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三十七章
作者:豆豆麻麻   我居然羡慕一个哑巴最新章节     
    午饭时, 大家闲聊吃饭, 乍一看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顾怀陵看向顾软软, 见她眼帘半垂, 安静的模样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 就是嘴角略微下垂了些?再看叶宴之,平常只有两碗饭量的他,今天已经添了第三碗, 压的实实的那种。

    而且吃饭的动作,略凶残?

    挑眉, 两人发生了什么?

    不仅顾怀陵察觉到了异样,连林婆婆也看出来了。林婆婆年岁大了就喜欢看热闹, 热情洋溢的少年郎吓到了心仪的姑娘, 单纯的笨拙怎么看怎么不够, 但今天, 宴之一直没看软软, 软软也好像有些不高兴。

    两人吵架了?

    不过两人都没出声, 神色如常。

    吃过午饭后,顾怀陵惯例洗碗, 顾软软走过去跟他说了一声。

    哥,我回房做衣服去了。

    顾怀陵点头,顾软软转身向外走, 叶宴之正端着一杯温水喝, 并没有抬头, 顾软软脚步顿了顿,也目不斜视的走了出去。

    顾软软一走,叶宴之也跟着会前院后舍去了,回了后舍并没有进屋歇息,而是来回走了几圈慢慢消食,然后就站在廊下凝眉沉思。

    当年阿爹请的那几个拳脚师傅,怎么教的来着?

    顾怀陵洗了碗,又和林先生闲聊了几句,才慢步回了前院后舍,刚入院就见叶宴之站在廊下,双腿半曲,腰背挺直,左手成拳,右手掌心虚握缓缓向上。

    “你在做什么?”顾怀陵出声问他。

    正脑海不停回想拳脚师傅当年招式的叶宴之一惊,好容易摆正的姿势也不稳了,踉跄了几步,骨骼咔嚓一声脆响,扶着腰,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了?”

    顾怀陵几步上前扶着他,叶宴之苦着一张脸,“好像扭到腰了。”

    “对不起。”顾怀陵直接道歉,若不是自己出声惊扰到了他,他也不会这样,“咱们去医馆看看吧。”

    叶宴之小心翼翼的动了动身子,虽然有些痛,但也是刚才,缓了几息后痛感稍缓,应该没什么事,摇头,顾怀陵又反复问了两次,叶宴之都说不去,顾怀陵便没有强求,扶着他往屋子走。

    刚才是下意识出声,现在回想看来,那些都是武学的招式。

    “你要练武?”

    叶宴之:“强身健体。”

    顾怀陵点头,这个自己是赞同的,虽是读书人,但每逢科考就有许多孱弱学子坚持不住的被抬了出来,大考时甚至病死都不能出号子,身体强壮些当然是好事。

    不过———

    顾怀陵:“我虽没练过武,但你下盘既然这样不稳,还是先从基础慢慢来?”比如先扎个马步什么的?

    下、盘、不、稳???

    这句话和今天上午某人说的话意思太接近了,叶宴之直接炸了。

    “你们兄妹两怎么回事,你也觉得我弱吗?!”那个先道歉说我弱,这个也是先道歉然后再说我弱,就算兄妹两心有灵犀也不是这个灵法阿!

    顾怀陵挑眉,慢慢笑了,直接抓住了重点,“也?”

    叶宴之眨了眨眼睛,扭头,“你听错了。”

    挥开顾怀陵的手扶着腰径直走进了屋子拉开木椅坐下,顾怀陵也随之入座翻开书,刚吃过午饭不能马上入睡,都是看一会书再午休。叶宴之余光一直防备的瞅着顾怀陵,怕他再度询问,脑海里迅速找各种解释。

    谁知顾怀陵并没有追着问,而且直接专注看书。

    叶宴之悄悄的松了口气,也跟着翻开书,刚凝神看了两序,顾怀陵的声音慢悠悠传来,“所以你们上午发生了什么事,软软为什么要说你弱?”

    叶宴之下意识回答:“我被———”

    捂嘴,怒瞪笑眯眯的顾怀陵,眉毛倒竖,“她没有说我弱,我很强壮!”

    强、壮?

    闻言,顾怀陵扫了一眼叶宴之清瘦的肩骨,又看了一眼他正翻书的手,白皙修长,好一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纤纤玉手,毫无诚意的点头,“——恩。”

    叶宴之:掀桌,你这声恩也太违心了!

