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二十章
作者:六安一盏   重生之再嫁废人上将最新章节     
    陆骁进了放映厅仍哑口无言。

    工作人员过来帮助他们,开启了辅助特殊通道,见凌岑是个omega主动提出接手帮他,凌岑礼貌的拒接了。

    自己推着陆骁上行坐到了他们买票的位置。

    陆骁上军校时是风云人物,倒是有主动追求他的,但他自己没这个心思,觉得有这个时间不如多选修几个课时的机甲课,再说他们军校bate和omega的数量太少了…

    还有许多女lpha假装追他,其实就为了能随时跟他拼机甲驾驶技术。

    出了军校就进了军部,别说omega了,bate数量都不多,还一个比一个强悍。有几个omega也在后勤研发,他工作又忙,不想跟其他alpha去后勤研□□费时间去找omega聊天…

    他的段位比凌岑低多了,凌岑随口一句,就能让自己随着他的心意浮想联翩,

    这部电影讲的是什么,凌岑跟他一样也毫不关心,重点在于能和对方来看电影。

    凌岑心神时刻都留在陆骁身上,察觉陆骁还在想他刚才的话,不由玩心大起,不肯放过他。

    伸出右手轻轻攀住陆骁肩膀,在他耳畔喃道:“你就是我的导演,都听你的…你让我拍什么,我就拍什么,裸戏也可以呀……”

    陆骁都能感觉到他耳边凌岑的呼吸声,热流打在耳廓上,成了一首撩拨的音符。不由自主的去想,顺着他的话勾勒出这种画面,手足无处安放。

    陆骁屏气,侧肩让凌岑右臂滑落,无奈道:“看电影吧。”

    “嗯,把口罩摘了吧…”凌岑见好就收,也是怕适得其反,过分了陆骁会不舒服。转而提出让他取下口罩。

    “不用。”陆骁回答道。

    凌岑特意选了小影厅,又买了后排靠边缘的位置,就是不想别人打扰。想让陆骁能循序渐进接受在外面摘下遮掩,他本来就没什么可隐藏的。

    此刻就不肯答应:“摘了吧,早场电影本来就没什么人,又暗,不会有人看见的。”

    凌岑说了几次,陆骁无可奈何的慢慢取下口罩,下意识的低下头把面孔隐在暗处,凌岑却比他更快。

    右手刚刚接过他摘下的口罩,左手就把他的帽子一并收缴了,不等陆骁开口要他还回来。就双臂挽住陆骁脖颈迫使他抬头转向自己。

    摸索着主动在黑暗中吻他,一切瞬息完成。陆骁觉得自己就像是武士被脱下了保护安全的盔甲,还不等他恐惧,就被他的伴侣抚去惧意。

    陆骁能察觉到凌岑的吻从他脸颊划过,与自己结疤相触,他没有吓得弹开反而试探着寻到唇间和他接吻。

    这是个复古影厅,电影大约也很没有意思。到禁止入场,一共只零零散散的坐了十余个人,还都在前排。

    他们在后面自成一方小天地,一吻结束,凌岑退开,压低嗓音柔声道:“别带了,嗯?”

    “嗯。”陆骁点头,又想起他可能看不到,出声回应道。

    凌岑满意的与他单手十指相扣,将帽子口罩拢在自己腿上放好,准备等电影结束再还给他。

    陆骁很不适应这样的感觉,他在家里都整日扣着面具,面具已经像是他的一部分,他也准备好残生都如此了。突然在外卸下,影厅的冷气偶尔徐徐吹来两丝,拍在脸上提醒着他脸上空无一物。

    每次电影光亮投来,陆骁都想低头,但伴侣的手他还握着,温暖平和。

    陆骁强行挺着脖颈不允许自己低头躲起来。凌岑似乎很专注的在看电影,只是握着他的手。

    其实一直暗自分神在他身上,时刻关注着。陆骁忍了一会儿后好像慢慢适应了,身体越发放松。凌岑舒了一口气,真正笑着欣赏起这部电影来。

    电影散场,光线指示灯亮起。他们一直在后排等着人退的差不多了,凌岑才起身把收起的轮椅打开。

    陆骁把自己慢慢挪上去。凌岑在背后推着陆骁,两人从影院出来,快到中午了,商场人逐渐多起来。

    凌岑有些紧张陆骁,手握紧了轮椅推柄,陆骁倒是一切如常:“回家么?”

    “嗯,回家。”凌岑见陆骁情绪还好,心下喜悦,推着陆骁向一层去,忍不住柔声问道:“你以后可以偶尔陪我出来看电影么?”

    “好。”陆骁也缓和了声音答道。

    只要凌岑愿意跟他出来,不以他为耻,他也可以反过来满足凌岑的要求,也许是时候把他之前开掉的心理医生请回来了…

    毕竟凌岑好像很喜欢自己能陪他出来。

    路过一楼珠宝柜的时候凌岑恰好扫到了一枚宝石戒指,浅蓝色的戒面和切割角度都很像他之前的一枚,不由略停了一步细看。

    “怎么了?”

