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往事知多少
作者:猫头人   木叶的抠脚大仙最新章节     
    月上中天,花满木叶。

    踩着一地的月光和花香,大众偶像自来也躲开了所有的行人,在木叶的东街上踽踽独行。

    嗒嗒嗒

    夏意渐起,春风未退,此时正是木叶最舒适的时节。即便已经到了晚上9点多,也只是略略多了几丝凉意。

    月光静静地洒在自来也身上,也洒在他眼前的木屋上,春风轻轻吹动他的衣摆,一如三十年前。

    三十年前,自己还只是一个下忍,因为孤独,天天缠着大蛇丸跑这跑那,后来甚至干脆搬来这里,跟他一起住了。

    嘛,毕竟大蛇丸是忍者的遗孤,房子比起自来也的小破屋要大很多。

    那个时候可真是开心呐

    记得自己拉着大蛇丸去,结果被泼了一身水

    记得自己拜托大蛇丸扮坏人,好让自己英雄救美

    停不能再回忆下去了肋骨开始疼了

    虽然是充满了回忆的居所,但自来也并没有打算进去怀念一下童年。

    在晋升中忍之后他很快就搬了出去,而大蛇丸后来更是沉迷于忍术的开发,长年累月地躲在研究所里,这屋子里面,想必早就落满了灰尘。

    这里有花有月有回忆,但却没有酒或女人。又待了一会儿,自来也转身刚准备离开,一个人影突然跳跃着,从一座座屋顶上奔行过来。

    看打扮,这应该是个出去执行任务的忍者。

    自来也原本没怎么在意,但这人眼看着就往自己这边过来,他赶紧出声喝止:“等一下这个屋子”

    咔嚓

    砰

    “这个屋子,快20年没住人了”

    “咳咳咳对不起,自来也大人,把你屋子的天花板,咳咳咳弄坏了。”

    走出木屋,猿飞雪莱一边拍着满身的灰尘,一边向自来也道歉,不过自来也并不是很在意这一点就是了。

    他只是一边打量着门后的景象,一边朝忐忑的雪莱摆了摆手:“你不用太在意,这其实是大蛇丸的祖屋,已经空置了很久。”

    雪莱有些崩溃,这怎么能不在意?听你说完反而更在意了好不好

    月光透屋顶的破洞,照亮了久违的居所。那过去摸爬滚打的木地板上,看不到一点曾经的记忆,厚厚的灰白,遮掩了所有时光的痕迹。

    自来也轻叹一声,抬头望着月亮。什么都在改变,或许只有这月亮,还是和三十年前一模一样吧。

    “自来也大人,自来也大人?”

    “恩!什么事?”

    被雪莱的呼唤打断了思绪,自来也赶紧回神低头。只见眼前这位火影的儿媳已经弹落了一身的灰尘,鞠躬准备告辞了。

    “自来也大人,我的话实在是急着赶路,麻烦你替我向大蛇丸大人道一声歉。拜托了!”

    在木叶的大家族里,结婚后的女忍者一般是不需要接任务的,而是转行做一些固定单位的职务,就像木叶医院,忍校,以及其他的一些行政办公机构。

    或者在自己家里帮忙做事,就像是山中家的花店,以及奈良家的鹿之森。

    雪莱就是在忍校里兼职做老师,教授几门简单的文化课。

    可她这副样子,究竟是要出去干什么呢?

    这里是木叶的东大街,自来也看了看东方,突然恍然大悟。

    “哟你是想要去找新之助吧。”非常不正经地笑了笑,自来也朝着雪莱高高地竖起大拇指,“去吧!我是绝对不会告密的!”

    雪莱闻言一愣,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额多谢自来也大人,那么我就去了。”

    “嗯,去吧。一定要让新之助那小子大吃一惊啊!哈哈哈”

    上下摇晃着大拇指,自来也爽朗地笑了起来。就在这笑声中,雪莱又是朝他一个鞠躬,转身飞跃而走。

    临行前,她还给了自来也一个可怜巴巴的眼神。

    风开始变大了,月下有樱花片片飘落,洋洋洒洒地落进了破旧的木屋,也落在了自来也的身上。

    这就是樱花,无论生与死,都是如此的绚烂。

    就像是爱情啊,如此的至死不渝。

    “呵,真是勇敢的女人。”该回那个新家了,自来也缩回视线,转身向西。

    甩起的的衣袖带走了几片樱花,竟是轻轻地黏在了袖口。

    “不过刚刚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我可是豪杰自来也,说不告密!就不告密”

    咚!