    ………………

    顾软软没去动那四匹布料,而是将一个小包袱打开,这里是细棉的尺头,穿着更为贴身绵软,颜色花色皆素雅,以前做的小衣有些紧了,得做新的,而且怀月也十二了,也到了该穿小衣的年纪了。

    顾软软手脚麻利亦做惯了,尺寸都在心中,不需要裁尺就直接下剪刀,不一会的功夫就将大体给剪了出来,正要穿针,外面有人敲门,林婆婆的声音也随之传来,“软软你睡了吗?”

    到底是在别人家,而且是做小衣,要是被人无意撞进来就羞死人了,所以顾软软把门给锁了。听到林婆婆的声音,顾软软将布料针线都放进一旁的篮子里,用布盖住后才起身去开门。

    林婆婆进屋,“你做什么呢?”

    顾软软指了指桌上的布料,又看着林婆婆:婆婆有什么事吗?

    “没事儿。”林婆婆拉开椅子坐下,“老了,也没什么瞌睡,来瞧瞧你。”说是这样说,神色还是有些困倦,又见桌上的布料还没动,“还没开始呢,我来帮你。”

    顾软软摆手,把一旁的竹篮拿到了桌上,只有林婆婆一人的话,自然可以当着她的面做的。林婆婆一看这布料和大小就知道她是拿来做小衣的,一看这水蓝浅青的颜色就皱眉。

    认识软软也几年了,最初的时候她身上永远都是不合身的黑布棉衣,不管春夏秋冬都是如此,也可以理解,年纪小刘氏不管她,后来她自己能做衣裳了也都是颜色很深的衣服,说是干活方便耐脏。

    唯一的两件浅色裙子还是她婶婶给她做的。

    都十五了,再不好好打扮,等嫁人了,有些姑娘家的能穿的鲜嫩颜色都不好穿了。

    “你等我一下。”

    刚才还有些犯懒没精神的林婆婆脚底生风的迈着小碎步走了。

    顾软软:?

    林婆婆回来的很快,手里拿着几匹尺头,林婆婆倒是想直接拿成匹的料子来,只是考虑到软软的性子,决定慢慢来比较好。

    知道她不会要贵重的东西,所以林婆婆拿来的布料子一般,但是花色很是鲜嫩,鹅黄为底数朵漂亮小雏菊绽放,还有一匹是柳叶嫩绿的,顾软软不解的看着林婆婆。

    林婆婆:“这是以前给小孙女做衣服剩下的料子,她现在也不穿我做的衣裳了,在箱子里压了好几年,看到你做衣裳我才想起来,给你吧。”

    顾软软刚想拒绝,林婆婆直接打断她,“放着也是浪费,除了你也没人用了。”

    细棉的软料,确实算不上贵,而且自己本来也打算给家里人做完后再给林先生林婆婆也做两身的,想到这,倒也没拒绝了,乖巧的道谢:谢谢婆婆。

    看着顾软软脸颊上的一对小酒窝,又软又甜,林婆婆一瞧就喜欢,多好的小姑娘呀。

    “来,婆婆帮你做小衣,我还会刺绣呢,我再帮你勾个边儿绣点东西上去,保证好看!”

    顾软软又摆手,想开口又没说,而是拿过了一旁的沙板写了一行字,林婆婆能看懂简单的唇语,长的就看不太懂了。

    顾软软正要继续写顾怀月的尺寸,林婆婆直接拿过了她手里的沙板放到一边,顾软软不解的看着林婆婆。

    林婆婆佯装不悦,“她是小姑娘,你就不是了?”

    林婆婆知道顾家还有个妹妹,但从来没见过那个,顾怀陵顾软软也不是多嘴的人,林婆婆也不知道顾怀月是什么脾性的人,对顾怀月没什么恶感,但这料子是专门给软软拿的呀。

    不给顾软软反驳的机会,继续道:“你妹妹才十二呢,十二能懂什么?头上扎个头绳就高兴了的小娃娃,给她做这些是浪费了,等她再大两岁不迟,她就算穿上了也不懂这里面的美呢。”

    十二岁还没到察觉身体美的时候呢,她现在就算爱美也只爱在脸上,身上这一块她还是完全懵懂的,而且小鼓包也没长出来,穿着舒服就好,花色完全没必要讲究。

    顾软软模糊听懂了林婆婆的未尽之意,俏脸爬上绯红,有些微怔的看着林婆婆,一双杏眸水汪汪的,婆婆,婆婆她怎么跟自己说这种,有些羞人的话呢。

    林婆婆失笑,“这就吓到了?”

