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星运里的故事
作者:金明不是画家   魔界使者之毁灭者最新章节     
    傍晚时分,坎都拉皇城里一座小木屋里亮着灯光。

    这些个不知名的玩意儿竟也不输于天文馆里那些专业级的天文设备,在和奥利菲斯讨论了整整一个小时后,胡冰怀疑这位占星术士是不是和她一块儿穿越过来的。开什么玩笑,她原以为凭自己的知识把伽利略和开普勒搬出来就能让众人心服口服的星象学大师奥利菲斯也能对她心悦诚服。

    当然,在探讨天文知识星体轨迹之余,奥利菲斯却沉醉于她所说的关于蒙德里安非具象的概念、达芬奇、以及那些让人思索的超现实和表现主义之中。

    “那感觉,唔,就像是在迷雾朦胧海滨小镇中弹奏贝多芬的月光,又或者是在帝国温蕾歌剧院奏响第一交响曲对吗?”奥利菲斯闭上眼睛轻轻说道。她试图在脑海里复原出文艺复兴的画作、维也纳古典乐派的乐曲。那是种充满浪漫主义、喜剧与忧伤并存的迷人气息,啊——多么令人陶醉的一种感觉啊,就像干涸已久地枯井灌进甘甜的清泉,泉眼蕴藏着闻所未闻的渊博学识,那不是庸人妄语更不是画地为牢,简单来说两个字——迷人的文明。“嘿!别动那个望远镜!”

    奥利菲斯神情紧张,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箭步上前,丝毫顾不上自己天文大师的身份,像是母鸡护食般抢在胡冰之前弓下腰忐忑不安地紧紧护住望远镜,轻轻擦拭一遍确认无误后大松一口气。“看看你做了什么,它上面竟然有你的口水!”

    “我……我不是故意的。”胡冰不安道。她小声辩解,本想说那只不过是窗外一滴雨露滴上去的而已,但在看到奥利菲斯的怪诞举止后却忍不住偷笑起来,这个模样哪里还是那个优雅又有风度的奥利菲斯大师。

    “这是伊娜殿下亲手制作的天文望远镜,她视若珍宝。”奥利菲斯轻轻摆好望远镜,拉起胡冰的手腕示意和她一起上楼。木梯松松散散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走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胡冰小心地扶着楼梯扶手一步步往上走,生怕一不留神把脚底下的阶梯踏碎,楼梯两旁的灰白墙壁上挂着神辉大陆各个国家和各个时期的天文大师画像,虽然这座木屋有些老旧,甚至有些角落已经布满蜘蛛网,可这些画像却很崭新,很明显是每天都有人精心擦拭。

    “我想,公主殿下一定是对天文学非常非常感兴趣的对吧。”胡冰边走边用手摸着画像,她开始对这位与众不同的公主殿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但在这偌大的皇宫中故意藏着这么一个属于她的小地方,想来也是有什么心事。

    “自从亚伦陛下去世以后,伊娜殿下就变得沉默寡言了,我能理解她的心情。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我也曾经经历过,不管是作为亲人也好,又或者朋友也好,一个能在军国大事里抽些时间陪她到这里看星星的人,本应该是艾登陛下不是么?”奥利菲斯轻轻地说。“那应该是种异常孤独的感觉,并且预感到会一直孤独下去的强烈感觉,额……就像……盖尔去世以后,我……我说不出那种感觉,只知道我唯一的老朋友离我而去了,我再也不能和他一起并肩作战,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失落和无助吧,大概是的。有时候我们也不能太过勉强,神圣布兰诺的公民理所当然的以为他们心中神圣的皇族没有任何瑕疵,可即使伟大如布兰诺一世皇帝也是个凡人,只不过他们身为皇族,不能表现出来有损威严的举动。”奥利菲斯从墙壁上取下一幅画像,这幅画像不是前面的那些天文大师,画像中是一个青涩的小女孩,女孩举着望远镜脸上洋溢着笑容,画像框架底部书写着签名——亚伦布兰诺爷爷赠最亲爱的孙女伊娜布兰诺。

    “就像我和我的父亲一样么,说起来他也像我的老朋友呢,从小我们俩就打成一片,他完全不像是其他家庭里边的爸爸那么严厉,虽然有时候我们也会因为一些事情争吵。”胡冰小心地接过画像,用手帕轻轻擦拭后挂回墙壁上。“我真的不敢想象有一天他离我而去了我该怎么办,可现在我连他是死是活都不清楚。”