    “没什么。”凌岑马上回过神来,要推陆骁走。这枚戒指只是看着像,仔细一看成色比他前世那枚差多了,内部还有裂纹。放在天鹅绒高平台上,一看就是他们柜最坑人的’镇柜之宝’。

    “等一下。”陆骁伸手扶住柜台,扫视柜台中的珠宝首饰。

    “是这个么。”陆骁观察力敏锐,刚回头看了凌岑一眼,顺着他的视线指向了那枚蓝宝石戒指。

    “先生,您的眼光真好呢!这戒指是咱家最好的呢,一共只有两枚在咱们帝星专柜和卡尔弗特星柜。”一个柜员凑过来,向面前这个裹的严严实实的怪人介绍道。

    帝星人哪怕是穿的一身地摊货,你也不知道他的老款终端里星币有几个零,宁可杀错不可放过呀!她可不像她懒得过来的同事一样眼高于顶。

    “嗯,包起来吧。”陆骁没有多说,他跟人交流的能力已经退化的差不多了。

    以前是不想说话,现在却隐隐察觉出自己组织语言的能力都弱了许多。必须赶紧把心理医生找来!陆骁把这件事在心里划上了马上待办标记。

    “啊?啊,好的,先生!”那个有枣没枣试探一下的bate柜员马上笑开了花,这真是大鱼啊…连价格都没问。

    柜员拿过便捷收款机,陆骁伸出手腕终端准备付款,凌岑赶紧拦住了。

    他什么都没说,怎么就要买了呢。这戒指一看就即贵且不值。

    “买这个干什么呀,咱们回家吧,妈还在家等我们呢。”凌岑劝道。

    “你喜欢。”陆骁仰头看他,凌岑喜欢这枚戒指那就买给他。伴侣不就是这样子么。

    他们没有坐柜台前为客人准备的椅子,因为陆骁移动并不是很方便,凌岑本来是站在一旁的,见状蹲下跟他平视商量。

    颇有点哭笑不得,压低嗓音怕柜员听见道:“我只是看了一下,这戒指里面有瑕疵,我不是很喜欢…我们走吧。”

    他之前那枚相似的蓝宝石戒指至少值上百万星币,色泽要好得多,是他一任男友送给他的,当天晚上他就和对方滚上了床…他觉得人家肯给他花钱就是喜欢他,其实人家不过就是花钱睡他。钱色交易罢了。

    上心的只有他一个人。

    凌岑摇摇头,这种背叛他丈夫的事他再也不会做了,蓝宝石戒指也不想要了…

    陆骁有点失望,凌岑从没向他讨要过什么,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凌岑对什么感兴趣,就想买下来送给他,原来不是么?

    “好吧。”陆骁开口道。

    “不好意思,这戒指我们还是算了吧。”凌岑起身对柜员尴尬的解释。

    柜员笑意一下子凝在了脸上,怎么两人说了两句就不要了…勉强收起收款机艰难的笑了一下。

    “这个能拿给我看一下么?”陆骁转头却看中了一对戒指,正在柜台边上并排立在一起。他当初抵触基因匹配,把他母亲准备的戒指退回去了,新婚之夜过的更是混乱。

    所以直到今天,自己都没有给过凌岑婚戒这么重要的东西,凌岑不提,自己竟也全然忘了,看到这对戒指放在一起才记起。

    凌岑看过去,柜员已经把戒指放在托盘上捧出来了。

    这是一对素圈,没有镶嵌宝石,也没有任何装饰,闪着银白色的暗光,一大一小…是一对对戒。

    陆骁拾起来放在手心里递到凌岑面前,有些犹豫的问道:“你喜欢么?”

    凌岑心剧烈跳动着,口干舌燥,眼底泛起氤氲雾气,单膝跪下与陆骁平视,伸出左手,沉默不语。

    陆骁把大的那枚放回托盘上,托住凌岑左手手腕试探着给他戴在无名指上。凌岑等他给自己带好,马上握拳紧紧扣着那枚戒指拼命点头:“我喜欢,我喜欢!”

    这是他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了,再也没有比这好的了。他前世收到过那么多昂贵的珠宝,可没有一件属于他。

    他终于等到了。

    陆骁有些尴尬,又有点激动轻咳了一声,想要对柜员说话。凌岑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托盘上的另一枚素圈,给陆骁带上。

    陆骁那枚有些小,卡在了关节下方。凌岑把它退出来问道:“能帮我们改一下么?”

    “没问题,先生。”柜员接过那枚戒指,陆骁终端转账完毕。

    柜员小姐拿去后面机器修改了,凌岑欣喜的根本顾不得别的,一直翻来覆去的并拢五指反复看他无名指上的戒指。

    陆骁终于把这个送给他了。这枚戒指比他前世所有珠宝加起来都漂亮,连素圈暗淡的光泽都让他沉醉。

    “你的戒指大小合适么?”

    “合适!”凌岑头也不抬,手背到身后,生怕陆骁让他退下来。

    陆骁被他的举动引的发笑,脸上笑意藏在了口罩下,他的伴侣真的很好满足。

    凌岑也笑了起来,凑过去吻了吻陆骁侧脸,低声道:“谢谢你,我真的很喜欢。”

    “嗯。”陆骁眼神柔和没有多说什么,让他把左手伸出来,自己握着他指尖看了一下。

    凌岑皮肤白皙透亮,十指纤长,这枚戒指确实很适合他,大小也合适。

    很快他的那枚戒指在后面改好了,柜员拿出来,陆骁要自己带上。

    凌岑急忙接过去,挽着他的手,一点点把素圈推进无名指。他丈夫的戒指当然应该由他来为他戴上。

    戒指戴好,凌岑甚是满足的把自己左手搭在陆骁左手上,两枚素圈一上一下靠在一处,宛若一体。

    “好了,咱们走吧。”陆骁低声道。

    凌岑笑着点头,接过柜员手里的戒指包装袋,推着陆骁走出商场。手上的素戒闪着柔和的光芒,与陆骁指上那枚交相辉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