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NJ-124
作者:宴难尽   在只有男人的世界艰难求生最新章节     
    晋·江·原·创·首·发·  易冬冉将手中的毛巾递给了最前面的92号, 手递给了一杯封口的水。

    92号接过, “谢谢易老师。”

    易冬冉点了点头, 没有多说什么,待92号走到一边,看向了身后的93号, 把水递过去, 替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意盈盈,“93号,你的异能是什么, 太厉害了。”

    “谢谢易老师, 我的异能是控制风。”

    “哇,怪不得我看不见你做了什么,那个孩子就被你打败了, 真厉害呢。”

    “谢谢易老师的夸奖。”

    “94号, 你流了好多汗呢。”

    “谢谢易老师。”

    ……

    身后的交谈不断地传来, 92号面无表情地坐在座椅上,手中攥着毛巾的手忍不住微微收紧。

    易老师不对他露出奇怪的,不和他说奇怪的话语, 这没有什么的,所有人不都是这样吗?他本来就像老师正常一点,可是为什么老师对他正常之后, 他却……

    休息的时间结束, 92号想起易老师对他与其他孩子截然不同的态度, 心中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气闷。

    训练场上,机器人老师宣布开始两两对抗训练。

    他皱起了眉头,老师有意的针对在他的脑海中交错,呲呲作响的电流在他手中交错,光芒越盛,他下手也越来越狠。

    92号的对手被他的表现激起了凶性,两人舍弃了点到为止的较量,变成拼尽力气的战斗。电火交织,身影闪烁。

    砰的一声,易冬冉吸引了目光,只见,92号和他的对手双双躺在地上,两败俱伤了。

    92号!易冬冉脸色一变。

    其他孩子不为所动,继续着他们的交量,护理机器人连忙上场,从身体内弹出护理简易床,将两人抬了起来。

    易冬冉懵了片刻,连忙跟在了护理机器人后面,慌张地询问道:“他们没事吧?”

    机器人一变架着两个人往护理室赶过去,一边回答易冬冉,“经过扫描发现,他们全身有几处擦伤,因为异能电流出现暂时麻痹状态,没有太大的问题。“

    说着,机器人已经加速了速度,易冬冉没有未来人的超高体能,根本追不上,只能见他们消失得越来越远。

    擦伤,麻痹,又说没事,易冬冉不知该担心还是该松口气,她着急不已,询问着沿路的机器人,经历了一番波折,终于找到了护理室的位置。

    来的时候,机器人正在为92号他们做治疗,暂时不能进去,没有办法,她只能坐在门外等着,心中万分懊恼,92号一向做事稳重,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正思虑间,治疗室的门被打开了,易冬冉看到92号清醒着,被机器人推了出来。

    “他没事了吧?”

    护理机器人一字一板地说道:“麻痹效果已经解除,擦伤也已经结疤,bc-20192和be-20212可以回去上课。”

    受了伤还要回去上课。易冬冉几乎脱口而出。想到他们是规定程序的机器人,只得改口道:“我知道了,我送他们回去吧。”

    机器人在程序内搜索了一下,点了点头,“那就麻烦易老师了。”

    护理机器人离开了,易冬冉看着只到自己腿边,整个人弱弱小小的92号,脱口而出,“对不起。”

    92号一愣,“我受伤和易老师没有关系。”

    易冬冉自责不已,蹲下来,与他平视,“对不起。”

    92号怔怔地注视着易冬冉的眼神,眼珠是黑色的,其余是白色的,与他一样的眼睛,可是他就是觉得,这双眼睛里,多了许多他没有的东西。

    “老师为什么会露出那么奇怪的表情呢?”92号喃喃,一不注意将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这不是奇怪的表情。”易冬冉抓起92号的比她小很多的手掌。

    92号下意识地往后伸了一下,却终究是没有真正挣开。

    易冬冉抓着92号的小手,将其放在自己的脸上,“这是担心的表情,因为我在担心你。”

