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你够狠(二更)
作者:陌雪殇   病王独宠:医品仙妻来种田最新章节     
    & ngua=&ot;java&ot;sr=&ot;/gaga/pa-tprightjs&ot;>

    这一声喊的那叫一个婉转勾人,沈灵溪抖了抖冒出来的鸡皮疙瘩。

    记忆里,自己可从没听到过陈杏这么说过话。

    到底是活了两百多岁的医仙,虽然没有过感情史,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有事晚上赶路累了,随便找一户人家的房顶休息看星星,也听见过不少墙根。

    咳,她可不是故意的,半夜三更的,谁知道都能闹腾到那么晚。

    沈灵溪侧过身子,看了看上官崖。

    还真别说,除了脾气不大好、性子古怪,还有那种很容易让人恐惧的气息,上官崖的样貌和富贵家世确实符合大部分女子的梦中情人形象,怪不得陈杏也会少女怀春。

    唔等等,她记得在沈灵溪还是那个傻子沈灵溪的时候,好像偶尔也会在村里碰见上官崖,他总是冷着脸,手上拿着块糕点之类的东西,投喂猫猫狗狗似的投喂她。

    这样的次数其实也不多,是否投喂全看那位大爷心情,该不会陈杏就是因为这个才接近她的吧?

    沈灵溪忽然为那个逝去的灵魂感觉悲哀,因为那个傻乎乎的小姑娘是真的把陈杏当成了朋友,只要她来找她玩,就特别高兴。

    上官崖淡漠的眸子看着地上的人,闪过丝厌恶,他最讨厌哭哭啼啼的女人了,看到娇花更是手痒痒的想折断。

    陈杏应该庆幸她不是什么美人,故作姿态也毫无美感,否则早就人头落地了。

    “我记得我从来没做过药铺生意,救人这么高尚的事我也不会,我只会杀人,如果你嫌命长,我倒是能帮你一把。”

    毫不掩饰的杀意让陈杏瑟缩了下,可想到父亲,强忍着惧意没有退缩,既然沈灵溪那个傻子都不怕,说不定上官崖只是外表凶悍,内心温柔罢了。

    “公子,是我说错话了,我只求能给我一些药材,父亲是否能挺过去,就看天意,我可以给你当牛做马当做交换。”

    报恩?

    沈灵溪又打量的下陈杏,默默移开眼,人家卖身报恩的就算不是大美人、也得是养眼的小公子吧,她这个容貌……啧啧,连本仙医的一半都比不上,上官崖要她去喂猪吗?天天割猪草?

    上官崖则是更直接地给出三个字,“你不配!”

    陈杏伤心的眼泪扑簌簌往下落,惹的他更加心烦。

    “二喜,我养你是看戏来的?”

    坏了,主子这是生气了!

    二喜急忙从角落里蹿出来,将哭爹喊娘的陈杏拖着往外一扔,一转身,她又抱住了他的腿。

    “求求你们,就给我点药材吧,沈灵溪,你的心就这么狠吗,你要眼睁睁看着一条人命就那么没了吗?沈灵溪,有什么事都冲我来,我爹是无辜的!”

    隔着院子,哭闹声依旧传了过来,这话说的,好像陈杏她爹的瘟疫是自己让他感染上的似的,见死不救,她就罪无可恕。

    这罪名按的也太容易了些,顶多是道德有损,哪条法律也没说不伸手帮忙就得砍头吧。

    “你快闭嘴吧!”

    二喜听见这些话都不愿意搭理她了,她拐弯抹角骂的可是他女神!

    随便从口袋里掏出块刚洗好的抹布往这人嘴里一塞,掰开抓着裤腿的手,“哐当”一声把大门关上。

    陈杏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即便是刚洗好的抹布,也有股子臭味,干呕了好几下。

    沈灵溪,你够狠!

    她攥紧抹布,遭受了成吨的屈辱感,而且把这些事全都算在了沈灵溪的头上。

    肯定是她在上官崖身边说自己的坏话,是她不让上官崖帮忙的!

    至于没药材?陈杏才不信。

    她要让全村的人都知道沈灵溪在背后捣鬼,是她要让全村的人都死在瘟疫上!

    “沈灵溪,你……”

    刚准备继续骂,也不知道从哪里射出两粒石子,正好打在她的头上。

    “哎呦!”好疼!

    疼的陈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张嘴要继续,迎来的却是嗖嗖数不清的石子,其中一颗还落在了她的嘴里。

    “别打了,我不骂了还不行吗?”

    她捂着头,石子却并没有因此停下,只好艰难地爬起来,跑了,不能在这里骂,她去别处总可以了吧!

    沈灵溪踩着梯子,有些无语地看着上官崖,是他非要说带她看好戏,结果就是这样一幕。

    石子大多都是藏在暗中的护卫射的,落在陈杏嘴里的那颗则是上官崖的杰作。

    虽然做法有点幼稚,可确实挺出气的。

    拜陈杏所赐,一天之内,全村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沈灵溪是个无耻小人,靠着美色诱哄上官崖,不让他将药材分给大家。

    那些草屋里的人有上官崖的暗卫看守,就算闹也翻不起什么浪来,可对于还健康的人,这就是根救命稻草,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期望。

    十几人集合在院门外,吵吵嚷嚷非要他们把药材拿出来,没喊几声就被忽然出现的暗卫给收拾了一通,灰头土脸地回去。

    可没过多久,又换了一批人过来,这次学乖了,不闹了,一个个就那么坐在院子门口,无声地示威。

    反正他们又不出去,只要不闹,对于沈灵溪和上官崖来说都没事。

    沈灵溪也偷偷观察过,外面的人无一不是面黄肌瘦,听说现在村类人就靠着之前村长收上去的粮食过活,村长在家门口弄了个粥铺,一天两顿,每人每次只能领一碗。

    说是粥,其实大部分都是水,靠这个吃不饱,但也饿不死,就那么凑合着。

    其实就连上官崖这边,粮食似乎也不够了,每天桌上的菜越来越少,粥也越来越薄,让沈灵溪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一点怨言都没有,以前可是挑剔的要命。

    “娘,我饿!”

    靠在母亲怀里的小孩嗫嚅一声,紧接着肚子里传来咕噜噜的叫声。

    女人左右看了看,从怀里掏出一小块硬馒头,大概只有成人两口的量。

    “硬,慢慢吃。”

    小孩赶忙接过就往嘴里塞,结果给硌到了牙,一个没拿稳,掉在地上。

    “我的!”

    旁边的几个人赶忙扑上去抢,吓的那人抱着孩子不停后退。

    “滚犊子,这是老子的!”

    没多久,本来安静坐在地上的人们就为了两口馒头打了起来,甚至打破了头,满地都是血。

    女人捂住孩子的眼睛,不让他看,等馒头终于被某个人抢着塞进嘴里硬吞下肚,他们又看向了女人和孩子。

    饥饿、瘟疫,使得平日温和的村民变成了魔鬼。

    “你们别过来,我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女人的祈求没有任何作用,几个男人一扑而上,她死死的把孩子护在怀里,自己却被人扒了个干净,确认一点吃的都没有了,这才丢下她又坐了回去。

    只剩下女人压抑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