袋砍了下来。

    这下,大伙都知道事情是走到极处了,只有打赢了才有出路。这群人本就彪悍善斗,见傅大刀一出手就把来使杀了,不但不怕,反而斗志高昂,俱都抄了家伙冲下山去。

    不让他伤了贵人,他还就偏冲着那贵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