    脑门一疼,夜赶紧支起胳膊重新坐直了。

    门外似乎有人在吆喝唱曲,伴着一阵阵妩媚的娇嗔,很明显,这里不是一个正经地方。

    但是我是怎么来的呢?

    用力甩了甩头,夜这才想起来,就是对面那个醉鬼把自己拖来的!

    大人,以半小时前的情况来看,妾身觉得您还是很主动的。

    不不可能!我这么怎么可能跑来这种地方拼命喝酒?就是自来也硬拽我来的!

    体内的妖鬼一齐无语,心说你要不是自愿的,我们这伙人动起手来,可以拆了整条街信不信?

    “哦?夜醒了啊哈哈哈哈!我就说你的酒量没那么差!”

    高举着酒瓶,自来也满嘴酒气,通红的鼻子里呼出两道白汽。

    “来!让我们接着喝!咕噜咕噜”

    “哈阿”

    就算清酒度数一般,酒瓶很但让夜跟自来也一样直接对瓶吹,那还是不敢的。

    他也就能倒个一小盅,小口小口地嘬着喝。即便如此,小小年纪的他也已经支撑不住,刚刚就给醉倒了。

    这次他是真的不敢再喝了,毒药是对他无效,但谁知道酒精中毒会怎么样?

    其实他早就已经问过了,手下这一群妖鬼、就没一个正经喝醉过的,甚至除了毛倡伎,连个喝过酒的都没

    “妈妈!再来六瓶!”

    “哎!就来”

    唰

    房门滑开,粉面红唇的“妈妈”扭着水蛇腰,踏着小碎步走了进来,端着的六瓶清酒放在了自来也眼前。

    “自来也大人夜大人慢用啊那个,真的不用小百合她们来助兴吗?”

    “嗯?不用了,我这里有小孩子在呢!”

    “哎”

    “妈妈”失望地走了,临走前埋怨地看了夜一眼,差点没给他整吐了。

    “呕儿我说自来也大人,你别喝了!说事呢!”

    自来也根本不听他的,又是一瓶酒咕噜噜下肚。

    “哈阿什么事,说吧!”

    盯着他那红鼻子看了两秒,夜不爽极了:“自来也大人,你说你带我来喝酒就喝酒,为什么要来歌舞厅?这不是在教坏木叶未来的栋梁吗?”

    “多大点事,你小子这么社会,早晚会来这种地方的。”自来也随意地挥了挥手,又抓起了一瓶酒。

    “”反驳不能,但夜是那么容易服输的人吗?

    “喝喝喝!喝到现在也就红了个鼻子而已,装什么醉呀!我说自来也大人,借酒浇愁愁更愁啊!”

    嘴唇蓦地合上,自来也任由香醇的酒液从下巴流下,沾湿整个衣襟。

    “被你看出来了啊,真是个不可爱的小鬼。”

    放下酒瓶,自来也看着nn的瓶口,怔怔有些出神。

    “夜,你说人为什么会变呢?纲手那么豪爽的一个人,居然会去告密”

    恩?纲手告密?

    夜立刻打起精神,翻开了心里的小本本。

    “你不会是搞错了吧?纲手大人出身高贵,干不出这种事!”

    “出身高贵就可以诬陷同伴吗?!”自来也声音一下子高了度,酒瓶都给砸碎了,“大蛇丸大蛇丸研究的明明不是木遁,为什么要诬陷他!”

    又是大蛇丸!夜仿佛看到了年度大戏的裤腰带,再往下拉一点就有爆点了!

    “哦!我说怎么最近没见你和大蛇丸大人出双入对了,原来是这样啊!”

    偷偷瞟了一眼对面,他发现自来也又拿起一瓶酒在喝了,好像没听见他的话一样。

    “自来也大人!!!我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看啊,就算纲手大人不地道,打击报复告黑状,但是三代目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人,恐怕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砰!

    又碎了一个酒瓶

    “不行!我要去找大蛇丸问清楚!对了,还要替雪莱给他道歉”

    “不对!我要把他拉回来!”

    嘶啦!

    大门被扯烂了,自来也破门而出,在一片瞠目结舌之中虎步龙行,大步走出了店门。

    只留下夜看着门洞外一双双懵逼害怕的小眼睛,郁闷的想要原地b。

    你特么又是砸酒瓶又是破门,居然还这么潇洒的一走了之了。

    酒钱你还没结呢!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