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文家之女
作者:舒七味   一生一刹,执碾成沙最新章节     
    & ngua=&ot;java&ot;sr=&ot;/gaga/pa-tprightjs&ot;>

    对着这位以为是自己未来老板娘的女人,集团员工看到她就更是恭敬的捧着了。

    上官伽也是由着她,反正对文纤他也没有那份心思,既然她愿意帮他挡着其他人往他这塞人,他也乐得清静。

    就在文纤美滋滋的做着当锦辰集团老板娘的美梦时,三年前,舒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大家都不是瞎子,明眼人都能看出上官伽越对舒乐的不同。那双平日里冷漠的深眸,每次看着舒乐都是藏不住的情意,就连平日线条冷峻的脸都变得柔和下来。

    还记得他第一次走在舒乐身后同框出现时,集团看到的人惊得下巴快掉地上了!这真是他们的董事长吗?居然走在一个女人身后,还一脸柔情蜜意的样子?

    再看看舒乐,不施脂粉却魅惑无双的脸,大家似乎找到了董事长沦陷的理由,原来董事长也是个正常男人啊,只是眼光高得很。

    文纤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气得一掌往桌上砸去,硬生生的折断了她精心保养的指甲。等她带着满腔怒火杀到锦辰集团不顾拦着她的秘书,强行拉开上官伽越办公室门时,正看到上官伽越将手中的黑卡递给舒乐。

    全国仅有3张这样的至尊黑卡,可透支上千亿的金额,他居然把自己唯一的一张身份象征的至尊黑卡给了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而眼前这个女人,还一脸不太高兴的样子?

    嫉妒得要发狂的她,想冲上去夺走至尊黑卡,却被上官伽越嫌恶带着冷意的眼神硬生生的定在了原地。他从来没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

    听到身后有人进入的动静,舒乐收回伸出的手,转身看向文纤,打量了下后蹙眉问道:“我倒是不知道还有人能随便闯你办公室?”

    上官伽越看着手里没送得出去的黑卡,深眸微动,带着讨好的意味将东西放进舒乐的外套荷包,做罢还在上面轻拍了两下,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看了看那荷包,才抬头回答道:“以后我会吩咐下去,文家的人,有公事需要出示文件才能进来。”

    “都说了你这黑卡我用不上,你只要打一千万进我给你说的账户就可以了。”舒乐低头将荷包拉开道口子,黑眸透着无奈看着躺在里面的至尊黑卡,伸出手指扒拉了两下,有些无语,她真的用不上这玩意儿好吗?

    “伽越,我们文家跟上官家可是世交,你要为了这么个贪钱的女人让两家疏远吗?”文纤听着上官伽越的话难以置信的问道,同时她转头看向舒乐,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开口就是一千万,真不要脸!

    上官伽越看在眼中,明显的冷了脸,他示意门口傻住的秘书叫人,将赖着不走的文纤直接不留情面的拖了出去。

    “钱我会给阿梧小姐打过去的,这卡就放你这儿。你出门在外,有什么事亮出这卡也没人敢为难你。我知道你的本事,但,十年前你身上落下了不少病根,能不动用你的能力便不动吧。”上官伽越像哄小孩一样的口吻柔声对舒乐道。

    “嗯,我走了。”

    看着舒乐离去的背影他放松的吐了口长气,眉宇间也染了笑意。舒乐接收了他的卡,那他是终于能帮上舒乐了吗?

    之后,凡是舒乐需要大笔金额时,她都会出现在锦辰集团里,每次上官伽越都是立刻安排人去汇钱,从不问金钱去向。后来这事,也渐渐的传开了。众人都唏嘘不已,董事长真是大手笔,那么多钱眼都不眨的汇给舒小姐,怕是这舒小姐才是正宫娘娘吧!以前文小姐天天上赶着来,也没见董事长对她那么好过呀?

    再说文纤。当日回去后,便被父亲好好告诫了番,不要再去触上官伽越的霉头,他爱跟谁就跟谁在一起,不要多管。文家跟上官家的利益关系罢在那里,联姻的是迟早的事,不要为了一个暂时的风流事件毁了她和上官伽越这些年的情意。但,当她听到上官伽越像疯了一样不停给舒乐大笔汇钱的风声时,她就坐不住了。

    名义上她带着公司的文件去找上官伽越签字,实则是找机会见他,可他竟然不见她,只叫秘书将东西拿进来签好后再拿出去给她。她开始慌了,在上官伽越身边守了这么些年,从没见他对谁这么好过,难道,上官伽越是真的喜欢舒乐?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让这女人消失了才行!

    可是,舒乐的行踪哪里是她能查得到的?偶尔月余去一次锦辰,文纤也不敢在上官伽越眼皮子下动手。即便两人碰面了,她也只能像现下这般耍耍嘴皮子。舒乐却是从不把她放在心上,每次都是无视文纤径直走人。可今天,她忆起了一个人,心情极度不好,既然有人送上门来泄火,她也就不客气了。

    舒乐嘴角微勾,她眼神中带着抹不明意味看向文纤道:“听闻文家是出了名的慈善大家,捐助投资了不少的学校。”

    文纤见舒乐丝毫不理她的挑衅,竟然还跟她谈论起她家族的生意,以为她是不敢得罪她,便颇为得意道:“那是当然,我文家投资开办的学校不说上千,上百家还是有的。你这样的女人穷其一生也到不了我文家的高度,怎么可能跟伽越匹配?识相的话,早点走人,你也从伽越手中捞了不少好处了,该知足些。”

    舒乐看着眼前愚笨无知,没有丝毫防备的人,嘴角的笑意更甚:“元志,应该是文家目前投入最多的学校吧?”

    文纤一愣,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舒乐展颜一笑,那笑容中带出的邪气,竟是看得文纤和周遭的人都生出了惧意。

    “我还知道,你弟弟,文颢,在元志的初中部。”

    文纤闻言皱眉,打量着像是变了个人的舒乐,警惕的问道:“你想干什么,不要以为伽越护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敢动我文家人试试!”

    舒乐不答,斜眸瞟了眼文纤转身便走。

    文家,呵,反正这次要做的事,势在必行,既然如此,就拿文家开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