    “孩子,不要沮丧,会好起来的。我还记得画这幅画那天,盖尔和艾伦也在这里,他们父子两个总是那么有意思。”奥利菲斯不常见地笑起来,示意胡冰搀扶着她接着往上走。“那个望远镜,就是殿下和艾伦一起制作的,看起来有些简陋吧,殿下从小就喜欢仰望星空,从她的眼睛里我能看得出来,那份渴望就像我接触天文学之前。夜空里的星体,它们各自有规律地按着各自轨迹运转,卫星围绕着行星,行星围绕着恒星,它们之间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如果能揭示出来那该有多美妙。”

    胡冰想了一会儿,临到楼梯拐角处换了个姿势搀扶奥利菲斯。“那克洛伊团长呢?”话说出口后,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经意间突然问这个问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克洛伊的使命就是和他先辈们一样,当然,他走的更远一些,能继承盖尔团长的衣钵,也是一种莫大的荣耀吧。说起使命,盖尔的使命却仍未完成,如果不是……”奥利菲斯突然欲言又止。

    “奥利菲斯大师,您想告诉我什么?”胡冰问。

    “没什么,我们到了。”

    屋顶阁楼里空间不大,除了一些常见的陈设没有什么特别新奇的地方,胡冰没走几步就看到靠近窗户的位置放着一张小圆桌,圆桌上除了一架天文望远镜外,还有一座座白色泥雕整整齐齐摆放着,几只用来雕刻的刀具和计算用的图纸随意地扔在旁边。胡冰随手拿起一座泥雕,泥雕的雕刻并不精美,甚至有些拙劣,显然不是出自大师之手。

    “这些都是公主殿下百无聊赖之下的作品,你刚才说到你的父亲,他是个怎样的人?”奥利菲斯调校好望远镜,示意胡冰可以用这只望远镜来观测夜空。

    “谢谢,我父亲他是个警察,哦不,是个治安官,但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大英雄。”望远镜中地星体就像在地球时观测的那样,放大倍数后可以看到浩瀚夜空里行星的光环,胡冰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变得自豪起来。“你知道吗我从小就想成为像我父亲一样的大英雄,像他一样破大案抓坏蛋,这样的想法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了,我就是想证明他们男子汉能做的事情,我们女孩儿也一样可以。他很疼我,疼到骨子里,我知道他是个不善表达的人,但我能感觉出来。”

    胡冰的眼角有些湿润,望远镜里地星体蒙上一层雾气,语气里也多了些哽咽。“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他一面,就算不能,我也要在这个世界里好好努力,证明我是胡志强的女儿,大英雄的女儿。”

    “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你看到夜空中明亮的繁星么,无论岁月如何交替变更,它们都在诡谲多变的星云里闪烁,我们也应当如此。”奥利菲斯说。“星运里的奇妙在于我们如何去解读,就像你说的一千个哈姆雷特,我已经记不清上次在这里与人长谈是何时了,但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更重要的事情?”胡冰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能比找到公主殿下更重要的事情,艾登皇帝为此大发雷霆,狠狠地责骂了一顿布鲁特将军,听说布鲁特将军回到家后整日喝闷酒,所有的王公大臣们都在想办法怎么找到公主殿下和取回那枚神羽令。

    奥利菲斯拿出星盘,伸手指出星空的某个位置轻声说:“就在昨天,我听到它在群星中久违的低语。我随即拿起望远镜望向夜空,那是一颗冰冷苍白的死水星球,它此前从未在那个轨道上出现过,它在黑暗虚空中挥洒着粉末尘埃一点点朝我逼近,就像我噩梦中的那个怪物已经开始登门造访。每次我进一步调整倍数观测,结果每次校对都与它的距离相差甚远,它时而在数亿光年之外,时而就在我们的大气层上空不到几百公里的距离。这有悖于我任何以往的天文认知,在大量计算无果后,我开始意识到我们的世界正在慢慢地发生变异和扭曲。”

    “它的低语,那是什么?”胡冰问。

    “我不知道那究竟意味着什么,尽管当时没有任何地震的迹象,也许那是我的错觉,但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在观测到它以后,大地在发生剧烈的震动,我的身体也失去重心跟着随之摆动,直到我放下望远镜。我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群星带给我的讯息,结果只有一只眼睛。”奥利菲斯吞咽唾沫,好像看到了一幅可怕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