    浑不在意道:“那你要是见过我年轻时候的那些小衣,你是不是要吓的跑出去啦?”

    顾软软好奇眨眼:小衣不都一个样么?

    林婆婆:“不一样的多的去了。”

    “长的短的,双带的单带的,后系的前系的,绸的棉的锻的薄纱的,更别提各式各样的花样配色,成千上万种呢。”

    顾软软震惊:薄纱???

    薄纱怎么能当小衣穿呢,那能遮住什么呀!

    “咳。”一下子说的兴起,忘记了这还是个没嫁的姑娘,还不懂夫妻乐趣,林婆婆装作没看懂顾软软的唇语,自豪的拍了拍胸,“想当年我———”

    触手已经干瘪,已近六十的林婆婆有些委屈,“你别看我现在这样,当年我也很坚挺的,只是它先一步离我而去了。”

    顾软软:…………

    所以,我今天才算了解到真正的林婆婆吗?

    顾软软震惊的无法言语,林婆婆起身,直接拉着顾软软坐到了梳妆镜旁摁着她坐下,将那鹅黄的小布料举在顾软软的脸边,“你看,这个颜色多衬你。”

    这真不是假话。

    哪怕经常地里山里的去,顾软软依然白嫩,鹅黄的轻软布料就在一侧,剪水秋瞳眨了眨,更衬的她人比衣娇,林婆婆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响起。

    “你自己想想,你生的白嫩,身子也好看,穿上这样的小衣更漂亮,自己看着也高兴呀。”

    “我这么好看,我当然要让自己更好看。”

    “而且小衣是藏在里面的,只有自己能看,自己偷着乐,外面那些俗人都不知道,是不是更好玩了?”

    林婆婆的声音似乎带了点蛊惑,顾软软听着她的话,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片嫩黄布料,是真的很鲜艳,从来没穿过的鲜艳。

    所有人来问,自己的回答都是不耐脏,做活麻烦,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

    因为不想“鹤立鸡群”,不想被别人看见,不想再听到那句可惜。

    可惜什么,可惜是哑巴阿,长的好看又是个哑巴,旁人的怜悯更重。不想要看到那些眼神,总是垂着头走路,不想别人因为自己好看而凑上来后却又发现自己是个哑巴又一脸可惜的走了,所以从来不穿鲜艳的衣裳,灰扑扑的衣服就是最好的保护。

    不会有人注意到自己,也不会有人来了又走。

    这些话说出来有些苦,也不能对任何人说,因为说了没有用。

    可是现在婆婆说,小衣是藏在里面的,是自己一个人穿着高兴的,没人能看到,自己可以高兴些,别人依然不会注意到自己。

    顾软软看着那抹嫩黄,安静微润的眼中渐渐出现一抹光。

    它真的好漂亮啊。

    林婆婆一看顾软软的神情就知道她意动了,笑道:“这才对嘛,这些颜色也就这个年纪穿了,再大些又要换一种了,这时候不穿,老了再来遗憾多可惜呀。”

    “我那还有好多,我给你拿过来!”

    林婆婆恨不得现在就把顾软软给装扮起来,不等顾软软回应,又踩着小碎步脚底生风的跑了。这次回来的慢些,手里抱了一堆料子,顾软软惊愕的看着林婆婆的手里的五颜六色,花色多就罢了,锦的缎的都有。

    将手里的料子放在桌子上,林婆婆爱怜的拍了拍它们,情绪有些低落,“现在我是没法穿你们了,再穿就是老妖精了。”说完情绪又陡然高昂,“不过没关系,我给你们找了个非常好看的姑娘,不会埋没了你们的!”

    顾软软:………

    竭力无视林婆婆这番“大胆”又羞人的的言论,怎么能接受呢,这些料子太贵重了,自己不能收的,不好还呀!

    谁知刚走过去还没拿到沙板,林婆婆忽然伸手在顾软软的某个小包子上捏了捏。

    有些疼痛的感觉传来,顾软软彻底傻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林婆婆。

    林婆婆倒是一脸镇定。

    “最近开始疼了?”

    顾软软傻乎乎点头。

    “小衣开始紧了?”

    顾软软再度点头。

    林婆婆欣慰微笑,“长大了,可以做大些了,也可以再做大点,现在穿着不合身没关系,婆婆给你补,后面肯定能穿上的。”看着顾软软彻底傻掉的脸,林婆婆笑的有些贼,“以后你就知道这里面的好处了。”

    顾软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