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贪心恶果
作者:阿七   行走阴阳最新章节     
    “唱鬼戏的戏班子,把那乱葬岗的孤魂野鬼带去了菩萨蛮!”

    听到恶鬼说出这个消息,我心里就不禁咯噔了一下,更是完全想不明白,戏班子为啥会把那些孤魂野鬼带到菩萨蛮去?叶伯已经去了菩萨蛮,连戏班子的人也去了。

    难不成,这唱鬼戏的戏班子,也是叶伯的人!他们暗中做出了这么多事情,一定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压着内心的震惊,依旧是厉声的问他们:“你们可是看清楚了,真的是那戏班子把孤魂野鬼带去了菩萨蛮?”

    “道长,我怎敢骗你?”这恶鬼连忙摇了摇头,肯定的说:“当年这个地方闹土匪,加上大旱灾,死了不少人。很多尸体就被仍在了这乱葬岗,我当年家境也不差,是被土匪给绑了,撕票后把我尸体扔乱葬岗的。但我们不敢出来害人,这周围有强大的仙术,一直在压着我们。是那戏班子唱了一出鬼戏,我们才敢出来活动。奇怪的是,我们出来后,就感觉菩萨蛮的方向有东西在莫名的吸引着我们。原本我们已经随大队伍去菩萨蛮了,但我想到他们拿了我们的东西,这才中途返回来了。道长,我们真的没有害人,第一次缠上活人就遇到了您,求您给我们一个机会。”

    恶鬼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进去了,他这一番话的信息量太大了,我在脑海里快速的思索着。特别是他说周围有强大的仙术,我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关联了。唯一能想到的,便是玄真观的仙威!

    那乱葬岗有不少的孤魂野鬼,按理说鬼魂多了,也会有争吵斗争,最后会出现统一他们的鬼王。而这么多鬼,太平渡的人却是一点儿邪乎的事情都没有出过。而这乱葬岗也不是他们这个地方的禁地,不然的话,村长也不会和秀琴来这上面偷情私会。

    这就说明了,是有强大的仙威镇压着他们,这才让他们不敢出来害人。若不是这样,太平渡恐怕早就变成了**。

    而如此强大的仙威,我只能想到那真正的玄真观。只要是玄真观还在,那方圆十里之内,绝对不敢有妖邪鬼魂作祟!

    但他们现在全都被召唤出来了,那一定是戏班子唱鬼戏招魂喊他们,这才使得他们出来聚集在了一起。而菩萨蛮有东西在吸引他们过去,这到底是什么?

    我想了一会儿,头就有些疼了,使劲儿揉了揉太阳穴后,这才重新问他们:“你们可知道那吸引你们的东西是啥?”

    “不知道!”恶鬼摇了摇头,就停顿了下来,好像是想到了啥东西,连忙看着我说:“奇怪的是,之前我们被周围的仙术压着,身上的怨念也开始慢慢化解了,只想等着去投胎转世。可诡异的是,我们被戏班子给招魂叫出来后,就感觉那菩萨蛮的方向才是我们的归宿。而且,我自己也能感觉到我们身上的怨念开始恢复了,越来越深,心里更是有了想害人的念头。”

    这恶鬼怕我生气,说到最后声音完全是细弱蚊声了,更是害怕的看着我,生怕我突然发怒。

    我沉着一张脸没有说话,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叫菩萨蛮的地方,一定隐藏着什么?!

    我见打探的情况差不多了,这才问他:“菩萨蛮离这儿有多远?”

    “道长,大概五里地的样子!”

    一里是五百米,如此说来,就是三公里不到的距离,和这太平渡也很近。想到这儿,我就已经有连夜去菩萨蛮的想法了。

    但临走之前,还得把这两个恶鬼给安排了。

    我看着他们,厉声道:“你们好不容易化解了身上的戾气,已经有资格去地府投胎转世了。如果你们不珍惜自己的造化,还想要去菩萨蛮,到时候就永远也别想投胎转世了。这么多孤魂野鬼出现了,地府的阴兵一定会来拘魂的!你们就留在乱葬岗,等阴兵来时,顺道和他们一起去阴曹地府。能不能投胎,那得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但本道长警告你们,我马上就会去菩萨蛮,如果让我在菩萨蛮发现了你们,我一定会让你们魂飞魄散!”

