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结局篇2
作者:捂眼睛的猫   反派洗白有点难[穿书]最新章节     
    晋江文学城, 购买率低于70%,72小时后看, 码字不易珍惜正版

    下一秒没有来临之前,没有人能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事, 也没人能知道, 现在还言笑晏晏的人, 下一秒还是否活着。

    在这人声鼎沸当中,有一条人影快速跑过,大部分人只感觉到飓风刮过, 等回过神来, 转头的时候,那个速度快到超出人类极限的人已经不见了。

    功德心所说的地方距离赖倪有差不多一百米, 当她尽全力赶过去,她已经看到牌匾往下掉, 有人大声尖叫,有人大喊:“快躲开。”

    牌匾正下面有好几个人, 然而时间紧迫,有些人直接就吓懵了, 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旁边的人下意识闭上眼睛,不敢看接下来的惨剧。

    正在这时候, 一条人影自投罗网, 奔到牌匾阴影下, 举起双手, 以一种向天再借五百年的姿势,牢牢的握住重量和加速度共同作用下至少有几百斤的牌匾。

    画面一瞬间定格住,所有人呆呆看着举着牌匾的少女,那女孩身材娇小消瘦,运动服下空荡荡的,举起的双手也基本没看到肌肉的模样,但她就是稳稳的举着。

    牌匾下面的人面色苍白的跌坐地上,最高的那人跟牌匾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刚刚那种劲风吹过头顶的感觉,男生觉得自己此生难忘,要是赖倪再矮一点点,脑袋和牌匾接触的那一瞬间,他就会直接毙命。

    想到差一点点就死了,坐在地上的人开始哭,男女老少都不例外。

    “喂,你们让一让啊,我手快断了。”赖倪无语的说,受到大惊吓后想哭很正常,就不能离开危险区域后再哭吗?

    其实以她的速度,她是绝对无法在牌匾落下来的瞬间到达这里的,她更加不可能接住这接近牌匾,在意识到靠自己不行后,她召唤了这附近的风。

    风虽然不属于金木水火土五大元素,却也是世间最重要的自然元素之一,风是自由的象征,召唤了风就代表了随心所欲。

    风附着在她身上,带着她以超出人类极限的速度前进,又在她意识的操控下,降慢了牌匾下落的速度,在牌匾跟她接触前,风牢牢的包裹住牌匾,其实在落到她手里的时候,牌匾已经很轻很轻了。

    所以她看起来十分的轻松,仿佛手里只是一张纸质版仿造品,轻松的让旁边的人产生一种自己应该也没问题的错觉,并蠢蠢欲动的想要试试。

    不过这一次的召唤代价也是巨大的,不仅真正意义上的抽空了她浑身的魔力,而且接下来至少三天内,她都无法动用召唤术,哪怕召唤一只小老鼠都是妄想。

    看到旁边那些人蠢蠢欲动的眼神,赖倪找了个空地直接松手,牌匾在距离地面一米多的地方往下掉。

    “砰”的一声巨响,周围十米内的人感到地面都在震动,离的近的人觉得自己耳朵可能都聋了。

    原本蠢蠢欲动的人尴尬的往后退,不需要动手尝试,光这巨响就可以听出来,这不是他们能拿起来的东西。

    于是所有人看向赖倪的眼神就变了。

    赖倪被人从头看到脚,好奇的人们试图从她身上找到一丁点大力士的特征,只可惜完全找不到。

    从外表上,她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少女,甚至要比正常女孩消瘦点,脸色看起来苍白点,手和脚都很纤细。

    徘徊在身上的各色目光让赖倪觉得很不爽,她又不是什么观赏品,看什么看?

    她扔完牌匾就打算溜了,毕竟她人救了,功德肯定也有了,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刚走出去两步,脚被一双小小的臂膀揽住,一个小小软软的身躯贴在她脚上,她低头一看,一个两三岁的小萝卜头仰着头对她甜甜的笑:“姐姐,大力士姐姐……”

    赖倪:“……”默默的抽腿,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称呼。

    小萝卜头人虽然小,双臂的力量却很好,当她抬脚的时候,她抱着她的腿跟着腾空,一边还很高兴的喊:“飞飞飞,大力士姐姐带我飞。”

    赖倪默默的放下脚,弯腰去掰开小萝卜头的手,小孩子以为她在跟他玩,一边笑嘻嘻的扭来扭去,双手却死活不放开:“大力士姐姐,好玩好玩。”

    谁家的熊孩子?有没有大人管了?

    赖倪茫然四顾,旁边一个年轻女人便走过来,开口便是感谢,她这行动就是开了一个头,原本围着的人瞬间一起围上来,对着赖倪各种感谢,甚至有一个留着学生头的女孩拉着赖倪的手臂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刚刚我以为我死定了,谢谢你救了我,我到现在都好害怕。”学生头边哭边说,旁边几个女孩也跟着哭,“我们站在旁边,刚刚也差点吓死了,幸好有大力士姐姐。”

    赖倪:“……”过分了啊喂!小孩子不懂事叫我大力士就算了,你们一个个十几岁肯定受过好几年义务教育的了,还叫我大力士姐姐,义务教育都白学了啊!

    “大力士姐姐,你是学举重的吗?好厉害啊!”

    “大力士姐姐,我也想臂力大点,该怎么做呢?我不贪心的,只要有你十分之一力气大就可以了,大力士姐姐你可以教我吗?”

    不教不教不教!