    “这是微笑的表情,我高兴的时候露出。这是难过的表情,代表的伤心,还有愤怒,厌恶的表情,是在说生气和讨厌。”她笑又哭又笑,变幻了好几个神色。

    92号感觉易老师温热的肌肤传递到他掌心,暖暖的,又很烫,烫得他有些不知所措。易老师所说的一切,他每一个字都懂,却每一个字都不明白。什么是高兴,什么是伤心,什么时生气和讨厌。

    他不明白。

    易冬冉再次说:“92号对不起。”

    92号见易老师露出她所说的难过的表情,抿起了唇,再次重复了一边自己的话,“我受伤和易老师没有关系。”

    易冬冉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了他的倔强,不管怎样,是她没有看好92号,这么大一个人了,还和一个小孩子怄气。

    她叹了口气,轻轻抱住面前逞强的孩子,“不是受伤,是之前那样对待你。”

    “我不是讨厌92号,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什么是喜欢,什么是不喜欢。”

    92号想起了自己与12号打斗时,一直在思考的事情,神色一僵,硬邦邦道:“易老师怎么样对待我,都是老师的自由,跟我没有关系。”

    果然还是没有让这个榆木脑袋明白,易冬冉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来只能以后慢慢教他了。她笑了笑,松开了他,捏了捏他的小脸蛋,没好气道:“好的,跟你没有关系。不过你只要知道,我喜欢92号,最喜欢,超喜欢就好了。”

    92号,“老师,你这样是不尊重我。”

    “我没有不尊重你,我这是喜欢的表达啊。”说着,易冬冉得寸进尺,捧着他的脑袋亲了一口。

    92号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易冬冉这么得寸进尺。

    易冬冉得逞的站了起来,看到了一旁的12号,他的表情是育儿园学生的通用面瘫,严肃认真。只不过那黑色瞳孔静静地注视着她,带着不明的探究。

    她忍不住揉了揉这个小家伙的脑袋,一手一个,抓起他们的小手。“好了,老师带你们回去。”

    “老师,我有自理能力,不需要拉手。”92号抿着唇,一如既往地拒绝她。

    易冬冉拽着他们的手不撒,笑道:“没关系的,老师没有自理能力,需要你们拉着我。”

    92号无话可说,看了一眼她,似乎在说,老师真是没用。

    没用的易冬冉带着两人继续回去上课了。

    晚上,92号回到休眠仓内第一次没有立即睡眠。他静默了片刻,摸了摸额头,这里仿佛还有着残留的温度,脑海中,还回想着易老师莫名其妙的话。“我喜欢92号,最喜欢,超喜欢就好了。”

    喜欢是什么?92号眼中难得一见的带上了茫然之色,他打开光脑,第一次输入查询了和课业无关的词汇。

    抱着这样的想法,第二天,易冬冉对小家伙们更加热情了,见他们一个个鱼贯而出,整装待发地准备学习,毫不吝啬地给予他们一个大大的笑容。

    “昨天休息的怎么样?”

    “很好,谢谢易老师的关心。”可是无论如何对待他们,他们仍旧是那一副表情。

    易冬冉无奈,只得再次扬起笑容,“那要不要吃一颗糖,我昨天做了好多。”

    看出孩子们并不抵触糖果,她咬了咬牙,又买了很多,昨天晚上连夜制住出来。

    “谢谢易老师。”92号忽然抬起了脑袋,抛却了以往对她表面上的恭敬,冷冷道:“不过以后请易老师不要欺骗再我们,我特地的检查,糖果并没有你说的效果。”

    说完,他甚至都没有说一句往日客套的,我去上课的话语只是径直领着他身后的学生离开了,比往常还要冷漠数倍。

    易冬冉:……好像生气了。

    她看着92号的背影,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还以为关系会亲近一点,没想到……等一下,不对啊!冷漠的92号已经对她学会了生气,这不是在表达自己的情绪。

    那以后开心还会远吗?

    易冬冉笑了,想起板着脸的小表情,只觉真是太可爱了。

    对了,她抽出d班级的课程表,看着其中体能训练课程,想到自己前两天特意申请的照看权,收拾了一番,准备前去观看。

    体能训练课程每天清晨和下午必备的训练,上午主要是在馆内训练异能和精神力,下午是在野外训练体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