    后面的话我加重了语气,吓的这两个恶鬼忙不迭的点头,一个劲儿的说不敢。

    我看事情差不多了,才放了这两个恶鬼。这两个恶鬼感激了一番之后,就回了乱葬岗。刚才我这么一吓唬他们,他们肯定不敢去菩萨蛮了。

    其实鬼魂遇到了天敌,比活人的胆子还小。

    见他们走了后,我才去看躺在床上的秀琴,她估计受了惊吓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我又怕她被嘴里嚼碎的指骨给呛死,又掰开了她的嘴巴,把她嘴里的血肉还有指骨给扣了出来。

    在扣出来的时候,也把那枚死人的戒指给扣了出来。我刚把戒指给扣出来,秀琴就剧烈的咳嗽了几下,当即醒了过来。

    一看到是我之后,立马就吓的要大叫。但她的反应快,随即想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平静下来就害怕的问我:“刚才是你救了我?”

    “嗯。”我点点头,警告她说:“记住了,以后别贪财,死人的东西别乱拿,不然到时候怎么丢了命的都不知道!”

    我这么一说,这秀琴就是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诉苦道:“小哥,要是我知道那是死人的东西,就算给我十个胆儿我也不敢要。”

    秀琴说到这儿,好像想到了啥,脸上立马变的担心了起来,连忙问我:“小哥,村长咋样了?”

    我摇了摇头,说:“村长也没事,只是把自己的手给砍断了。但好在我发现的及时,他才捡回了一条命!”

    “这样啊……那没事就好!”听到我说村长没事儿了,这秀琴才松了一口气。

    我有些话不知该说不该说,毕竟是感情的事情,谁也控制不了。但他们这样做,的确是有伤风化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你们都是有家庭的人,这件事只有我和我朋友知道,我们不会告诉其他人。但你们不能在这样下去了,这样只会伤害你们的家人,伤害你们的孩子。你老公不在家,辛辛苦苦在外面赚钱养家,你这样做,你觉得对得起他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回头吧,别害人害己!”

    我知道这种事情太多了,别说那繁华虚假的大都市,就算很多小乡村,私下的感情也比较混乱。人最不能控制的,就是自己的感情。

    但不管咋样,忠诚,坚贞才是感情最基本的信任。如果连这些都丧失了,我不敢想象以后的社会有多混乱了!

    想到这儿时,我突然就想到了王磊。有一次我和他还有子龙在一起说话的时候,他就提到过这样的事情,还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当今的社会,不是生活乱了,而是心乱了!也不是身体病了,而是心里有问题了!

    一想到王磊这句话,我就莫名的想念他们了。子龙,王磊,还有我的妻子林依依!不知啥时候,我们才会重逢了!

    我这番话是有些伤人,秀琴也是羞愧的红了脸。眼珠子转了转,直直的看着我,咬着嘴唇保证道:“小哥,我再也不去找村长了,也让他不要来找我了。等我手指的伤好了,我就带着孩子去城里找我老公,结束这段羞愧的私情。你说的对,我老公很辛苦,我对不起他,我要好好陪在他身边!”

    大道无疆,修道之人不光要斩邪除魔,更是要弘扬道家的无上精神!道,是从身边的点滴小事儿开始。对我而言,这也是一种境界的提升。

    离开秀琴的屋子后,我就看到她在收拾东西了。一过了大桥,我就把那恶鬼的戒指和手串扔进了大桥下面的河里,让它们长埋大河中。这玩意儿毕竟是死人的邪物,谁拿到了就算不被恶鬼找上门,也会触霉头。

    等我回到村长房子时,已经没有人了,估计都去医院了。但我知道他的情况,医治的及时,不会有啥生命危险。

    这次也是给了他血淋淋的教训,而他的结发之妻却是一直不离不弃的陪着他。想必通过这次感悟,他应该会改变对他妻子的看法了。

    我看了一下时辰,很快就要天亮了。我也没有喊醒何天师,就坐在床上,一直等到了公鸡打鸣,我才喊醒了他,说:“走吧,该上路了!到了菩萨蛮,你就解脱了!”