    赖倪现在很苦逼,抽出来腿手被人抓住了,抽出来手袖子被人拉住了,袖子终于扯出来,衣摆也被人偷偷勾住了……

    右边几个女孩哭个不停,左边几个人叽叽喳喳不停歇,旁边还有好些虎视眈眈的男人女人,赖倪被围的水泄不通,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

    幸好最后警察过来了,把她从人群中解救出来。

    警察是过来了解情况的,调了周围的监控出来,又询问了现场的人,最后过来询问赖倪:“这位大力士小妹妹……”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警察,称呼刚说完,就被赖倪瞪了一眼:“我告诉你,再叫我大力士,我翻脸啊!”

    年轻警察笑笑,十分向往的说:“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当大力士,小时候我最喜欢吃菠菜了。”他遗憾的摇摇头,“不过没啥用,果然不仅童话里是骗人的,动漫也是骗人的。”

    赖倪面无表情,表示无法感同身受,年轻警察靠过来小声的问:“所以你能偷偷告诉我一下,你小时候最喜欢吃什么吗?吃什么最能长力气?”

    年轻警察后面又来了个中年警察,刚好听到新同事的问题,他一巴掌拍在他头上:“让你了解情况,问什么问题呢!”

    把年轻警察赶走,他也小声的问:“我可以问一下,你力气这么大是经常吃什么吗?我家小孩正在长身体,要吃些什么才能力气大点呢?”

    赖倪皱巴着脸说:“……不好意思,我突然内急,我先去上个洗手间。”

    中年警察有点失望,不过总不能让女孩子上洗手间,于是他很体贴的指路:“这边一直往前走就是,你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你。”

    “好的,你稍等。”在中年警察不舍的目光中,赖倪假装往洗手间走,趁别人没注意,往旁边一转,直接溜了。

    中年警察一会儿看看时间,一会儿看看女厕门口,都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等过了差不多十分钟,他不得已找了个女孩进去看看:“刚刚那个救人的大力士小姐进去洗手间差不多有十分钟了,你去看看她需不需要帮助什么的。”

    女孩双眸一亮:“我马上就去。”她刚刚没在现场,是后来听到消息过来的,正遗憾没有看到救人的大力士,没想到天降馅饼,便连蹦带跳的进了洗手间。

    几分钟后,女孩一脸茫然的出来:“我找遍了,厕所里面没有人啊!”

    中年警察:“!!!”

    于是当天的新闻上便有这么一条:高楼牌匾意外掉下来,女大力士横空出世,拯救数人后潇洒离去。

    ————

    尿遁后,赖倪拐了好几个角,远离事发地点一段距离后才放松下来,此时已经是气喘吁吁,虽然因此好几天不能使用召唤术,不过能减轻身上的罪孽,还是挺值得的。

    “不知道能减少多少罪孽呢?”赖倪一边走路一边低头看自己身上,走到前面的路口,她脚下便往右拐。

    一个西装男人从另外一条路急匆匆跑过来,和赖倪撞了个正着,赖倪一屁股坐在地上。

    “对不起。”男人伸手过来拉她,赖倪顺势跟着站起来,一边说,“没关系。”毕竟两人都不是故意的。

    听到她的声音,男人身体一僵,这才看了她一眼,接着就像是碰上脏东西一般,男人直接甩开她,于是还没站起来的赖倪就又一屁股坐下来。

    男人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身材高大,颜值也不错,只是脸上满是愤怒和厌恶:“怎么会是你这个恶毒女人?”

    赖倪茫然的抬头,她并不认识他,原主记忆中也没见过他,所以这个男人发什么疯?

    男人继续恶狠狠的说:“我告诉你,以后见到我离我远点,否则我让你好看。”

    赖倪觉得肚子有点痛,她也不站起来了,仰着头问:“今天吃药了吗?你这么跑出来你医生知道吗?知道今晚回哪里吗?要不要帮你打个电话问问你家精神病院在哪里?”

    男人一愣,接着又面色古怪的打量她,赖倪:“看什么看?再看我直接送你进医院信不信?”

    男人甩下一句:“还是这么恶毒。”就走了。

    赖倪哼了一声,一边慢慢爬起来,一边气呼呼的说:“我有点后悔了。”

    功德心一咯噔,连忙问:

    周边没人,赖倪就直接说话了:“后悔小时候没学点诅咒术。”她恶狠狠的继续说,“不然我肯定要诅咒那男人。”

    功德心:“……”

    商朗出现在赖倪身后,凉凉的气息刚传过来,小美就不敢再靠近,等到他一个平静无波的眼神扫过来,小美就快速跑到自己主人床边,乖巧的缩成一团,头深深的埋在下面,还用爪子盖住脸。

    要是它会说话,估计它也会发表一番跟自己主人差不多的言论:“我要睡了,这个男人走之前都不要叫醒我。”

    所谓物随主人形,小美的怂跟田大方是一脉相承的。

    在商朗到来以后,病房里仿佛开了柔光一般,亮度都升了一档,病人们率先受到盛世美颜的攻击,一个个呆呆的看着他,医生护士们虽然跟商朗打过几次交到,但还是觉得这容颜不可抵挡,能多看两眼就多看两眼,当然为了工作着想,他们看得比较含蓄。

    赖倪若有所感,慢慢的转过身来,当然因为伤口在腹部,一举一动还是会牵扯到,她是皱着眉头转过来的。

    “有伤还到处乱跑,不想好了吗?”商朗默默的往后退了一步,避开这个浑身散发着罪孽的女孩,看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受伤,忍不住又开口,“你身上有伤口,离猫狗之类的远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